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子摸象 (陳文石)

陳文石。

北美洲台灣人歷史學會的嘉猶兄要我寫回憶錄,我沒什麼成就不好意思寫回憶錄,但一生碰碰撞撞失敗的經驗倒是很豐富,寫一些生活上有如瞎子摸象的經過,可能對於這一代的年輕人有所幫助。

1943年我出生時為日本人,過了二年變成中華民國人,到美國成為美國人後才知道自己是台灣人。台灣人有一句俚諺語,「不曾想、不會想」一生糊塗懞懞懂懂的,一轉眼已到日落西山快進入未知領域。

1947年228的大屠殺後,父親為了躲避逃避到台東山區,我十一歲時父親就沒有再回來了,父母親都受日本教育的知識份子,家裡就有彩色的世界美術全集,因此對於美術特別喜歡,從小我就立志當畫家。

母親多病因此我初中畢業就開始打工賺錢幫助家計,拜一位畫家余天從先生為師十六歲那年就入選台陽美展及全國美展是最年輕的入選者,也就以繪畫為生過得還不錯的生活。每一個月收入約3、4千元台幣左右。

22歲退役後就讀復興美術工藝學校,白天上課下課後從事設計的自由業,又要完全負擔家計及妹妹讀書。雖然很忙曾經一個星期沒有睡覺,但我成績很好,也得到林忠濤老師的幫助只有上午上課得於完成學業,是該校第一個考上大學的學生。

因為台灣剛開始工業起飛缺乏室內設計人才,因此我在台北市小有名氣,委託我設計案件應接不暇,省吃儉用24歲就在台北郊區社子買了第一個台幣四萬的透天房子,27歲那年存款已經足夠幾年的生活費,也買了台北市民生東路的第二楝住宅22萬,有這樣的基礎才能安心的去就讀師大美術系夜間部,才敢結婚。

從事室內設計是很煩雜的工作,而且台灣工資開始上涱,看到北歐現代主義設計的組合家具,心想台灣將來一定會走這個方向,但這需要很大資本投資及工廠的量化生產。當時旅居日本的邱永漢先生回來台灣在報紙上鼓勵年輕人創業,我去找他投資,很巧他在台南新市的工業區廠房,因為1971年的石油危機後成為蚊子館,我們一拍即合,一起合作生產起台灣最早的組合家俱,同時也生產出售高級歐洲式的傢具,成為台北市最高檔傢具代表。因此我以「邱永漢関係企業求美傢具」為名而推出全新產品,我們的品質好價格只有市價的一半因此生意興隆,同時也向他學習經營及節約成本。他是一位日本人稱股神的財經名人,我也在他的號召下第一次作股票的投資,我們一起投資大明紡織公司,後來我損失200萬當時的幣值約多於現在的200萬美元的價格,他則是損失2000萬,股神也會失神的時候,我覺得自己不夠深入瞭解該公司的經營團隊,只是盲目跟隨因此損失慘重。

這段時間我每週一次開車去台南驗貨,是利用下課下班後約晚上十點左右,到台北車站戴著四個客人到台南後約半夜五點,我在車上睡覺,第二天早上八點巡視工廠後又去車站載客北上,來回收入四千約有一般人二個多月的薪水。我出國考察旅遊時會作功課,瞭解當地的狀況作雙向生意,不但沒花錢還能夠有錢賺,這些都是社會環境下的機會。很快的我又賺到一些錢,用些錢買了台北市安和路上的店面及地下室共160坪的房地產150萬台幣,其他的60萬台幣買下台北天母的獨立小洋房。師大畢業後受聘為文化大學講師培訓室內設計人才,是台灣最早的室內設計課程,在當時大家貧窮的時候算是有相當的基礎,打破了學習美術會餓死的魔咒。

1979年美軍退出台灣的前一年,我太太怕共匪而我怕太太,我們就到了中美洲的Costa Rica買個護照以便不時之需,路過LA打電話給老朋友許丕龍先生,他帶我們遊了一圈就喜歡這裡自由的環境,這之前常常聽到廖修平教授鼓勵學生到美國,就這樣糊塗放棄台灣的一切事業,賤賣房地產以1/46台幣換美金怱忙來到美國。移民有如大樹移植一樣非常困難,如果以金錢論這是很大的失敗損失慘重,以投資的角度危機才是進入的時候,所謂「天時」「地利」「人和」之中的天時最重要,我失去了台灣最好的經濟成長時機。

另外也是幸運在許丕龍先生夫婦的家住下來,認識一些關心台灣前途的朋友,也參與了關心台灣民主改革,成為我一生最有意義的活動之一。並且深深體會到美國第二任總統亞當斯的名言,「要有第一代的政治軍事,才能有第二代的商業,後第三代藝術。使我深切感到我們台灣人,現階段必須要関心政治問題。

