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撤軍阿富汗後的台灣(渡邊將人)

儘管美國日前已從阿富汗撤軍,但這並不表示美國也會因此立即減低對台灣的關心程度。這是因為美國對台灣問題與阿富汗問題兩者的積極投入,無論是過程或動機,都是截然不同的。雖說如此,台灣也不能因此全然放心。事實上,美國國內的輿論,對於美軍在全球設下軍事部署一事,正轉為消極的姿態。美國軍事部署的方針,其兵力的投入方式變得帶有劃分優先順序的選擇性。所以我們必須正確洞察「對美國而言,到底台灣的優先程度為何?」筆者分析,從以下三點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第一,從阿富汗撤軍,代表美國結束了由小布希政權開始至今為期二十年的戰爭。這場戰爭總有一天必須得終結,這是自川普政權以來一直持續的課題。在美國,人們普遍認為伊拉克戰爭的導火線就是阿富汗戰爭。為了報復二○○一年發生的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美國攻擊了阿富汗,繼續加碼進攻伊拉克。然而,當初發動伊拉克戰爭的主要理由之一,也就是所謂的「海珊製造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後來並未找到,因此在美國國內引發了對伊拉克戰爭的批評聲浪。也因此在美國有許多人認為這場阿富汗戰爭是不必要的。前總統歐巴馬下令處決賓拉登之後,美國人民對阿富汗的關心一天比一天減少,儼然已變成了一場「被遺忘的戰爭」。現任總統拜登為了祭出不同於川普的施政方式,因此始終希望能從阿富汗撤軍。

第二,美國國內的輿論,依舊希望對中國採取嚴格的政策。去年的輿論調查結果,有七十三%的美國國民對中國抱持負面態度,這也是自冷戰之後,第一次降到最低點。而這種對中負面觀感,也橫跨了美國的兩大黨,不分黨派的存在於政治家們的認知之中。目前,美國民主黨內,左派的勢力強大。而共和黨的右派、以及民主黨的左派,傾向於孤立主義。但是,即使如此,他們並不贊成對中國不聞不問。最具代表性的左派政治家,也是聯邦參議員伯尼.桑德斯在他近期的論著中,列舉出「竊取科技、限制勞工的權利以及新聞報導的自由、鎮壓西藏與香港、用威脅的態度對付台灣、用殘忍的政策對待維吾爾族人」等幾項中國所造成的威脅。而拜登則是祭出「中產階級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 for the middle class)的這種外交方針。由於這個政策重視美國國內勞工權益,因此受到左派的歡迎。明年美國就要舉行期中選舉了,拜登的支持率愈是走下坡,則愈必須對中國採取強硬的姿態。因此短期之內,美國對中國擺出強硬姿態的這個方向不會驟然改變。

第三,台美關係與台日關係的深化。拜登政權的外交專家們,對於中國的霸權主義,比川普政權時來得更加警戒。這一點也和阿富汗問題不同。美國國會也出現了新的親台派民主黨聯邦參議員譚美・達克沃斯。過去曾有軍事經驗的議員們通常會選擇跨黨派支持台灣。美國在遞送給台灣疫苗時,使用的是軍用機。而在東京奧運時我們也看得出,在日本,對台灣的友好程度也愈來愈強。這和香港已失去民主自由所帶來的衝擊有關。保護台灣的安全與安定,就是保護亞洲的自由與民主,這種認知在日本與美國的政治家與學者之間已達成共識。無論下一屆的日本總理大臣換誰來做,這種認知不會有極端改變。然而,阿富汗問題在日本與美國之間,就沒有類似於台灣問題的相同認識。

台灣在新冠肺炎防疫期間,做出了民主主義的最佳示範。雖說在面對疫情時,相較於自由民主主義,極權主義體制更具優越性。然而台灣能一方面保有社會的自由,一方面靠著市民們的自律與配合、強大的科技能力、外交實力等三項要素,有效控制疫情。此外,在疫情爆發後就從儘速從日本與美國引進疫苗,僅花了數個月就讓本土感染病例停止增加。台灣的防疫能力,除了有醫療團隊的實力,更有台灣民主主義已臻成熟的表現力。

綜上所述,目前最重要的有以下三點:第一,美國國內的輿論能夠容許中國霸權主義的聲音很少,其背景和阿富汗問題不同。第二,我們必須提防認知作戰。中國在報導中不斷提到美國會棄台灣而不顧,那是為了影響台美關係,致使台灣動搖的言論。目前各界預測美國今後外交走向的報導或論述中,實在有太多類似政治操作、搧風點火的言論正在增加。第三,即使如此,我們仍應冷靜關注美國國內輿論的變化。雖然事實上,美國在全球軍事部署方面,轉為帶有選擇性的保守傾向,然而我們從「美國撤軍阿富汗」這件事,無論是樂觀或悲觀預測,如果能活化台美關係發展的議題探討,何嘗不是一件好事。自由時報0919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