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博弈,川普敗在匯率(黃天麟)

黃天麟

 

再一個星期美國人就要決定下一位總統了。現任總統川普在民調上顯然處於劣勢,雖然川普喊出「要是拜登當選,中國將擁有美國」,但似乎仍難扭轉大勢。原因何在?疫情是其中之一,但最大因素應是川普與中國之四年博弈成效不如預期,面對美國的封殺如關稅等,中國經濟似乎毫髮無傷,今年第三季GDP成長達四.九%,全年估計約將增長二%,吸引外國投資(FDI)規模也達八九○億美元,顯然川普對中國之政策效能不彰,給選民一種無奈感。何以致此?這與川普之不能固守過去主張與原則有關。

四年前美國總統大選,當時候選人川普聲嘶力竭指責中國為「這個地球上最大的匯率操縱國」。偏低的人民幣匯率是過去以及現在,存在於世界貿易中傷害全世界及美國的根源。川普當選後,只要能將此不公平現象公諸於世,指定中國為「匯率操縱國」,對中國之出口貨品課以四十五%(即人民幣低估率),要求各國配合迫使人民幣升值,就可解決中美間及中國對各國的不公平貿易現象。(註:你不會,我會,是互通有無,但如在中國做什麼都比人家便宜,即是匯率問題)。

不知何故,美國政府的「匯率報告」每次中國都未在「匯率操縱國名單」中。川普選前、選後提出的「邊境稅」,亦石沉大海。至於何方神聖使川普改變初衷,不得而知,但不管如何,算是中國對美工作之偉大成就,讓四年的美中貿易戰由中國占上風。

中美經濟戰由匯率轉換至「關稅」是川普的最大敗筆,而川普的關稅戰也打得欲擒故縱,廿五%的關稅對人民幣低估率四十五%而言,是不痛不癢的,且中國又巧妙地把人民幣貶值了十%。一般人認為,要抵銷廿五%的關稅衝擊,人民幣亦應貶值廿五%,這是錯誤的認知,十來趴就夠了。因為美國關稅只影響中國對美輸出的貨品,人民幣貶值等於中國貨品在全球價格競爭力提升,擠壓了日、韓、台、歐的出口競爭力,整體貿易環境反而對中國更為有利。

逝者已矣,我們還是希望如果川普獲得連任,對中國的政策仍須改弦易轍,由「關稅」混戰,回歸「匯率操縱國」的正確指控,立刻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課以四十五%的匯率平衡稅,同時協調盟國採取同一行動,迫使人民幣升值。全球貿易體系必須重新開機,剷除中國年達四、五千億的貿易順差,恢復全球貿易的平衡。人民幣幣值低估問題若不解決,美中貿易戰甚至往後的科技爭霸戰,美國都會站在「劣勢」的一方。

(作者是前國家安全會議諮詢委員)自由時報1026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