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察院不懂政府體制 (陳茂雄)

 

根據十六日奇摩新聞報導,花蓮縣長傅崐萁,因為立委任內涉嫌炒作合機電線電纜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經台中高分院更二審判刑八月,最高法院也駁回當事人上訴,全案已定讞。傅崐萁召開記者會並發出聲明,強調這件司法案件是政治迫害,並表示在更二審時,發現法官和書記官竄改筆錄,審判程序不合法。傅崐萁向監察院申請調查糾正台中高分院法官、書記官。監察院依法調查後,發現筆錄與審判光碟確定記載不符,調查完畢於今年八月監察院院會通過,「糾正」台中高分院審判法庭。

由這一則新聞可以看出,台灣的監察院的水準太差,還不懂監察權,由一群不懂監察權的人執行監察工作,國家不亂才怪。針對這一件事,一般人不會覺得特殊,但懂得政府體制的人,就會覺得它很離譜。若是監察院可以「糾正」司法單位,那豈不變成「太上司法」了?監察委員對司法人員當然可以調查,若是司法人員違法,也要移送司法單位究辦,因為監察單位不能處分違法的人。若是司法人員失職,監察院可以提出彈劾,移送公懲會議處,就是不能提出「糾正」,因為司法獨立,不受任何單位左右。

監察單位的功能是代表人民監督公務人員,司法人員也屬公務人員,其人身受到監察單位的監督,但執行的職務則獨立,不受任何單位左右,對司法單位提出「糾正」,就是明顯干預司法。事實上不只司法人員如此,連考試權也一樣,考試委員屬公務人員,人身受到監察單位的監督,但監察院不能介入考試業務。

二00三年九月,筆者主持一項國家考試(擔任典試委員長),國文科出現台語試題,因接近總統大選,藍營藉機掀起政治風暴,除了藍營群眾暴動外,立委更將此案移送監察院調查。監察院約談時,筆者堅持自己沒有錯,因為台灣只有法定的文字,沒有法定的語言,並表示監察院不能提出「糾正」,因為考試權獨立。當時監察院能做的只是人身(公務人員)的監督,不能干預考試權,所以可以提出彈劾,但不能提出糾正,不過最後還是沒有提出彈劾。

除了內閣制國家的行政與立法分不開外,其他權力都分得很清楚,任何單位都不得越權。一般人會想到司法獨立,就沒有想到立法更為獨立,不只職務不被左右,連人身都不受監督,因為民意代表不是公務人員,不受監察單位監督。蔡政府上台後,有很多法案藍營不能接受,造成有些監察委員透過媒體表達意見,若將監察委員的言論當作一般民眾的投書乃無可厚非,然而若是要展現監察權,那就是越權,不只立法工作獨立,立委也不受監察單位監督。

立法權獨立,不只不受監察單位監督,連大法官會議都不能介入,大法官會議雖然可以宣告特定法律或行政命令違憲,甚至於對特定法律訂下落日條款,但修法的工作還是回歸國會,大法官會議不能代勞。例如在政壇鬧得沸沸揚揚的婚姻平權問題,雖然宣告目前的民法違憲,卻不能由大法官會議直接修改民法,若是立法院不配合,大法官會議還是不能代為修法。

顯然的,政府各部門的權力分立,各單位不能越權,監察院當然不能對司法單位提出「糾正」。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