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瑾瑾 (賴慧娜)

瑾瑾,妳離去得很突然,沒有一句惜別的話,雖然大部分我們的朋友都到了坦然知天命的年齡,但真正面臨的時刻,還是傷別離,因為相聚苦短,言有未盡。

認識妳是因由參加北美洲台灣婦女會,妳不是常常參加,但是就是那一次,我們有緣同行會後遊,在行程空檔,妳邀我進入一家咖啡店,說:「慧娜,我請妳吃蛋糕。」

我們在那小咖啡館邊喝咖啡,嚐精緻的糕點,聊天。不是很長的時間,我覺妳很有生活品味,否則那麼短的時間,在店外看看櫥窗也就消磨過了。那蛋糕的滋味至今還在。此後只有在社團集會中照面寒暄。參加Garvin 的婚禮,在你家替國會議員趙美心辦募款等。

妳與木通兄的創業故事是由朋友輾轉聽來的。妳很樸素可親,不像創業女強人。我服務於太平洋時報時,常以台美人的故事寫小說。想寫台美人女性的特質,勤勞、智慧、果斷,加上羅曼蒂克情節。後來寫了一萬多字的短篇小說「山城蝶緣」,把對妳的印象編織進女主角的人物造型。寫一位成功的童裝設計師。

小說在太平洋時報登出,很多人回響,又送回台灣,在文學台灣刋出。後來,我路續有作品在台灣發表,但「山城蝶緣」卻是第一篇。

我以為,卸下社團的工作後,我會有機會與朋友喝喝咖啡,嚐嚐美味的點心,然後分享一些生活小心得,那時我可以告訴妳,寫「山城蝶緣」的靈感。

現在,這只能是一篇獨白,化做千風的妳,可能聽到?

(作者為北美洲台灣婦女會副會長)1114

Facebook Comments
SHARE
Previous article11/24 王瑾瑾女士Rose Hills喪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