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國民黨 成就「怨恨」(蘭雨靜)

蘭雨靜

怨恨是一袋死老鼠

失敗就怨恨罵人,人人都知道是「中國國民黨 」的招牌黨魂。蔣介石敗給毛澤東,毛即刻變成「毛匪」,神州變「地獄」。李登輝把獨裁改變為民主,即刻被KMT開除黨籍。

最新的失敗「四項公投」,没人出面負責,朱主席說是「公投死了」,趙少康說戰犯是侯友宜。有没人說是「KMT不對」,没有,怨恨也,罵人也。

綜合媒體的論評,四項公投失敗的主角應該是朱立倫和趙少康。尤其老趙更是KMT 和社會的「亂源」。

中廣董事長是媒體人,非政治人物。老趙卻自認有本領讓奄奄一息的KMT起死回生。所以站出來振臂高呼,結果是一敗塗地。

從發起新國民黨連線,創立新黨,至今老趙的古稀人生是失敗的連續。因此其怨恨也更加深。KMT的命運也愈坎坷。

世界著名的文學家和思想家哲學家 盧梭的一則逸事:

“在盧梭22歲那年的訂婚宴上,他的未婚妻愛麗爾卻牽著另一個男人的手,對他說:對不起,我愛上別人了。呆若木雞的盧梭,在親戚朋友詫異的目光中無地自容。這是莫大的羞辱!經過良久的思索後,盧梭決定離開這個讓他傷心的家鄉,開始了流浪生涯,從瑞士到德國,再到法國……他發誓將來一定要風風光光地重返故地,找回自己丟失的尊嚴。

30年後,盧梭回來了,雖然兩鬢斑白,但他已經是當時著名的文學家和思想家。有位老朋友問他:「你還記得愛麗爾嗎?」「當然記得,她差一點做了我的新娘。」盧梭微笑著回答,一臉的輕鬆。老朋友:「這些年來,她一直生活在貧困潦倒之中,靠親戚的救濟艱難度日。上帝懲罰了她對你的背叛!」盧梭:「我很難過,上帝不應該懲罰她。我這裡還有一些錢,請你轉交給她,不要告訴她是我給的,以免她認為我是在羞辱她而拒絕接受。」

「你真的對她沒有絲毫怨恨嗎?當年,她可是讓你丟盡了臉啊!」

盧梭:「如果我提著一袋死老鼠去見你,那一路上聞著臭味的不是你,而是我。怨恨是一袋死老鼠,最好把它丟得遠遠的。如果我怨恨她,那這些年我豈不是一直生活在怨恨之中,得不到快樂?」

盧梭從口袋裡拿出一些錢遞給朋友,說:希望這些錢能幫助她擺脫困境,生活得好一點。”

這是一則多麼具有啓示意義的逸事。把怨恨比喩成「一袋死老鼠!」真不愧是盧梭。

台灣面對中國KMT百年來的怨恨胡鬧經驗,這則逸事的啓示,應該非常非常的寶貴。

今天的KMT任何人都看得出,是個只剩「怨恨」的老店,等於是「一袋死老鼠」。聰明的台灣人應該可以坦然相視「一袋死老鼠」,而寬容一笑。不需跟老鼠們一般見識。也不需浪費口舌,想跟它們辯是非。

KMT荒唐無理的四項公投的完敗,證明了台灣百姓人民的智慧,遠高於過街老鼠輩。

盧梭說:如果我提著一袋死老鼠去見你,那一路上聞著臭味的不是你,而是我。怨恨是一袋死老鼠,最好把它丟得遠遠的。如果我怨恨她,那這些年我豈不是一直生活在怨恨之中,得不到快樂?

是啊,台灣百姓人民最好把它丟得遠遠的。讓「怨恨」的臭味,永遠伴著KMT,直到最後的一刻。(作者為南加台僑)1228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