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不可能與「中華民國」建交~專訪吳澧培(李木通)

吳澧培

最近資政吳澧培先生為了「英文版自傳」的發行回到美國,讓我有機會再度與吳資政做一次專訪。

首先提到的是最近震驚僑界的南加州「台灣長老教會槍擊案」,吳資政的回應如下:

答:政黨輪替是民主政治的常態,但是當民進黨打敗國民黨而取得政權時,有些外省族群不能接受,他們認為台灣人是沒有文化的邊疆野蠻人,輸給他們是極大的恥辱。因此他們恨李登輝、陳水扁、蔡英文等人,甚至恨全體台灣人。這次的槍擊案就是這種仇恨造成的,兇手帶著兩把手槍、子彈加上汽油彈,並且把門鎖起來就是要把裡面的台灣人全部殺光,從這些舉措可以看到兇手心中懷有深仇大恨。

問: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答:讓時間來解決,兇手是68歲的外省人第二代,外省第三代的意識形態就差很多,他們大多數己認同台灣這塊土地就他們的母國。再者,這件事情己經對統派的組織「和統會」有不利的影響,將被認定為暴力組織。
(註:「和統會」全名為「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兇手周文偉是美國「和統會」的理事,而和統會的總會長則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汪洋。)

問:「和統會」是中共滲透美國的政治組織,中共在台灣也有相同的組織?

答:中共對台灣的滲透更利害,花費巨款收買滲透宮廟、學校、宗親會、社團組織等民間團體,利用這些團體對台灣民眾廣泛洗腦,大力宣掦祖國的偉大,詆毁台灣政府,故意造成台灣的混亂,是目前台灣最大的隱憂。

問:在美國有很多團體拿中共的錢為中共宣傳,都必須登記為「中共代理人」。為什麼台灣不效法美國,將他們規定為「中共代理人」?

答:台灣也有「外國代理人」的法規,但是這些法規不適用中國,因為依據目前的中華民國憲法,中國不是外國,只能依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法,因此必須制定新的法規。在制訂新法時,民進黨所提草案未能獲得在野黨,包括時代力量與基進黨的支持,未能完成立法程序。「外國代理人」法規很重要,希望民進黨繼續努力,依據目前社會發生的具體事實,逐條立法以保衛國家的安全。

應付中共的滲透,民進黨政府的做為太過於軟弱,數天前就有一個「間諜案」被判無罪,這絕對不是單一事件,有一大堆的間諜案被判無罪或輕罪。有些退役軍人從事共諜工作,被判無罪或輕罪,現在還繼續領取優厚的退休津貼。這些情況顯示,民進黨必須更加堅強,還有台灣司法必須大幅的改革。

司法改革令人失望

問:蔡政府不是已經大力推動「司法改革」嗎?

答:蔡政府的司法改革真令人失望,目前台灣的判決制度是由法官的「自由心證」來判定,而民間希望引進美國式的「陪審團」制度,來減少法官過度膨脹的權力。敗筆在於蔡政府所邀請「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成員,大多數是舊體制培養出來內的人員或現任的司法人員,也就是既得利益者,他們當然不會贊成改革。最後弄出不三不四的所謂「參審制」,令人失望。

問:十幾年前德國學者來台北地院參訪,看到法官那麼年輕,脫口而出說「My God,你們的法官怎麼這麼年輕?」到底台灣的法官是怎樣養成的?

答:中國人一直以歴史上的科舉制度為傲,認為能夠通過考試的就是好的人才。台灣的法官從學校畢業,通過考試後訓練二、三年,就可以當法官。這些年輕孩子們缺乏社會歷練,就要審案判案未免太過勉強,碰到大案就麻煩了。

問:有什麼解決的方案?

答:有人提出法官要有年齡限制,規定幾歲以上才能當任法官,但是被批為「年齡歧視」。也有人在質問「社會歷練」要怎麼定義?我是認為法官不宜太年輕,雖然「法條是死的」,但是「社會是活的」,要有相當的歷練,才能依現今的社會價值觀判斷是非。

問:台灣有些恐龍法官做出恐龍式的判決,有沒有什麼機制讓他們退位?

