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紙運動,革命星火(李敏勇)

李敏勇

 

中國武漢肺炎疫情不當封控,引發白紙運動,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後,又一全國性學生與群眾抗爭。參與者手持A4白紙,無言有語,口號「共產黨下台,習近平下台」,被稱為白紙革命。海外中國人也群集中國使館外示威響應。中國的政治發展會如何?白紙革命的後續如何?普世關注,但習近平體制的牢結會被打開嗎?

波蘭導演奇士勞斯基曾以法國大革命標榜的自由、平等、博愛,拍成藍、白、紅三部電影,正是法國三色旗的象徵。一位電影人從文化看社會,和從政治看國家,並不相同,文化的立意和政治實踐常因權力的任恣而有反差。近代國家國旗都呈現立國象徵的顏色,或有具象符碼。蘇聯紅旗的鐮刀、斧頭、星,到俄羅斯的紅藍白三色旗;中國五黃星紅旗仍象徵共產國家。國旗是國家象徵,認同標誌,看世足賽應感同深受,但在台灣這個叫做「中華民國」的「國家」,旗不旗、歌不歌,混淆國家的認同。

一九一二年,中華民國推翻清帝國,是藍色革命,象徵自由;一九四九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推翻中華民國,是紅色革命,分別為近現代政治右左發展。中華民國以殘餘中國存在台灣,依據其建國時無關的土地,彷彿一艘船飄搖著。標榜人民民主,實際是共產黨專政的中國,藉違反共產主義的走資化,成為強權,但並未循文明世界的民主原則發展。六四的改革引信被拔掉的卅三年後,白紙革命火花再起。

中國的藍色革命被紅色革命推翻,而非並置,都未形成近代自由、民主國家。革命的野望形同只是權與利的搶奪,國旗的顏色只是權力爭奪的口號,政治野心家的謊言。一九七○年代以來,世界被中國的工廠勞動條件與市場誘引,造成中國尾大不掉的危害。習近平體制反鄧小平「不管白貓黑貓論」,返回毛澤東的面面紅旗。美、中對抗不只是利益形態,也是意識形態的對抗。台灣在夾縫之間。

近代世界的民主國家,不管是帝國轉型的歐洲諸國,或國民國家的美國,甚至拉丁美洲的後殖民各國,以議會路線左右政黨共存的政治文明,體制外革命才會被體制內的改革取代。中國妄想以人民民主專政,實則共產黨專政,甚至習近平個人獨裁維繫政權,反逆世界文明的發展。經歷走資化的「改革開放」,自由、民主、人權的種子雖播在中國,但未開花。白紙革命是警鐘,若未民主化,即使中國放鬆封控熄火,不會止息!

(作者是詩人)自由時報1206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