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島上的魑魅魍魎 (蘭雨靜)

一班好講鬼話的人

按照維基百科的介紹,「魑魅魍魎」,是源自中國上古傳說中,在山澤間害人的精怪,原意爲「各式各樣的妖魔鬼怪」。魑魅和魍魎其實是兩種不同的東西。

魑魅:為山林異氣所生,木石化成的精怪。特徵是人面獸身四足,好魅惑人。

魍魎:為水中精怪,外型如三歲小兒,色赤黑,目赤,耳長,髮潤。喜食亡者肝。

總之,魑魅魍魎原為古代傳說中的鬼怪,現指用作形容各種各樣壞人的成語。

台灣媒體近來有關「好講鬼話的人」的報導甚多。

葉毓蘭,在立院質詢時自曝用氣炸鍋加熱口罩引發譁然。葉毓蘭在臉書認錯表示「OK, OK,我承認我對不起我的中學以及高中理化老師,也證明了我真的沒有學好」。她不但分不清氣炸鍋和電鍋,連内褲和口罩是乎也分不清。

金門立委陳玉珍說,「台灣,國名是中華民國,台灣不是國家」。如果,同i樣的說法套在彼岸的話,那麼,「中國,國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不是國家」。玉珍,是這個意思嗎,肯定不是吧。

壯士吳斯懐,在國是論壇發言時,提醒第三波疫情可能在7天到10天之後就會顯現,提醒政府若要封城,應先釐清動用軍隊協助封城的法源,行動準則等依據。他是中將退休已十年的老頭,卻連打過戰的紀錄都没有。如何予測肺炎第三波的到來?

名嘴黃智賢在臉書「偉大的陳時中」一文裡,對陳時中表達諸多不滿,說「台灣的社區感染,是不是因為你裝睡?」。這無疑是目前世界各國在讚賞陳時中浪潮中的,特殊「例外」。黃智賢嘴上經常掛著「偉大的中國」五個字。是否對中國也有諸多不滿?

文豪鲁迅在《熱風·隨感錄三十三》裡,留下一段話說,「現在有一班好講鬼話的人,最恨科學學,因為科學能教道理明白,能教人思路清楚,不許鬼混,所以自然而然的成了講鬼話的人的對頭」。

由文豪的說明,可以了解「好講鬼話的人」,是道理不明白,思路不清楚的人,愛鬼混的人。

上述這些鬼話,每每受到台灣人民及媒體廣泛的指責和批評。這些人明知會被罵,仍要講鬼話的原因或動機在那裡?大家都知道,主要原因應該是如魯迅說的,道理不明白,思路不清楚。其次是,愛作秀以刷其存在。作秀以刷存在,得要有觀衆,且愈多愈好。平面或電視媒體,連日來的大事報導,正合乎他她們的需求。他她們,何樂不繼續作秀下去?何況有背後老板的,還可以進袋不少人民幣哪。

有位館長者,說他2018年的時候罵蔡英文「妳趕快獨立!」但是現在他了解了才知道,「我們何必獨立,我們現在就是一個獨立而有主權的國家」。「真這種人很奇怪!」,館長說,一個國家飛彈對準我們,也不讓我們進國際組織,在疫情期間不斷造謠,抹黑台灣,「結果身為一個台灣人,當一個台灣的議員,反過來一直幫中共講話,我也不知道講幾點的」。館長說的是有道理的人話。

黃智賢,正港台灣人,卻不認台灣,六親也不認。那是她的自由,並不違法。她和其餘愛說鬼話的人都說「中國偉大」。但是,他她們都不搬到偉大的中國去住,留在鬼島台灣。言行不一致,騙不了聰明的台灣人,他她們事實上。是非常喜歡台灣。只是看在人民幣的分上,嘴巴說說「中國偉大」而己。等於是精神上的賣春。

黃智賢說,有朝一日一定要把台灣帶回中國。請教賢妹,台灣自古就是分離在中國之外,自立的美麗島。要回那裡。況且你一個人,那麼偉大,可代表二千三百萬台灣人作主啊?

新黨王炳忠,台灣台南人。最近非常得意地說,「我是台灣人,更是中國人」。有雙重身分,有什麼好得意?台灣有,加上美國、日本等三、四種身分的人不少。有雙重身分,等於有一半是台灣,有一半是中國?台灣二千三百萬人,少了半個王炳忠,中國14億人多了半個王炳忠,又會怎麼樣,不知在得意什麼?他是泡沫黨的主席,倒不如說,「我是泡沫人」還算差不多。

不要聽到鬼話就跟著起舞

按照維基百科的介紹,魑魅魍魎是源自中國上古傳說中。所以在台灣的魑魅魍魎,大都是「外來」的,或部分跟中國有特殊的淵源的「本地人」。根據最近的民意調査,台灣的中國人,或半個中國人占的比例非常低,屬於小數民族。對台灣的未來影響力當然也非常有限。

他們大都是高齡人。許多差不多都己達失智的年齡,所以,如上所述,開口說話,連自己都不知所云。動物的鳥,來日不多時,就會發出「哀鳴」,何況是霊長類的人類。鳥是「哀鳴」,人會「囉哩八唆」。

目前台灣的年輕一代,腦筋滿成熟,也非常關心台灣的未來。相較之下,一些過時老輩,腦筋也老化,喜歡囉哩八唆,原因不外是為了解悶,為了刷存在感。其發言對社會往往不具有什麼意義。像葉毓蘭、吳斯懐等的發言,就是典型的只是為解悶刷存在感而己。

有不少媒體,尤其電視節目把這種發言拿來討論,由多位名嘴花長時間予以論評加以指責。用意固然不錯,但是値得嗎?

聽到鬼話,就跟著起舞,顯然對講鬼話的人是種莫大的鼓舞,認為鬼話發言受到重視。因此,名嘴批評的愈多,他們就說得愈勤。站在社會的價値觀點,那無非是個大浪費。

筆者認為,媒體固然需要把講鬼話的人報導出來,讓大衆知道就可,聰明的台灣人,就可看出他她們的真面目。鬼話,基本上還是應該「無視」它,讓講鬼話的人,感覺自討没趣。否則的話,他們會愈說愈起勁。希望台灣媒體能改變作風。(作者為南加台僑)041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