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的咆哮(蘭雨靜)

蘭雨靜

可憐哪,郁慕明!

咆哮,意為猛獸高聲大叫,常形容人的暴怒或恣肆。但是老鼠的咆哮,無人聴得到。

新黨前主席郁慕明對於前總統李登輝享有國葬待遇深感不滿,連連痛罵「台灣真是一個是非價值錯亂的地方」。

「台灣真是一個是非價值錯亂的地方,李登輝的國葬就是明證!」,「一個致力要消滅『外來政權』中華民國體制的人,死後卻享受中華民國國葬榮典,中華民國國旗還要為他降半旗。」郁慕明如此咆哮。

郁慕明還說:「更荒謬的是,這位祖國是日本的日本人,還可能將與一群抗日的中國國軍,一起長眠五指山國軍公墓。」郁慕明連連痛罵,「豈可享受降半旗待遇?」

貼文一出,網友湧入灌爆「請您離開台灣投誠您愛的中國大陸吧!

可憐啊!郁慕明,當初長榮航空想加入台灣航空業,郁慕明時當立委,為了包庇中華航空獨占航空業,他誇口說,「只要我郁某在立院一天,不會有別家航空在台灣上空飛」。現在長榮航空在台灣高高地飛在華航之上面,華航也將改名為台灣航空。

流亡的外來政権,不需任何人去消滅,它會自然滅亡。郁某新黨的中心思想,是「黑就是黑、白就是白」。大家都知道,白有可能變白,黑是不可能變白。中華民國七十多年前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消滅,所以郁某年輕時發誓要消滅共匪、反攻復國。結果有没有復國?當然没有。那來中華民國?郁某連黑白都分不清。

「中華民國」在台灣,只不過是一塊國民黨的神主牌而己。台灣的實地實體,就是台灣。台灣的主人就是台灣人。

台灣人要為偉大的台灣人舉行國葬。討厭李登輝的「中國」也没說什麼。不認為台灣人,自認為中國人的郁某,卻說深感不滿。像是老鼠在暴怒。

在台灣,我聽到的不滿李登輝聲音,只有寥寥幾聲,其中一個是郁慕明,一個是趙少康。兩個人都是新黨人。

新黨是從國民黨分裂出來自稱正統國民黨,現己泡沫化,然而國民黨還存在。是黑白的顚倒。新黨不只自己泡沫化,它的背叛國民黨是導至日後國民黨四分五裂的元凶,加速造成今天國民黨的衰退。屬於小人物的恣肆造成的局面。

這樣的人形,還會妄想對於國事插嘴,表示不滿,其神經的異常,確實令人驚訝。好在只有寥寥幾個,也不會造成任何影響,所以不需去理他和他。

郁慕明說:「更荒謬的是,這位祖國是日本的日本人,還可能將與一群抗日的中國國軍,一起長眠五指山國軍公墓。」郁慕明連連痛罵,「豈可享受降半旗待遇?」

李登輝當過日本人是事實,是中國清朝造成的事實。老郁不罵中國清朝,卻怪在台灣頭上。還有比這更荒謬的 ?

老郁,好可憐!一生受黨國栽培,不見有何成就。自組新黨,卻使其泡沫化。新黨的中心思想,是「黑就是黑、白就是白」。老郁活到七十幾歲還搞不清楚,什麼是黑,什麼是白,還想插嘴國事,以刷存在感。不是像隻過街的小老鼠嗎。

老郁,好可憐!他一再強調台灣真是一個是非價值錯亂的地方,他是世上唯一如此批評台灣的人,卻一直住在台灣。顯然,「是非價值錯亂」是他,而不是台灣。082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