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頭大了 (鄒景雯)

鄒景雯

 

許多人在問,香港接下去怎麼辦?對於香港本身,這當然是一道難題,但是做為加害者的北京習近平總書記,他的麻煩正在加速上升,一點也不比香港人輕鬆,一個超級帝國被不成比例的彈丸之地拖住了要害,習大大真的要頭大了。 

誰都知道北京原本的對港算盤是以拖待變,以為時間在中央,特區拖久了,香港本身自己會發生階級分裂、世代對立,最後必然終結於內耗。然而這道「平港戰術」,得建立在「天高皇帝遠」的持久與耐力上,一旦急於控制的天朝心態畢露,肯定就會壞事。

六月的逃犯條例,承命的林鄭月娥不顧對立、兀自送審,捅出了反送中的馬蜂窩,已經鑄下不可挽回的大錯;沒想到專制政權的慣性,形同自毀機制,這次由林鄭再度推出的禁蒙面法,無疑是重蹈覆轍,把北京也綁上了騎虎難下的局面。旁的不說,在禁蒙面法於五日凌晨實施時間一到,眾多港民立即蒙面上街,直接挑戰緊急法(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的權威,香港社會陷入戒嚴恐慌,請問特區政府是否執法、又如何執法?

禁蒙面法當然是北京的首肯,這個愚蠢的主意,最大的罩門是援引港英時代過渡而來的法源,這不僅是殖民時代的統治規範,一九四九年更進一步擴大了港督的權力,目的在因應中國內戰後產生的難民與亂局,因此比英國其他的殖民地更為獨裁,可說是次殖民地都不如。沒想到香港「回歸」祖國二十二年,竟倒退到次殖民地待遇,這是建政七十年所要向國際標榜的中國偉大復興嗎?

傀儡政府的提油救火,已經引發全球媒體的定睛關注,香港各地抗議現場的動態,在各國龐大媒體進駐下,透過科技的進步,幾乎同步在世界各角落傳播,這樣的「櫥窗」展示效果,中國的形象已跌落谷底,解放軍膽敢武力鎮壓嗎?現在的香港,可不比一九八九年封閉的北京天安門。這是不是更加進退不得?

香港各世代共同投入的這場民主運動,其無畏與信念,為中國周邊所有受壓迫的民族,做出了醍醐灌頂的示範,台灣的受益尤其顯著,這個突發事件,甚至可能是一次歷史的轉折點。

台灣人在隔海感同身受之際,事實上可以使力的空間不小,香港澳門關係條例第十八條明定,「對於因政治因素而致安全及自由受有緊急危害之香港或澳門居民,得提供必要之援助」。這是台灣政府依法的職權,因此我們可以做的,不僅僅是聲援與呼籲而已。各方可以督促政府做好周延的配套,由民間提供友善的環境,做為香港人民最堅實的後盾。一起來打贏這場人類戰爭。自由時報1005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