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的「超前部署」(鄒景雯)

鄒景雯

 

刻正召開的中國政協、人大兩會,無疑是中國政府因應疫後局勢的起手式,習近平政權基於重新整隊再出發的需要,把香港問題「超前部署」地拿出來祭旗,這是經過深思熟慮後的計算,其不惜毀掉「兩制」,表面上是為了維持「一國」的穩定,實質上當然是「一黨」的核心利益。

五月二十一日晚間,人大記者會預告「港版國安法」將在二十八日表決,當下,國際間無不為之震動。兩會由慣例在三月初舉辦的安排延宕至今,港台議題固然一向是外界觀察的重點之一,但是總體來說,中國本身的經濟下行問題如何妥善因應處理,比較是大家格外注意的焦點, 特別是在受到武漢肺炎疫情的衝擊過後, 不料習近平一不做二不休,踩足油門,要兌現去年十月中共四中全會有關香港國安法的決議,讓人多少有些詫異。

四中針對港澳問題的處置主要有三,前兩個是虛的 ,例如堅持與完善「一國兩制」,嚴格依照憲法和基本法對港澳實行管治;唯有第三點才是實的,也是要命的,就是所謂「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然而中國的疫情才稍緩解,習近平即忙不迭地,把這檔事直接提上人大議程來處理,完全不待、甚至是逕自繞過香港立法會的正常程序,箇中當然有不尋常的用意。

習近平為什麼這麼急切?又為何做此選定?首先,無庸置疑,中國內部面臨極為嚴峻的挑戰。這次兩會由總理李克強所提的政府工作報告內容,首次不設定二○二○的GDP增長目標,就是一個前所罕見的徵兆;習近平進而宣稱「不以GDP增長率論英雄」,還說沒提出目標是「實事求是」,其實這全叫畫蛇添足。今後的中國經濟挑戰,不只是習近平承認的「世界經濟衰退已成定局」,中國受到的影響「不由我們做主」而已,更包括世界受害各國要怎麼找中國共產黨算總帳的難題。

保持經濟榮面,一向是中國政府仍能續行一黨專制的前提,一旦經濟出了問題,統治基礎馬上會受到挑戰,兩會期間出現的倒習四起,不論是以鄧樸方名義發表的「十五問」,或是前政協委員呼籲罷免的公開信,更不要講更早之前已被整肅的紅二代任大砲(任志強)所引起的黨內討伐,在在顯示習近平遭遇的權力危機並非妄言。換位思考,這時候的習近平必然亟欲以「有所作為」,來息眾怒,兼轉移焦點,兩會因此不能再行禮如儀,香港於是成了砧上肉。

又為什麼是香港,不是台灣被習近平挑為優先下手的對象?四中全會上,港台可是並列的,這同樣是精算後的結果。中國內部的鷹派不是毫無「以疫謀台」的想法,但是過去這半年間,台灣的局面,特別是美國介入台海的決心,起了決定性的變化,美中懸殊的軍力展示,抑制了解放軍不做此想,喬良、戴旭的時機不宜論,可見端倪。已是甕中之鱉(中國特區)的香港,因此上了檯面。

以國安之名伺候香港,習近平的算盤是:掃除一切外國勢力對香港的「染指」,真正「收復」香港;同時,有大灣區的發展戰略先行,香港的金融地位保是不保,在北京眼裡已不足掛齒。川普總統威脅要採取強而有力的方式回應,一般研判可能是重新檢討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或是制裁中國的有關官員等等,然相信習近平應已就此做過評估。

香港的處境多艱,一再證明中國政權的邪惡本質,下一步值得觀察的是,總是標榜價值的幾個歐洲大國政府,是否繼續耽於經濟依賴,對中國保持「中立」,不惜置香港的自由人權為無物?這是全球能否集中全力叫停中國的關鍵所在。自由時報0524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