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發紅包又何妨? (歐陽書劍)

0
702

歐陽書劍預期心理的改變,可能扭轉消費、投資、經濟起伏。當國際貨幣基金(IMF)、世界銀行及各國財經機構紛紛下調今年的經濟成長率預測值,台灣很可能跟著一起沉滯。前景既然如此晦暗,則政府應窮盡力量扛起為景氣煽風點火的責任;發送紅包的想像,至少可以刺激一下大眾的心理。

蔡英文總統在新年談話中說「我已經請行政院盡快提出具體方案,讓收入較少的民眾,能夠優先分享經濟成長的紅利」。談話一出,各界忙不迭地擬方案、提批評,不少剛冒出的創意都被壓下了頭,而行政院雖由副院長出面說明,也並沒有給出最終方案。一場似乎是喜劇開始的片頭,眼看著又要硬生生地演成沒有高潮的肥皂劇。

負責任的政府在每年預算編列前會先給出施政的方向與優先順序,並在施政方針指引下籌編預算,即使遇緊急的狀況,也有第二預備金可以應變,所以,歲計賸餘怎麼用都錯,也都對。錯的原因在於該做的事,應該早已編列在預算中;對的理由是,不管用在哪裡,都在履行政府的責任。

中央政府累計至一○七年的歲計賸餘估計約三八六億元,主要來自稅收超徵、國營企業超額繳庫及支出撙節等,在政府舉債數額難以下降的情況下,突然多出一筆「意外之財」,最簡單的用法,自然是減少債務,但債息負擔能力早在擬定預算之初,就已計算在內,依原先計畫舉債及償還本息並不影響政府運作。因此,除了還債之外,在外在環境變化後,重新計議如何應用超徵的稅收,也是合理的思考方向。

那麼要將這筆似乎多出來的錢用在何處?依據之前籌編預算的原則,再檢討一次固無不可,而若投注多餘的資金在某種業務上面,加碼完成之前受限於財政拮据而不得不捨棄的項目,則也剛好體現執政者心中的最重,譬如在經濟前景不佳的情形下,也能以照顧弱勢、家有老人、幼兒、子女就學的家庭、小商家,或是年輕人等方式提振消費。

超徵的稅收似乎可以用來做很多事,但放在全國的規模計算,其實相當有限。中央政府總預算規模約二兆元,二○一九年中央政府總預算歲出被立法院刪減二四○億元,約占總預算的一.二%,大家認為是「小刪」,而累計歲計賸餘是三八六億元,不能錯以為這占不到一年歲出二%的金額,就能翻轉經濟。如果要利用,如何讓社會有感更重要。

預算中的收支,都是預估,可能多也可能少,稅收超徵或減徵、歲入多寡都是一時、一般現象,因為意外之財是暫時性,就沒有常態性的應用方案。暫時降低稅負、擴大投資消費,都可能促進經濟成長,而適時的發送紅包,也會有乘數效果,只要選擇最大公約數的受益者,應能獲得多數人認同。

過去幾年的歲計賸餘不宜說是經濟成長的紅利,若要用來鼓勵、協助部分族群或是為了推動擴張政策,可以告訴人民,「過去一年國際情勢波濤不斷,但我們的經濟狀況與政府財政,表現得的比預期更好,因此多了一筆可以應用的資金,我們想用來…」,不管是哪些人,領了紅包都會有感。

和金融海嘯後遲滯的經濟一樣,施政的約束在政黨對立下無法放鬆,缺乏的正是創意,既然大家對用錢有興趣,不如就鼓勵更多的討論。在景氣晦暗不明的時刻,歲計賸餘若僅依往例填補歲入歲出差短,則就像將石頭慢慢放入湖中,甚至比不上能激起水花的打水漂兒。自由時報0113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