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韓~親中者誡(金恒煒)

金恒煒

罷免公職人員很難,罷免直轄市長幾乎形同「不可能的任務」;那麼「罷韓」為什麼成功?而且大大成功!理論一點來分疏,可以用「合法性」、「正當性」與「合理性」三個面向檢視。

先說「合法性」。固然憲法第十七條和一三三條都賦予人民罷免權,但罷免門檻很高、限制很多,重點是,罷韓的成功確立了罷免工程的程序正義;特別感謝韓國瑜的興訟,向高等行政法院、最高行政法院及訴願委員會共五次提出停止執行的申訴,透過一再訴訟,終於澄清了選罷法中的糾纏,為以後的罷免案掃清障礙。罷韓案立下典範,也確立「罷免」合法性的基礎。

至於罷韓有沒有「正當性」?韓國瑜踩了台灣主權命脈的紅線,台灣人民如何能容忍、如何會坐視?不罷韓才怪。罷韓成功之後,國際重要媒體都解讀為「親中政治人物被罷免」,這是罷韓成功的必要條件。從各類民調來看,「反中」已成為台灣民意愈來愈強的主流,尤其香港「反送中」與武漢肺炎透顯「親中=死亡」的訊息。韓國瑜選前拋出「人進來貨出去」的口號,不啻是中國所謂「惠台政策」的落實,「高雄發大財」不過是中共的「大外宣」而已。選上市長馬上冒大不韙的進「中聯辦」、見香港特首,赤裸裸的展現他的紅色成分與第五縱隊的角色,在在埋下被罷免的種子。

「親中」足以構成罷免,正當性十足。「美國之音」的台長與副台長就因為「親中」,日前雙雙被迫去職,美國如此,遑論台灣?做為政治人物,韓國瑜被罷的理由,可說罄竹難書。親中?是的;草包?是的;「信口」開支票無能兌現?是的;喝酒開黃腔?是的;市長甫上任馬上要選總統?吃碗內搶碗外?是的;等等等等,不一而足。罷韓的理由,單獨一項來看或不夠充分,合而觀之,就構成擋不住的力量。前藍委柯志恩憤憤不平說:立院一一三個立委,草包等佔了一半以上,為什麼不去罷免云云。柯志恩有趣呀,無異承認韓國瑜是草包;但草包很多,為什麼都沒人罷免?韓國瑜的厲害就是全方面的觸怒選民,罷韓的正當性十足。

最後談罷韓的「合理性」。近九十四萬的罷免票比韓選市長的八十九萬還多五萬,比選總統在高雄拿的六十一萬更多出三十三萬票,合理性不但夠,且夠得不得了。如果罷韓僅在五十七萬票門檻掠過,老實說韓國瑜不反撲、不造亂才怪。六月六日票還未開完,韓國瑜知道大勢已去,召開記者會時還拿八十九萬票說嘴,票開出來後,據稱國民黨高層「震驚」!韓國瑜把沒有出來投票的一百三十萬人全算成挺韓,這種不要臉的自我貼金,只是草包本色!如果真有一百三十萬票反罷韓,當然壓過九十四萬的罷韓票,依〈選罷法〉,不同意票多於同意票,罷免失敗;那麼韓國瑜何必事先「蓋牌」,呼求支持者不要出來投票!死到臨頭,韓國瑜還當眾瞎掰。

「罷韓」說說容易,沒有「合法性」、「正當性」與「合理性」,成案很難。韓國瑜陣營現在漫天推出罷免案,打出的是「報復性罷免」口號,「正當性」全失,自也不會有「合理性」。尤其韓粉沒有足夠票數,又乏感染力,相對反而激起反罷免以抗,恐怕「賠了夫人又折兵」,終局或不卜可知。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自由時報0617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