帶來的有限資金買了San Gabriel 的小屋和一個五單位的公寓付了頭款所剩下來的不多,因為是臨時決定住下去沒有太多的準備英文又很菜,面對的是生活及貸款費用壓力,還好從小就打滾習慣了,望眼所見美國的房子內外都是用油漆粉刷,就這樣我就做了油漆房子的工人,大家叫我「油漆陳」。有一天小東京日本銀行上班的卓敏忠先生,要我油漆他遠在二個小時車程的Oxnard 旅館,完工後他問我「美國工人估價12000美元而你只要6500美元,如何作到」我告訴他因為這旅館太久沒有保養,花費很多時間,我沒有經驗包這個工程虧本了2500美元,但是不好意思說出來。這次的損失可以說塞翁失馬,他成為我來美國最大的貴人。後來他成為台灣人在LA的第一家萬通銀行的主管,介紹了很多工作給我,因此我也請了不少工人幫忙,生意興隆我們工作努力又省吃簡用,存有幾千元小錢,我就去洛杉磯市政府財稅局標買欠稅的法拍土地,賺到一些資金。

這時心想一直作這樣的打工不是辦法,就開始用些時間讀書學習,並且去考建築工程人員執照,並作起了房屋維修加建工程的包工,也開始買了舊的公寓整修加建後賣出賺些錢。當時台灣來的人很多作旅館投資發財,我因為資金不足,就開始計算這個行業建築成本,發現市場賣價和新建有1/3的差別這也是利潤空間,對於我這樣資金不足的人差距更大投資回報更好,因為我對這個行業外行,因此我去Pomona University 修旅館餐飲業者管理的課程,也同時修習房地產業人士的執照,方便瞭解市場的資訊掌握資訊。

1982年銀的價格從每盎司50美元跌至每盎司4.86美元,我以房子抵押貸款,付20%的利息貸款2萬美元投資期貨市場,半年後漲至$12.6美元,我賺了50萬美元。證券公司的經紀人以我為樣板招攬生意,有一次我去他們公司,即然有很多人在那裡等待我,並且向我拍手鼓掌歡迎稱讚我的投資策略,人怕出名豬怕肥。華爾街金銀投資理財專家預期會上升至20美元,結果市場開始下跌,還好我快速出場只有賺了利息。這次的經驗才知道期貨市場是生產廠商的避險工具,不是一般人投資的工具,也知道專家的話不盡可信。

1984年我用8萬美元買了第一塊空地,在San Gabriel Blvd 與10 Freeway 出口,建築了第一個26單位的小汽車旅館,也是桌敏忠出面向萬通銀行保證我的信用貸款,出售後和朋友合作建築起另外二個,68、58單位的汽車旅館及商場,幾年後來又買了93單位的1/2股權。這段期間我每日工作超過十多小時,同時修習South Pacific University 的函授商業碩士學位,常常在114度的大太陽下工作非常辛苦,這是勞心勞力的工作,賺到一些小錢我就心滿意足賣出。

我的人生目標是想要當個畫家,因此我計劃將賺得的錢作為純投資用途,1988看到泰國政府開放國際投資我覺得這是個機會,當時泰國股票指數660點,我心想一個市場的發展,最能夠得到利益的應該是銀行業,我選擇第一大的BBL盤谷銀行,這家銀行業務每年成長率高達45%,股價只是接近面值,因為這個銀行沒有發放現金股利只有配股,一般泰國投資者不喜歡沒有現金股利的股票,1996年我看到1994中國人民幣大幅貶値對於泰國影響很大,我賣出時候指數上漲至1700最高點(第二年泰國成為亞洲金融風暴的源頭,股市下跌至200點)這家銀行股價八年已經漲了10倍,而我只有賺到了數倍,原因在於自己不堅定的個性相信專家。這個銀行有一個國際投資部門主管,他是加州理工學院的博士Dr.Dawa,股價一漲,他就說已經太貴了叫我賣出,就這樣我賣出了三次,發現不對勁又買回,很多市場分析專家都是太重視短期目標,這又是一次的失誤,我學到了好的股票必須要長期持有才能夠真正賺到錢。

1989那年結束時我已經䁠到我想要的錢,必須要付40萬美元的稅金,我利用這40萬為頭款,買了北Fontana 50 Acre 的住宅用地。我人生的目標是希望成為畫家,因此又回到學校上課,先後UCLA Pasadena Art Center修習藝術課程。

1990母親病危我必須返台就近照顧,住在馬階醫院請了一個專業看護人員専門照顧,一個月付6萬元及醫療人員特別打點的費用才能夠安心。這之前母親住在養老院也是我委託親友幫忙,所有的費用都是我支付的。

