能寄望台灣司法嗎?(蕭東賢)

蕭東賢

監察委員陳師孟準備約詢判前總統馬英九涉洩密案無罪的台北地院法官唐玥,要調查「是否有濫用心證」,據報導,幾乎所有與司法有關的主要機構,包含司法院,都出來圍剿陳監委。從沒有正面影響的法官協會還發動連署,聽説有一千六百多人參與。更有報導說,原來這些動作就是唐玥法官本人發動的。這明顯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心裏有鬼。

法官一天到晚都在審問別人,心地坦然的法官被詢問又有什麽?查不到有什麽羞恥的苟當,社會不就自然會站在他們這邊嗎?而且是約詢都還沒有發生,就怕得這個樣子。假使是約詢後產生很多負面的效果,才來根據事後的效果評論,多少還可以接受。很明顯地,台灣司法的蓋子不可以被打開 (cannot be dis-covered),因爲裡面應該就是無法見世面,充滿著又黑、又臭、又髒的苟當,否則大可不必如此恐慌。老實講,我接觸到的台灣同胞對司法的印象和經驗的確是如此。我更相信他們這次的表現只會讓台灣人更討厭他們,對他們的不認同比率還會再升高。

監察法很清楚地給監查委員有權約詢法官,而唐玥們竟要圍剿陳監委、阻擋他對這一權力的行使,說什麽司法獨立,受憲法保障等等的理由。台灣唐玥們及許宗力們的邏輯,實在差的可憐!他們今天就算阻擋了陳師孟,明天還能保證不會有第二個陳師孟出來嗎?那只是治標而已。他們應該從源頭解決才是治本嘛!他們應該發動大法官去釋憲說監察法違憲所以無效。更要進一步堅持說孫中山的五權憲法也是無效的,因爲司法獨立本來就是皇后的貞操,是不能被碰的,是不能被監督制衡的,是絕對的。最好還要進一步讓大法官解釋說中華民國的憲法是違背他們心中那個普世憲法的精神及原則,所以是無效,必需重來。這才能真正達到他們所要的那個司法獨立,才能保住他們那皇后的貞操,不是嗎?他們能這樣做,那我也就五體投地,真的對他們佩服了。

本人70年代初期來美,當時看到全世界不同領域的人才都要到美國來。修美國憲法的時候,特別是那些憲法修正案(頭十條就是眾所周知的“權利法案 Bill of Rights”), 然後回想到在修刑法、民事訴訟法、刑事訴訟法,及證據法的課程時,所讀的那麽多判例,幾乎都在討論如何解釋和適用憲法那些修正案以及如何保護人權。除了憲法外,判例也透露很周全相關配套法律。州的憲法和法律不得與美國聯邦憲法相抵觸,所有的法官審判案子的時候,多少都會討論或適用到憲法的條文。憲法的解釋不專屬於最高法院。最高法院只在不同的法院的解釋或適用不一致時,加以統一解釋適用而已,以後所有的法院都需遵守。這種制度自然就實質地達到“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目標。然後當我有空把這些東西都放在一起思考的時候,赫然發現原來美國這麽富强是與這麽保護人權有很大的關係。我在西雅圖很長的一段時間,親眼看到 Microsoft,Amazon,和 Starbucks 起來,變成茁壯的公司。這些創業者真正靠的是人,而不是自然資源。所有的人才在美國都有機會進一步受栽培,有空間發揮所能,受到很公平的法律保護。在人權不被保護的國家,這是不可能的。看看那些非洲國家,自然資源那麽豐富,反而那麽窮,就可明白我在講什麽。共產國家那麽不注重人權,其結果就是貧窮,這都是我們可以看得到的。所以中國在中國共產黨的統治下,絕對不可能勝過美國的。其實中共是很矛盾的,他們的千人計劃,一方面高薪招募人才,一方面摧殘自己的人才,不讓自己的人才有機會。我們可以看到沒有人才,什麽自然資源都沒有用,人的資源才是所有資源的資源。所以保護人權是一個政府最重要的功課。

法院不是保護人權,維護公平正義的地方嗎?保護人權及維護公平正義是目的,而司法只是手段(或方法)而已。憲法條文的安排不是沒有意義的,保障人民權利的規定放在最前面,緊接著總綱後面,而且有15條之多。憲法對人權的重視是不容置疑的。目的與手段那一個比較重要也是很明顯的。唐玥們要的是捨目的而保手段,本末倒置。他們實際上做的是藉著司法獨立名義而毫無顧忌地踐踏人權。憲法第80條獨立審判的規定,其用意並不是要保護司法官,使其免於監督與制衡,而是怕那些有權力的高官為了私利,威脅利誘要求法官做不合法的判決,以至於無法達到保護人權及維護公平正義那個最後的目的。這個立憲的精神在憲法第99條(監察院對司法院人員失職或違法彈劾的規定)表達的很清楚。其實這是眾人皆知的常識 (common sense),根本不必多解釋。我們都知道,那些憲法獨立審判規定真正要防止的事情,幾十年來,時時在看不見的地方發生。唐玥們的反應其實是對他們長期那些見不得人,不當享有的權利可能受影響而發出的哀嚎。他們的論述是片面的,是見樹不見林的講法,是不正確的,是似是而非的欺騙,是經不起考驗的。

我不明白的竟然有那麼多法官附從連署,連司法院長也在內。他們給我們的印象是,邏輯不通,對司法的功能認識有問題,素質有問題,沒有膽識,更重要的是操守有問題,連司法院長也一樣!這件事讓我覺得許宗力根本不配當司法院長,而那個把許宗力放在那個位子的人也是瞎了眼的。這樣的唐玥們及許宗力們在掌控台灣司法,台灣人可以寄望一個公平的司法嗎?(作者為南加台僑)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