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韓奇蹟屬空前 更可能絕後(陳茂雄)

陳茂雄

 

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案以超過九十三萬票通過,中國國民黨立委吳斯懷在臉書發文表示,罷免過關懲罰的不是韓國瑜,而是高雄市民、是台灣的民主,未來恐怕所有選輸政黨都可如法炮製,以後流行的就是「選輸沒關係,發動罷免拉下台」,挺韓陣營恐怕提出許多罷免案,他並喊話說,「台灣民主災難剛開始、民進黨不要得意忘形」。不只吳斯懷持這種說法,有不少韓粉也表示將遍地開花,啟動報復性罷免。

吳斯懷指出,罷免韓國瑜,否定的不是韓國瑜個人,也不是高雄市民八十九萬二五四五位選民而已,是總統選舉時投票給他的五五二萬台灣選民。他更表示全世界民主國家,找不到第二個案例,一位不貪瀆、未涉司法糾紛的民選市長,任期未過半,竟然要面對中央政府、執政黨、地方全面發動罷免的政治風暴。民進黨濫用民主程序,明顯反民主的操作,必然為台灣政治發展帶來嚴重惡果。

吳斯懷出身行伍,活在自己的天地,不知道一般社會的生態,更不懂得甚麼是民主。民主社會人民就是國家主人,但主人太多,必須委託行政首長及民意代表來處理行政權及立法權。若涉及貪瀆或其他司法案件且被抓到證據,自然會有司法單位究辦,何須動用罷免?若沒有被發現犯罪證據,司法單位當然不能追究,但沒有被抓到證據,未必能保太平,還有一關選民的政治審判,其內容為不讓其續任或是中途解除委託。這是很普通的常識,只是吳斯懷活在封閉的社會因而不了解。

有吳斯懷及其他韓粉在,難怪罷韓案會成功,他們到底是否清楚,對於大選區的罷免制度形同虛設,不可能過關,因為投票率太低,贊成罷免案者不可能超過公民的四分之一門檻。當年修改《公投法》時,就有立委主張,選舉時都採「相對多數」,罷免時為何不能採「相對多數」?所謂「相對多數」只比票數的多寡,不在乎獲得幾票。選舉時因投票率高,獲得相對多數者,所得到的票數必定不低,所以不必探討絕對票數,可是罷免案的投票率太低,若不設門檻,必定出現只少數幾個人就可以趕走公職人員,所以必須設門檻以保護被提出罷免的公職人員。

以前的選罷法絕不可能過關,關鍵卡在五成的投票率,若依以前的選罷法,連這一次的罷韓案照樣過不了關,後來修改選罷法,取消五成以上投票率的關卡,直接採相對多數,但又擔心只有少數幾個人就決定被罷免者的命運,因而加了贊成者要多於公民的四分之一的門檻,以保護被罷免者。只是大選區的罷免案從來就沒有超過門檻的紀錄,這一次韓國瑜才破了紀錄。吳斯懷及其他韓粉表示要提出報復性罷免,可試試看,保證會大失所望。

選舉的投票率之所以很高,是因為形成全國性對立的局面,罷免就沒有這種氣氛,所以投票率很低。筆者數度在媒體分析,罷韓案是否成立,關鍵在於罷韓及廷韓雙方是否嚴重對立,因為它會牽動投票率。事實上藍營有人呼籲韓營不只要「冷卻」,還要「冷凍」,只是韓營聽不進去,整個罷免案的氣氛與選舉一樣,刺激了投票率。別忘了,非全國性選舉的補選,由於缺乏全國對立的氣氛,投票率很少超過四成,罷韓案竟然超過四成,因為形成全國性的對立。

大選區的罷免案,贊成者沒有機會超過公民的四分之一門檻,罷免的制度形同虛設,可是韓國瑜的情況特殊,因為韓營挑起對立,刺激投票率,因而破了紀錄,贊成罷免者遠超過門檻,只是以後應該很難再出現能超越罷免門檻的公職人員。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