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台戰略合作關係的維繫 (洪奇昌)

洪奇昌

 

未來拜登政府的中國政策是否可能在台灣問題上重回戰略模糊策略?筆者相信基於台灣關係法中的「軍售條款」及美國對「西太平洋的和平與安全、及南海自由航行權」的嚴重關切,未來拜登政府在台海和平議題上是不會改變的。

雖然拜登長期主張對台海問題採戰略模糊態度,與川普政府時期的戰略清晰有較大歧異,例如拜登認為「美方應保留動用武力防衛台灣的權利」,但不說明「在何種情況會干預、或是不干預台海戰爭」,加上主張「重新建立美中雙邊對話」以及「在符合美國利益的領域與中國合作」,許多台灣民眾為此擔心拜登可能為了擁抱貓熊而犧牲台灣利益。

台灣雖是美國長期盟友,但美國終究必須以其國家利益為優先考量;因此台灣社會應關注的是,如何保持與美國國家利益及其政府政策的一致性,才能持續性地與美國維持戰略合作關係。

我們可預期拜登總統任內不太可能在台灣國家身分與台灣主權議題有意外表態;但拜登依然主張依據台灣關係法,維持對台全面交流合作,而且強調「台灣前途由台灣人民決定」以及「兩岸問題應透過和平對話來解決」。

由此我們注意到,拜登強調和平對話的中國政策,與蔡英文總統的兩岸政策是相互呼應的。十二月十日蔡英文總統應華府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之邀所發表的專題演說中,便強調「(兩岸)雙方有必要本於相互尊重、善意和理解,設法和平共存,這向來是我兩岸政策的基礎,這個立場最符合區域和平穩定的利益。」

筆者認為,蔡總統就任以來,對北京所釋出的善意和承諾是一貫的。她長期保持穩健策略,在台灣國際參與和國家身分議題上不製造意外,也不鼓勵我方採取嚴重觸碰北京紅線的措施。此外,蔡總統宣示,依憲法處理兩岸事務的主張,也應是兩岸能接受的最大公約數。

但不可否認,北京仍然認為兩岸官方交流應有特定政治前提,因此至今仍採取消極態度。或許北京認為兩岸關係在美中戰略關係的大框架下,不是當前的優先議題,所以也就不積極改善兩岸關係。但筆者相信,美中台三方都不樂見台海因為訊息溝通上的落差而出現誤判,甚至造成不可控的風險。

蔡總統對美方的演講,不只是說給美方聽,同時也是向台灣社會以及北京釋出訊息。兩岸與其隔空喊話誰先改變現況,各自像刺蝟般地錯過各種善意與轉圜的契機,甚至推高緊張情勢,或許應轉換思維,思考如何重啟對話機制,逐步建立互信,避免偏聽誤判,共同為兩岸關係發展找到新的解決方案。

(作者為前海基會董事長)自由時報1214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