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加油!(劉文義)

今世人間夫妻情 此刻陰陽兩界離 

蒼蒼白髪雙頰淚 願寄來生比翼鳥

寫下這首詩的背景故事:

昨夜,「57土木乙」Line群組,傳來了一則溫教授夫人仙逝的消息,心中震憾不已。

溫教授是我在台灣成功大學唸大學、研究所(碩士),甚至是一起在內湖工兵學校,當預官,退伍後,回校當講師兩年,難得共處九年(1964 – 1973 )的老同學兼同事,他是位新竹農家出生的憨直老實人,畢生忠實於環衞教學工作,是我相當欽佩的老同學。

1973年,我離開台灣來美求學後,種種因素,直到祖父過世那一年(1987)才得以回台奔喪,往後多年,就經常回台探望在世的母親,而我夫婦也常順道到逢甲大學,拜訪詹教授夫婦,以及成功大學溫教授夫婦,他們都是我難忘的老同學。

每次拜訪溫教授夫婦時,他們總是相當熱誠,不僅包吃包住,還陪著我們,走遍台南的大街小巷,讓我重溫求學、教書時,那段美好時光的記憶。

而溫太太也以溫馨的笑容,歡迎我們;我還記得,她曾經告訴我,從中學的教書工作退休後,參與社會義工工作,導覽台南市古蹟名勝,因此她向我們夫婦介紹台南大街小巷的典故,如數家珍,侃侃而談,真讓我驚艷,也讓曾住過台南八年的我,感到自己竟然如此無知於這地方的「過去」,真是汗顏。

2006年我退休以後,陪著太太瘋著賞鳥;有一年,回台探望母親 ,也南下台南,拜訪溫教授夫婦,他們熱情依然不減地歡迎我們,又專車載着我們,到嘉義的東石鰲鼓濕地,近距離觀賞黑面琵琶鷺(Black faced Spoonbill) ,以及北門的鹽田賞鹽,那次賓客俱歡的旅遊情景,如今印象依然深刻,宛如昨日。

每次我們作客時,溫教授夫婦總會一路搶著付錢;溫教授永恆的同學情,永烙我心。

驟然得知溫太太仙逝,心中相當震驚,她圓臉的笑容,立即躍上心頭;唉!溫教授就此與她天人永隔,這真是的生命輪迴的道理嗎?

是了,我們這群已是七、八十歲的耆老,不知哪一天,也將遭逢一生中的摯愛,先行離世的局面,那時候,世間就只剩下孤獨的自己,面對著無止盡的回憶及寂寞,如果過日子?我不知道。

不過日子還是要過下去,不是嗎? 溫教授加油!(南加州 Laguna Woods 台美人)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