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型戰略三角關係談斷交 (何振盛)

 

南太平洋友邦索羅門群島與吉里巴斯相繼與我斷交,有人認為,北京此時斷我邦交,意圖在摧毀蔡政府威信,俾有助於藍營勝選。惟若從經驗法則與理性抉擇角度來看,面對北京的打壓,台灣選民只會更加同仇敵愾,將憤怒轉化為支持執政黨候選人的選票。以最近各項總統大選民調來看,蔡支持率穩定領先韓高達十至二十個百分點以上,即便一向挺韓的旺中媒體所做民調也顯示蔡勝韓十三個百分點,可見一斑。

在台美中三角博弈中,台灣目前採取「聯美制中」的策略,台、 中處於對立狀態,而美、 中又因貿易戰交惡,這種戰略三角關係就是國際政治學者狄特摩定義下的「結婚型」,台美交好如同婚姻關係的「伴侶」,且均與「搶親」的第三方交惡,而這第三方就是陷入「孤雛」角色的中國。對於北京當局而言,美國力挺台灣,就是介入兩岸關係,形成未來統一的阻礙,等同「搶親」不成,反遭對方 「伴侶」聯手反制的局面。

一般而言,三角關係中處於不利地位的行為者必然會有「提升角色」的動機,其方式是增加親善關係的數目,或增加另外兩方間的嫌隙。身處「孤雛」角色的北京當局,理應改善兩岸與美中關係,或試圖離間台美關係,以脫離「孤雛」困境,然而在三方競合的國際現實中,北京當局顯然力不從心,只好柿子挑軟的吃,策動台灣南太邦交國轉向,以削弱「伴侶」關係中的一方,並警告「伴侶」中的另一方須為聯姻的後果連帶負責。

因此,北京對台發動外交戰,造成台灣斷交潮的目的並非只是教訓蔡政府,而是在美中對抗的戰略思維主要面向上改變其「孤雛」角色,從三角關係外尋找奧援與支撐點,進而逆轉賽局中的不利情勢。

儘管北京在其自身的急迫感下,搶奪台灣南太邦交國所產生的副作用,反而刺激台灣選民強化反中的情緒,而有助於綠營的選情,但就其拓展勢力,突破美國島鏈防線以前進太平洋的戰略總目標而言,在可預見的未來,北京的外交攻勢仍將持續。短期內我駐外單位不僅要全力捍衛邦誼,長期而言我政府似可考慮在南太地區進行計畫性投資與移民,俾在人口稀少的南島各國培養親我的勢力。學者也當從戰略的角度加強南島研究,以利於關鍵時刻向我政府提出應變的政策建議。

(作者為佛光大學未來與樂活產業學系教授兼系主任,台灣對外關係研究暨發展協會秘書長)自由時報0928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