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匯率政策報告 是耐心還是謬誤?(黃天麟)

黃天麟

 

台灣在去年底又被美方列入匯率操縱國觀察名單,主要係對美貿易順差逾二百億美元,加上台灣經常帳順差對GDP比率逾二%,觸及兩項美方檢視標準,但卻也引來坊間美國施壓台幣升值風波。為此,央行於月初罕見地在假日澄清,就怕弄假成真。但有一件事,本文必須提起,是我方外交與央行應鼓起勇氣與美方交涉,促其改變「匯率操縱國評估標準」的謬誤。

美國現行匯率操縱評估標準主要有三項,一、對美國商品貿易順差達二百億美元以上,或順差金額占美國GDP超過一%;二、經常帳盈餘占該國GDP比重超過二%;三、至少有六個月進行單邊干預匯率,且淨買匯金額占該國GDP比重超過二%。如果三項完全符合,就會被列為匯率操縱國,兩項則列入觀察名單。問題是這些標準合理嗎?

以第一項為例,針對「對美國商品貿易順差達二百億美元以上」來說,就已難視為公平,若往後供應鏈之接合陸續開展,二百億美元在供應同盟間極易超標。後續又規定「或順差金額占美國GDP金額超過一%,似乎又有為某一特定國家(中國)因人制宜之嫌(註:二○一八年美國GDP廿兆美元,以一%計,需超越二千億美元才會達標),或許美國政府制定標準時,就刻意留給官員們較大的「行政裁量權」。

至於二、三項其標準之設定更離譜,處處為巨大市場中國設想的斧鑿痕跡至為顯明,難怪中國年年都能逃過被指為匯率操縱國,以中國巨大市場之大,是不可能輕易達標的。

美國財政部為何明知而為?是因中國強大「遊說」集團的「偉大」貢獻?川普發動的「中美貿易戰」,以川普「完敗」收場,美國財政部應負起絕大部分之責任。

對大國「寬仁」是外交工作上的禁忌,此次拜登政府上任的白宮發言人莎琪,表達拜登將以新做法「戰略耐心」處理與北京的關係。戰略耐心一詞,其實可有多種解讀,對中國匯率政策是否還要「川規拜隨」,繼續讓中國在全球貿易中獲取最大利益?(註:中國去年還有五三五○億美元貿易順差),最後形成所謂的「無為而治(Benign Neglect)」,甚至「戰略失誤(Strategic Blunder)」,則令人擔憂。

筆者在二月廿三日自由廣場一篇「匯率高低估如何判斷」文中指出,若以三十年、四十年之「長觀」看待「台幣匯率」,台幣應屬於對美元升值的強勢貨幣之一,僅次於日円,台灣絕不應被不合理的「人為標準」冤屈為「匯率操縱國」。因此我們的外匯、經濟專家及政府,應可在國際場合據理力爭,以求公平。

(作者是前國家安全會議諮詢委員)自由時報030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