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政治怪物的成形與演變(林保華)

林保華

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十一月八日在暴風雪中召開。場景似乎在莫斯科而不是北京。日子挑選的很好,因為其前一天的十一月七日,不但是蘇聯的國慶日,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前身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主席同為毛澤東)成立九十週年紀念日,真的沒有忘本。

今年是中共成立百年。整整一年我都在反覆思考,地球上怎麼會出現這樣的怪物?我拋開國共的斷代傳統,將一百年切成十個十年,對每個十年細細品嚼,終於悟出一點道理出來,寫成我自己的中共簡史。這是與毛記、鄧記、習記不同的黨史,也絕對不同於三個決議。是我的個人心得,將在十一屆六中全會結束後發表,每個十年不超過兩千字。

我大致抓住幾個重要環節:

一、中共是共產國際的兒子黨,但中共第一個十年完成了由知識分子、城市居民到農村流氓無產者為主體的轉型,美其名「農村包圍城市」。因此中共不同於西方國家的共產黨。西方國家沒有認識到這個本質區別,導致對中共政策的一系列錯誤。

二、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從江南瑞金到西北延安,奠定中共治理國家的模式,也是推翻國民政府的基礎。手段主要是自力更生生產鴉片與整風運動箝制思想,前者是不擇手段的維持經濟生計,後者是以一言堂謊言來維持統治。然後再以同樣手段擴張勢力。

三、中共以毛澤東思想一統全黨全國,號稱是「馬列主義中國化」,是馬列的鬥爭、專政理論與中國封建傳統文化的結合,形成中共這個怪物的雛形。馬列理論為表,封建等級特權制度為裡,欺騙國內外民眾。毛澤東的新民主主義、聯合政府、共和國都是騙人的鬼話,黨內無情鬥爭與黨外殘酷鎮壓才是共產黨的本分,到毛澤東思想成為「馬列主義頂峰」而無路可走為止。

四、鄧小平設計的改革開放路線始終是一個騙局,只是挽救共產黨的手段。他為中共尋找出一個新的出路,就是金權結合的新模式,以改革開放掩蓋「悶聲大發財」,以堅持黨的領導保障中共權貴的絕對統治而先富起來。再以「不准爭論」維持「姓資」還是「姓社」的戰略模糊,避免騙局被揭穿。

五、習近平不是否定鄧小平的金權結合路線,只是因為野心勃勃而錯誤判斷形勢,認為中共羽毛已經豐滿,結束鄧小平的韜光養晦乃至「終身制」,把利益均霑的集體領導改變為習家王朝的個人統治。被功名沖昏頭腦的不自量力個人專斷,勢必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武漢肺炎蔓延全球就是前兆。

習近平眼中沒有鄧小平,但不能沒有毛主席,因此中共會不會改回主席制,拉拔習主席使之更加偉大?一九五六年的蘇共二十大,蘇共出現修正主義導致蘇共最後瓦解;中共二十大的絕對專制主義可以萬歲嗎?

(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自由時報1109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