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到的才恐怖(陳茂雄)

陳茂雄

 

基隆市、桃園市、台中市、嘉義市及台南市早就宣布「跨年晚會」取消,改為線上直播,絕大部分民眾極為稱讚,唯獨台北市等到當天早上宣布照常舉行,因而被民眾罵翻,在宣布前,網友們都一面倒的留言要求停辦,表示「取消吧,這一年太多人過的辛苦,不希望疫情破口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不要讓台北市成為防疫破口的罪人」、「不要真的搞到封城那一刻才甘願」等論述。台灣人的平均水準還是相當高,這也是台灣成為令人羨慕之樂園的因素,台灣第一階段的防疫措施若出現在白種人國家,早就發生暴動。柯文哲是以政治生命當賭注下賭,病毒的特色是看不到、偵測不到,只能用切割環境來防範。

中學時代,由於學校老師表示世界上沒有鬼,筆者因而相信,鄰居(成人)談起鬼怪話題,筆者表示世界上並沒有鬼,鄰居表示若是筆者敢到墳墓待一個晚上,才能證明世界上沒有鬼,筆者的確不敢,這件事一直圍繞在腦海中,成年後才了解筆者怕的是黑暗,不是鬼,白天光線明亮,危機可以看得到,黑暗中則看不到。病毒的危險是它存在於「黑暗」中,人偵測不到,最佳的防範就是不進入黑暗,也就是與懷疑的環境隔離。

有一次停車在台北敦化北路等人,突然有一部小貨車停在筆者旁邊,詢問筆者要不要音響,筆者搖頭,對方表示不要錢的,筆者還是搖頭。筆者切割對方,因為世界上沒有那麼便宜的事,將免費的音響送到你手上。到目前為止,筆者還是不知道到底怎麼一回事?不過也不想知道,真正的事實筆者完全看不到,能確定的就是不可能是好事,只好毅然切割。

民進黨的一次全國黨員代表大會,會前出現一件大事,全體黨員只有五百多位,卻超過五百人聯署要蔡英文特赦陳水扁,大家覺得蔡英文難過這一關,民進黨最高權力機構通過的案件,蔡英文若不執行,勢必辭黨主席,大家正在觀望時,筆者突然接到一位已卸任中央民代的電話,詢問筆者是否贊成蔡英文特赦陳水扁,筆者回答樂觀其成,對方乃要筆者在媒體發表聲援陳水扁的文章,要求蔡英文特赦陳水扁,筆者回答,蔡英文不可能聽進去,因而列出蔡英文親信的名單,要對方找蔡英文的親信才能解決,對方竟然爆出一句話,「算了,年紀大了,用不著得罪人」,這一句話令筆者毛骨悚然。

經過一個多月,筆者又接到那位卸任中央民代的電話,要筆者在媒體聲援柯文哲,並表示若是柯文哲沒有當選台北市長,必定會與蔡英文競選總統。筆者雖然對柯文哲沒有惡感,只是幾乎全體獨派朋友都反柯文哲,筆者幫柯文哲講話未必有所幫忙,卻立即與獨派朋友發生戰爭。筆者該探討的是這位卸任民代到底要甚麼?因而詢問他,一個月前的那通電話到底是甚麼目的?對方回答,他沒有打這通電話,這更加恐怖。到目前為止,還看不到這位卸任中央民代的動機到底是甚麼?所以必須切割,拒絕往來。

看得到的危險就算沒有能力對抗,也可以逃避,只有看不到的危險無從防範,只能切割,並拉大距離。病毒恐怖的地方不在於有多高的傳染率或死亡率,而是看不到才是真正的危機。環境的污染可以偵測得到,環境中的武漢肺炎病毒偵測不到,只能區隔懷疑的環境。白種人就是不懂得區隔懷疑的環境,災情才慘重。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Facebook Comments
SHARE
Previous articleIBD選股術
Next article公視新聞 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