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見人種「中華民國人」(蘭雨靜)

蘭雨靜

「台灣不是人住的地方」和中華民國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在寶島生長的人民裡,有部分人吃台灣米長大,卻聽到「台灣」二個字就會感冒發燒。他們喜歡「深藍」顏色。在台灣這塊土地上長大,卻不認同台灣,也不愛台灣。他們只喜歡抱著「中華民國」這塊招牌。因此可以稱他們為舉世罕見的極少數人種「中華民國人」。

己故李敖曾說:「國民黨的現狀,是樹倒猢猻散」,他認為不要怪「猢猻」,要怪「樹」。這裡所謂的「樹」,就是名為中華民國的「老樹」。

昔時中國唐朝年間,有個名叫盧生者,在旅店借用一位道士的枕頭睡了一覺。在蒸熟黃梁的短短時間裡,他做了一場的夢,娶嬌妻生兒抱孫,做大官享盡榮華富貴的日子,活到八十歲。等醒過來才發覺原來只是一場夢,夢裡的榮華富貴全是虛偽。即連鍋子裡的黃梁,都還沒蒸熟供他填飽肚子。世稱其為「黃梁一夢」。

李登輝是第一次當選總統的台灣人。不少「中華民國人」無法接受台灣人總統,因此離開國民黨、另起爐灶取名「新黨」,說「新黨」才是正統的國民黨。事過幾年,現在「新黨」在那裡、也沒人關心。

李登輝當選總統後不久,我和一位剛從台灣來的鄰居打招呼聊天。他告訴我「台灣不是人住的地方」,所以舉家搬到美國來。讓我嚇了一跳。台灣島上有二千數百萬人好好地住在那裡。我問他為什麼人不能住?

他說在台灣,住在左營半屏山下離水泥工廠不遠,夏季時天氣熱得難受,加上水泥灰滿天飛,真讓人受不了。我問他,大貝湖邊會不會好些。他說那邊很好。這位姓符的新來鄰居年紀己過六十、並不年輕。他說大貝湖邊好,卻不就近搬到那邊,老遠搬到陌生的美國來。可見他的離開台灣不是因為住的環境問題。

「台灣不是人住的地方」,這句話出自「大陸人」的口,因為他知道我是道地的台灣人,是根在台灣的人。李登輝當選總統,中華民國人認為是家奴翻身的開始,主人就正坐的開始。他們也知道宣賓的囂張己成昨日黃花。因為李登輝不是大陸人 。

做美夢當然會覺得舒服愉快。可惜的很,美夢一過,世間總是充滿著無情的現實。然而有些人就喜歡耽溺在夢裡,不願醒過來。不願醒過來,也得醒過來。由是乎,中國人的傳統陋習的典型就表現出來,有不如意的事,就喜愛開口亂罵,以便出口氣。

新鄰居老符,初見面向我大大的貶了台灣之後,過了一段時間,他向我訴說,年紀大在美國打工很苦,生活沒有在台灣時那麼好過。我說,台灣非人住的地方,美國生活也不好過、是否考慮回大陸老家去看看,他斬釘地回說 「不要!」。

顯然地,老符對於養他的台灣、或生他的大陸,都沒有戀心,也沒有情感。正在我無法了解這種心結究竟是怎麼來的時候,他反問我要不要回台灣。我說,家鄉不管好或壞,它還是家鄉。我到新大陸只為客遊,遊倦就回去。他聽完默不作語。聊談中,我發現他唯一懷念的是往日的「中華民國」的光華。

昔日在大陸的「中華民國」己早在七十多年前消失。現時的,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大家都很清楚,那只不過是插在台灣土地上的一塊招牌而己。大家也都很清楚,土地是永在的,招牌是暫時的,它要不是自己腐爛掉,就是隨時會被移走。在台灣的「中華民國」,也有人把它當一句懷念的口號來用。它沒有腳可以著地。老符就是沈睡在這個懷念裡的一個可憐人。

「黃梁一夢」的故事裡,盧生者住旅店,等於外來黨國在台灣。道士的枕頭,等於台灣的政權。外來黨國在台灣,借用了道士的枕頭,做了個意想不到的美夢。本來就是不該有的「社會現實」。

魯迅這樣說過 :「中國人的不敢正視各方面,用瞞和騙,造出奇妙的逃路來,而自以為是正路」。

「台灣,不是人住的地方」。口出這些廢話的人民,當然不會說他們愛台灣。我們都明白,他們愛的是「黃梁美夢」,不是台灣。

2020年1月1日,國民黨在中央黨部前廣場舉行元旦升旗典禮,黨主席吳敦義、前總統馬英九、副總統候選人張善政、副主席兼秘書長曾永權以及多位立委候選人共同出席,吳、馬、張3人致詞時除了呼籲民眾11日投票支持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讓國民黨立院席次過半,也不約而同痛批民進黨昨日在立法院通過反滲透法,是中華民國史上最黑暗的一天,訴求唯有國民黨重返執政,才能翻轉現狀。

現在執政的民進黨是認同台灣、愛台灣的本土黨。外來的國民黨呼籲台灣民眾支持賣膏藥的韓國瑜。意思是,唯有韓國瑜當選,國民黨才能重返執政,才能翻轉現狀。翻轉現狀,才可以讓「中華民國人」重溫 「黃梁美夢」,他們的企圖是非常明顯。

台灣人真的是那麼傻、那麼古意嗎?肯犧牲二千多萬人的幸福,去成全極少數人種的「中華民國人」的美夢?!(作者為南加台僑)0105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