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鬼日行 (鄒景雯)

鄒景雯

 

十月一日,是個「百鬼日行」的日子。正常情況下,群魔亂舞,百鬼夜行,基本上還知道人鬼殊途,各有分際,只敢在夜裡伸展,但是「十一」這天,人不像人,倒更像鬼,這條底線沒有了;一群人鬼不分的,在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出來學鬼走路,把人世變成了鬼獄。

  • 統促黨總裁「白狼」張安樂。(記者王冠仁攝) 統促黨總裁「白狼」張安樂。(記者王冠仁攝)

中華人民共和國,正是以這樣的方式,在詮釋他們建政七十年最真實的意義。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十一講話的「五個堅持」,尚未過完午夜十二點,就已經在香港自我毀滅。穿著港警制服的北京扈從者選擇在這一天,以實彈對著中學生的左胸近距離開了第一槍,正式將「人民主體地位」、「一國兩制」、「和平發展道路」宣告死亡、就地送終,這條習皇主體、一國專制的血腥輾壓道路,更讓「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正當性徹底崩潰。

儘管有著長達四個多月至今,在香港實踐的「中國特色」歷歷在目,同步在台灣,仍有人膽敢率隊在台北街頭祝賀十一「國慶」,為開門揖盜敲鑼打鼓,難道不是格外地令人髮指?這個領頭的白狼張安樂,是竹聯幫創立元老、統促黨現任總裁,前不久才被控接受中國金援,在台從事組織犯罪,遭北檢以違反多罪起訴;至於統促黨,其成員更在九二九以紅漆攻擊香港藝人何韻詩,卻被台北地院裁定交保;全都沒在怕,照常趴趴走。

因此,未經北市警方核准的違法遊行又如何?一夥人竟可好整以暇地在台北車站南二門從容搭建舞台,再與管區玩起四次舉牌的躲貓貓,如願上場大秀「紅話」長達半小時,所有的政府公權力拿過它什麼皮條?!這個時刻,為當年消滅中華民國而歡慶?千萬別敷衍納稅人:北市工務局可以對違規搭建舞台開罰。白狼透過地下匯兌取得的中國銀兩是幹嘛用的?繳交區區的罰款能算是一條錢嗎?

這不正是「百鬼日行」的現狀,在香港不夠,還堂而皇之地走到了台灣。為什麼會這樣?今年五月,立法院才三讀通過刑法115-1條的修正,把「大陸地區、香港、澳門、境外敵對勢力或其派遣之人」,納入外患罪的規範;換言之,在台灣,即使是「一中憲法」論者,也不容把大家的腦袋攪成糨糊,分不清中共政權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為中華民國的敵對勢力。何況,兩岸人民關係條例33-1條早就明定:台灣人不得與對岸的任何單位有涉及政治性內容的合作行為。這些中華民國的法律,不是各級司法、行政人員可以視而不見,或假言論自由之名玩弄的。

好在,台灣是民主國家,每個人都有一票,這是中國、香港沒有的。即將參選的政黨與政治人物,有誰不對境外敵對勢力、十一慶祝問題、香港殺人模式明快處理,就是與鬼同行,必須投票給他們看,這是台灣公民最珍貴的自救之道。自由時報100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