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傳聲筒(洪博學)

洪博學

紅色滲透下的台灣社會,每個人都有可能變成紅色傳聲筒。

毛澤東說:「中共在中國革命之所以成功,最大的法寶就是統戰。」甚麼是統 戰?把敵人變成自己人就是統戰,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敵人的朋友也是敵人,這一套認知作戰功夫的發揮,最簡單的工具就是媒體傳聲筒,內戰結束前,中國境內90%的媒體幾乎親共,尤其是標榜中間立場者也轉向,媒體慢慢帶風向,久而久之,老百姓從討厭共產黨,變成討厭國民黨,蔣介石失去輿論市場,國民黨首先敗於心戰,武器精良如廢鐵,也注定國民黨內戰失敗的命運。

最近,郭彥均事件鬧到沸沸揚揚,「很多孩子都走了」,一則從老共「內容農場,送出的貼文,同步得到20幾個網站轉貼,把台灣病毒共存政策抹黑到底。郭彥均其實只是轉貼的工具而已,位居這種認知作戰產業鏈的末端,老共要打擊的,當然是台灣政府的防疫政策。而政府防疫政策,做得再好,也不可能讓所有人滿意,也必然會有無辜體弱兒童受害,全世界皆然,利用感性語言,很快引起共鳴,理性者不會上當,但是,感性者就會因此痛恨政府,這樣已經達到認知作戰目標。

國民黨見獵心喜,加入圍剿政府行列,不願理性討論防疫,甘願成為老共對台認知作戰的「在地協力者」,以為單憑這件事,就可以翻轉選票,悲哀啊。

根據最近《德國之聲》報導;老共一直把毛澤東用心戰打敗國民黨,列入最高指導原則,所以,共軍不管甚麼時間發動對台灣武力侵略,在此之前,武力威嚇,以及認知作戰,分化台灣內部團結的工作,只會增加,不會減少,因為台灣越分化,利用裡應外合,攻台成本越降低。

現在資訊科技發達,運作比較多元,統戰武器更多,來自內容農場的老共網軍,根據時事發展,每天發送數萬條有關台灣訊息,透過香港被紅色佔領搜刮的媒體轉送,甚至從藍色政治人物口中說出來,標題作到感性聳動,雖然,不一定每一條訊息效果都很好,但是,用散槍打鳥,擴大打擊面,除了媒體外,還有網路,以及電台,甚至還有已經被攏絡的台灣網紅網站,還有自動靠邊站,或被洗腦的「在地協力者」,幫忙放送,這些都屬於紅色傳聲筒,而郭彥均只是最小咖的一支。

最大傳聲筒,是類似美國親共政客季辛吉,或國民黨洪秀柱,前者替老共侵略台灣找合法理由,後者為老共迫害新疆維吾爾人權洗白,這些政客的話語,經由紅色媒體網路放送,產生加乘效果,擴大影響面,這就是傳聲筒在台認知作戰模式。

可惜,台灣政府對老共訊息戰爭,總是後知後覺。2019年,台灣數十個媒體高階,在某親中媒體老闆率領下,到北京朝貢表忠,引發台灣社會發動「623反紅媒運動」,反紅媒運動後,所謂 《外國代理人法》,也在立法院通過,但是,這個法卻無法用到老共傳聲筒身上,因為,老共不是國外,這才令人氣絕。

於是,打著民主國家言論自由旗號,傳達來自內容農場假訊息的傳聲筒,滿街走,甚至擁抱粉絲後,變身網紅,受中共邀請到「海峽青年論壇」作秀,持續拐騙台灣年輕人到中國,還有政治人物公然製造假訊息,或充當老共親台的木馬特務,甚至在台灣設點設網站,傳達汙衊台灣,宣揚中共好棒棒的觀點,但是,法院只能輕輕放過,因為不適用外國代理人法,這就是台灣現況。

台灣社會一方面要與武漢病毒共存,還要在精神上與紅色病毒抗戰,每天被灌飽紅色毒素,若沒有吃下「愛台灣」定心丸,恐怕早就被紅色傳聲筒擊倒。(自由作家)民報053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