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的反制(鄒景雯)

鄒景雯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六日主持所謂的維護國安委員會議後,公布了港版國安法第四十三條實施細則,其中規範香港警務處可要求台灣政治性組織及其代理人,就涉港活動提供指定資料,範圍包括在香港的活動及個人資料、資產、收入、收入來源、開支等等。滑天下大稽的是,如果不從,最高可處三十八萬台幣罰款與六個月有期徒刑;如果提供的不正確、不完整,最高可罰三十八萬台幣與兩年有期徒刑,這執法意旨說白了就是:有種就拒絕,直接送進大牢,如果意圖誤導,罪加一等,再多關你一年半載。

消息傳來,聞者莫不視為近代以來最反動的大退潮。因為這是在香港,過去二十多年來被譽為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中國居然得以透過特區政府,毫無罣礙地特別鎖定外國及境外對象,製造出如此超級反差的治理方式,恐怕已經顛覆了所有文明國家可以容忍的想像。這紙命令並不僅針對台灣而來,但是台灣絕對名列前茅,一來是地緣相近,二來是歷史因素,三來往來密切,四來最要害,台灣在政治與價值體系一向是中國的眼中釘,而台灣之於其他國家的籌碼並不豐裕,因此相對於其他國家是首當其衝。

昨天,蔡英文總統公開宣示,除了將對台灣國民與相關組織發出警訊、指引,也會考慮反制措施。此一嚴正的態度,國人咸感振奮,也絕對支持,然接續必然要考察政府有關部門是否已經著手相應的準備,從而可以發揮有效的牽制作用,使得香港政府能夠有所忌憚,不致為所欲為。因此,國安會做為總統的諮詢機構,顯然是責任重大,也必得要見真章。

這個時刻,值得提醒國安高層的是,所謂的「反制」,上策是「他傷我不傷」;中策是兩方俱傷,但「他傷大於我傷」;最下策則是「我傷他不傷」。按照這個標準,檢視某國安官員指稱「未來最壞情況將不排除撤館處置,以及重估香港特殊地位,停止適用港澳條例」,似乎並未搔到癢處。同時,這形同是一種撤退,也就是原本台灣在香港長期設立的辦事處等單位,將因此失去經營的版圖,也被取消既有的作用,這無疑是一「我傷」。

其次再來盤點,如果我們停止適用港澳條例,能不能對林鄭月娥等港府官員扳回一城,減損其權益,達成「他傷」的宏效?如果能,而且是後者大於前者,基本上算是慘勝,仍具有若干反制的功能。不過,審視港澳條例所有的「優待」,未來一旦歸零,就是回歸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法律適用,主要牽涉的是港人的資金審查、居留、旅行管制等,會因此發生變異。就這幾點,對終極利益在中國的林鄭幾乎無甚相關,事實上,自其於二○一七年七月一日上任以來,從來就不興使用以上各種特殊待遇,反而港澳條例的部分或全部不再適用,將會是協助林鄭在防止香港人民與香港資金外移上,做出正面貢獻。換言之,這是徹底的「他不傷」。

既然是「我傷他不傷」,即是最下策,頂多只能算是台灣的消極自保作為,若要對港府積極反制,實踐蔡總統的指示,國安會肯定必須另尋他法,不能侷限於前述的言不及義。未來有限的時間中,想必顧立雄秘書長一定會召集有關部會群策群力,做好拿得出檯面、禁得起檢驗的因應方案,提供給總統裁奪。總統已經公開宣布了,國安會不能交不出好卷。自由時報0707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