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的鐵算盤(雲程)

 

延燒近兩個月的香港情勢,越來越嚴峻,目前看不出任何轉圜:不僅在香港內部,港民與特首雙方繼續僵持;中國外交部更以「(龐皮歐)把自己當作了CIA負責人,…這畢竟也算是美方的一個作品」、「出現了不少美國人的面孔,甚至一度還出現了美國國旗」,直指香港動亂是美國在背後煽動。美中上海貿易談判「適時」破局,更使北京將其治理香港的失敗責任順勢上綱,鋪好以民族主義來動手動腳的口實。

從歷史經驗來看,中國局勢一出現不穩,民族主義往往成了中南海保住政權的手段。最近解放軍在深圳邊界有大量集結的跡象,更在浙江舟山島與福建東山島,即台灣一北一南,以及渤海同步實施演習,顯然是出口轉內銷。當外界習慣將眼光放在台港情勢掌握上,卻忽略了北戴河的角力也在同步進行中。

試想川普在九月初即將加大貿易戰力道,連郭董深圳面板廠都傳出求售。商人的嗅覺最靈敏,香港情勢失控若擴及大灣區,如何善了?內外交逼下,出兵香港對北京而言,恐怕是最有利的盤算。

當完成平定的任務後,軍隊不會拍拍屁股走人,而是接手原當地政府的治理責任。〈駐軍法〉規定:「香港駐軍人員在協助維持社會治安和救助災害時,行使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規定的權力。」(第十四條)授權解放軍得實施軍事統治(一稱民政治理)。軍事統治並非新事物,在台灣,它被理解為「戰地政務」。軍事統治面對的是「敵民」,所以軍司令官(軍事總督)會透過三權集中到一人的極權體制,進行壓制治理。

軍事總督的權力無限大,可隨意拘捕、定罪人民外,也可清算或關閉金融機構。外界評論習近平是以貪腐為名,打擊政敵、鞏固權力;而香港又被認為是貪官洗錢藏錢的最愛。香港只要實施軍事統治,無論時間長短,軍事總督絕對有權勒令當地金融機構交出特定對象(政敵)從過去到現在的金流資料。此舉雖足以讓香港繁榮不再,但反習貪官也將失去最後庇護所。北戴河會議,習派大勝。

另一方面,接管香港的外匯與貪官的金庫,正也給了貿易戰居於下風的北京一場及時雨,這個罪名又可轉嫁美帝來背,何樂而不為?

以香港的繁榮為代價,換得近平的百年帝業,怎樣看都划算。

(作者著有《放眼國際:領土地位變遷與台灣》,http://hoonting.blogspot.tw/)自由時報0802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