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助力」 蓬佩奧組「滅共聯盟」(英夫)

英夫

七月二十三日,美國國務卿蓬匹奧在尼克森圖書館,以「共產主義中國和自由世界的未來」為題發表演說,這次演講代表美國對華政策的進一步惡化。在川普執政後,美國由「親中」轉變為「反中」,這次演講更進一步要自由世界「消滅中共」,他説「自由世界必須戰勝這一新的暴政⋯⋯⋯如果自由世界不會改變共產主義中國,那麼共產主義中國將改變我們」。蓬佩奧並且提議組建新的「民主國家聯盟」來完成「滅共」的使命,而事實上這個聯盟已經成型,這要歸功於蓬佩奧的努力,以及習近平的助力。

蓬佩奧組建「民主國家聯盟」劍指中共

執政三年多,川普已經讓美國人民看清楚,中共是邪惡的統治者,也是現階段美國的主要敵人。可是「消滅中共」是一項艱巨的工作,必須聯合全球主要國家一起來完成。由於個性暴躁,川普得罪很多國家的領導人,因此組成「民主國家聯盟」就落在國務卿蓬佩奧的身上。

蓬佩奧接任美國國務卿兩年多以來,展現出他的才能,一方面他對川普忠心,知所進退,知道什麼時候提出重要,而川普不重視的規劃與法案(例如對台軍售案)。因此,在不與川普爭吵下,該做的都做到了。再者,他一再的勸說美國的友邦,要與美國一齊抗共,甚至在目前疫情期間,仍然風塵僕僕出訪英國、以色列、丹麥等國,經過一年多的努力,一番的辛勞終於得到回報,「民主國家聯盟」終於成型。七月二十日蓬佩奧參加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聽證時表示,「由於中國的經濟實力,組建「民主國家聯盟」存在某些難度。尤其是説服美國在遊說歐盟27國上投入了巨大的努力,因為歐盟希望美國跟中共對話解決問題,但最終歐盟外長同意美方看法」。

蓬佩奧出身加州柑縣的工人階級家庭,畢業於西點軍校,服役五年(1986-1991)期間在西德駐紮,退伍後攻讀哈佛法學院,1994得法律博士後成為律師,之後與朋友創立航空零件製造商「塞耶航空公司」(Thayer Aerospace)。2006年-2010年,擔任Sentry International的總裁,這是一家生產石油鑽探設備的製造公司。2011年起擔任堪薩斯州的衆議員。後獲川普提名,2017年1月23日接任中央情報局局長。2018年4月26日,獲得川普提名並贏得參議院通過後,宣誓就任美國第70任國務卿。

蓬佩奧有軍人、律師、商人的背景,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有親中媒體評論他出身中央情報局,是一個鬼計多端的情報頭子,實在有失公允。事實上他擔任中央情報局長期間只有短短的一年三個月,是從2017年1月23日到2018年4月26日,並非出身於情報機構。

習近平是加速中共滅亡的總加速師

實際上,蓬佩奧能夠在短時間內,說服幾十個國家支持美國,習近平的幫助是一個重要因素,印度就是一個好例子。川普的「印太戰略」,印度扮演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可是印度對川普的提議唯唯諾諾,因為印度總理莫迪想要兩邊討好,從中得利。料想不到六月中一場中國發動的,中印邊境「石器戰爭」,雙方各有數十名士兵傷亡,引起印度人民的大反彈,使局勢翻轉。印度人本來很喜歡用中國產品,因為中國產品比較便宜,現在印度人全面抵制中國貨,使中國廠商遭受巨大損失,加上中印間有水源的衝突,兩國關係很難改善,印度就自然而然成為美國的盟國。

相同的情況也發生在日本與南海國家,中國的海警船不斷的在釣魚台周圍騷擾,促使日本全面倒向美國,並提供武力支援。在南海,中國的九段線把國界劃到南海諸國的家門口,並且以武力佔領數個島礁,在上面填海造地,建立軍事基地。為了討回公道,南海諸國,如菲律賓、越南,印尼等加入美國發起的「民主國家聯盟」,也就是預料中的事。台灣更是處於中共武力犯台的威脅下,為了自保與美國結盟成為唯一的選擇。

最近幾個月,中國在處理「武漢肺炎」疫情,有很大的失誤。剛開始時隱瞞疫情,致使疫情擴散到全球各地。中共政權不但不自我檢討,反而採取「戰狼外交」,要全世界感謝中國對疫情的控制。中國無理性的做為,引起了全世界的大反彈,導致「中共政府」與「中國人」的形象大幅滑落。「中共政府」成為人類公敵的論調,逐漸被世人接受。

再者,六月中旬中共強推「香港國安法」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塊巨石。撕毀「香港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中英協議,證明中共政權的不可信任,也暴露中共存有推廣「共產主義的獨裁體制」到全世界的野心。遭受到衝擊最大的是英國,本來英國首相強森還想讓華為參與英國的5G建設,在中共強推「香港國安法」後,不但華為被完全踢出,英國更宣布派遣一艘航空母艦,到南海加入盟軍隊伍。此事件也對歐盟產生關鍵性的影響,歐盟各國也紛紛表示願意站在與美國同一陣線。

以上幾個事件都是在習近平任內發生的,習近平的作為已經激怒了全世界,也正在加速中共的滅亡。因此,有媒體評論員戲稱他是「總加速師」。

習近平能安全渡過川普的摧殘嗎?

中共及親共人士把希望寄托在川普的敗選,目前川普的民調遠落後於拜登,拜登當選機率很高。可是美國的「滅共政策」已定,這是全國的共識,就是拜登擔任總統也不可能改變。不過拜登的攻勢可能緩和一點,讓習近平有喘息的機會。最後一個問題:川普的任期還有五個多月,在這期間川普一定傾全力出擊,習近平能安全渡過川普的摧殘嗎?0802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