答:台灣的法官是終身制,只有兩種情況可以讓他們退位。一是他們犯罪,經過司法審判定罪後,必須退位。另一種情況是經過監察院彈劾確立後,再由「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判定懲罰方式。恐龍法官幾乎不可能在這種情況下被迫離職,法官依「自由心證」判案並沒有犯錯,雖然他的判決極不合社會期待。

問:在美國很多地方的法官是人民選出來的,選舉制度在台灣的表現很好,眾多的民選官員都戰戰兢兢地努力為民服務。您贊成法官民選嗎?

答:我贊成高階層的司法人員,如各地方檢察長、高等法院法官以上的職位,都必須經過人民選舉出來。相對的,如果他們做錯事情,人民也有權力罷免他們。

問:看起來台灣的司法體制改革,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答:司法機制是民主制度三隻腳(行政、立法、司法)中的一隻。司法不健全會影響到國家與社會的安定。現在只能寄望於下屆總統,能夠真正的實現司法改革。

推動台灣國家正常化 我們必須加倍努力

問:台獨長輩彭明敏、李登輝都己經離開我們。經過眾人的努力,台灣已經是自由民主的國家,台獨的實現也只剩下最後一里路,就是「正名與制憲」。但是現今台獨運動似乎碰到瓶頸,一般認為在目前的國際局勢下,不宜衝撞,應保持現狀以拖待變。你同意嗎?

答:完全不同意,我們可以做的事情很多,例如中華航空改名,中華郵政、中正廟的改名,還有各縣市有很多中山路、中正路都必須改名等,這些工作必須一點一滴的去做。再者,我們應該更積極一點,民進黨政府可以把國安會、文化部、教育部,外交部、轉型正義委員會等部會組織起來,商訂「如何推進台灣國家正常化」程序,然後一步一腳印的去推動。

問:現階段正名制憲的推動,看不到有大幅度的進展?是不是遇到阻力?

答:是的,阻力來自兩方面,國內與國外。國外的阻力主要來自美國,美國一直在對台灣政府施壓,不要太過冒進而得罪中共。但是台灣人有我們的基本權益,不能事事都要聽美國的指示。國內的阻力來自民進黨政府,他們「無心推動」。因此,下屆總統大選很重要,必須選出一個有心推動「台灣國家正常化」的人當總統。

問:台灣民間如何幫助推動?

答:推動台灣國家正常化的工程太浩大,必須由政府來推動。如同上述所說的,聯合政府有關的各部會,商討制定推動的程序,然後一步一步的去推動。在民間方面,可以組織非營利機構,監督並協助政府共同努力推動。

問:國外台灣人如何幫助推動?

答:三十年以前,台獨運動的基地是在國外,尤其是在美國。現在已經主客易位,現階段的工作只能由國內來推動,國外能夠幫助的工作很有限。目前國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幫忙選出有心推動的總統。

美國不可能與「中華民國」建交

問:其實國際社會早已幫助我們正名,都是以「台灣」稱呼我們。

答:是的,國際社會已經幫我們正名,而我們卻不敢用我們真正的名字,這不是很奇怪嗎?

問:美國前國務卿龐培奧在訪問台灣時說,美國應該與台灣建立外交關係。您認為美建交時機到了嗎?

答:美國政界人士有一派人認為,美國與中國交往沒有什麼好處,與中國斷絕外交關係也無所謂。他們贊成與台灣建交。

問:目前台灣的國名是中華民國,美國可能與中華民國建交嗎?

答:美國可能與台灣建交,但是美國不可能與中華民國建交,除非美國認為中華民國代表中國,這是不可能的事。因此在美台建交前,台灣必須先正名,或是「建交」與「正名」同時完成。

問:多謝吳資政,這次來美國要待多久?

答:這可能是我最後一次來美國,因此會待久一點。0927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