眼看臺灣的新竹科學園區很多科技企業開始蓬勃發展,我投資一些公司都開始陸續上市如台積電等,也使我帶回台灣的資金六年成長十倍。這段期間支持「全民衞視」、「望春風出版社」為了台灣的民主自由及文化深耕而努力。

因為在園區內投資了不少公司賺些錢,1997年新竹科學園區管理局的工研院電通所的所長蘇元良博士,要我投資宏網電訊公司。這是該院向德國西門子公司買的新短距無線通訊技術(DECT系統,這是我們目前無缐網路系統的前身),由該院的5位電訊專業博士、27位碩士領導研究的43人團隊,他們認為技術已經成熟,可以開始申請世界各地區的認證,也可以開始準備量產階段。在台灣生產成本約只有國際大廠ERISON的1/8而已,我心想這是台灣未來的趨勢產業發展,也是對於故鄉貢獻的心意,就這樣招集幾個朋友投資,並且擔任沒有拿薪水的董事長,前後五年發費了不少錢。這期間我一直提出對於這個產業懷疑,但這些專家一直提出這個產業過去的成長數據顯示它的前途,等待一切順利完成了國際技術認証,眼看業務人員推展不順,我自己去前線擔任業務人員的時候才知道,這個產品推廣的難度,因此把這個團隊成員和其他公司合併,損失了70%資金愧對親朋好友,因為我的大瞻不小心才失敗,這次又是慘痛經驗使我損失數億台幣。

2000年我投資了美國夕谷的IVASO無線寬頻公司(比頻果更早的手機透視鏡無線網路視訊技術的公司,投資185萬美元,該公司曾經得到2000年的國際最佳發明奬)眼看金融大鱷索羅斯、美國大石油公司也投資了,結果因為美國的911而後繼無力資金不足而失敗。

2000這年我犯了大錯誤,接受民進黨美西黨部主委一職,違反了我自己只作轎夫不坐轎的原則(之前我曾經推除台美公民恊會會長、FAPA洛杉磯會長、台灣人聯合基金會會長、民進黨國際事務部主任等職),因為當時台灣還有業務,變成兩頭燒,前二年台灣美國來回跑,搭乘飛機超過五十次,頭腦昏昏沉沉損失慘重。

2004我參與了美洲臺灣日報的創辦,團結台美人凝聚力量,關心台灣前途深具意義。

2005年我接任全僑民主和平聯盟世界總盟的理事長一職,這是一個全球88個國家及地區有支盟,因此也認識了很多關心台灣民主化運動的朋友,面對中國共匪打壓,我認為這是非常好的平台。

2006年我投資銀礦的開採公司SIL在玻利維亞有4億ons的銀礦等待開採,本來預計開採後每股有$200的價值,我以每股12美元買入50萬美元,半年後日本的Sumidomo銀行以股25美元買下,以為這下可能發大財,想不到狂人總統上台沒收這公司,使得我血本無歸。

2008 這年也因為任大洛杉磯台灣會館董事長一職,負責承辦「台灣文化節」二天聚集了十萬人潮的盛會,打破台灣人在海外的紀錄,為台灣發聲深具意義。

這年馬英久擔任總統說,台灣經濟633,股市萬點起跳,我心想陳水扁擔仼總統時因為國民黨的紅衫軍作亂股市一直低迷,現在國民黨拿回政權應該會平靜下來,我犯了見樹不見林的大錯,結果美國的次級房貸風暴影響世界經濟,台灣股市下跌至4000點,因為犯了投資股票大錯融資買入,使我慘重損失數百萬美元,也體會了馬英九的吹牛皮功夫。

還好這間我買了土地賺些錢,也買了兩塊土地作了公寓住宅規劃設計案出售,賺些退休的資金。因為作房地產業只要天時地利對的話,儍瓜都可以賺錢的行業,相對安全些,但這個行業也是有景氣循環的時候,這是古埃及法老王時夢中所說的,七年豐收之後就是七年的歉收的早期景氣循環的故事,以現代而言,卡內基的擦皮鞋理論會更貼切,投資真的是要用心小心深入調查研究,看長也要注意短期的波動。套用邱永漢先生投資的名言,投資十次賺了六次以上就可以了,巴菲特的投資哲學,找出市場獨大的公司,找到機會長期投資才能夠勝算。

在人生旅途進入黃昏時刻也是黃金寶貴的時間,感謝上帝賜給我生命中的神奇機運,母親從小對我鼓勵,使我有信心和勇氣面對現實,有好運氣遇到心胸開闊又善良無所求有包容的太太,使我富足快樂不欠缺,更感謝許多幫助我的朋友貴人。0323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