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偏見識讀(鄒景雯)

鄒景雯

 

疫情期間,有關疫苗的訊息充斥,成為國人閱讀搜尋的重點項目,在自媒體的盛行使用,許多未經深思熟慮與外部審核的言論四處氾濫,若再加上既定的偏見,甚至是刻意的目的,在在都讓「識讀能力」成為現代人必備的基本功。如果缺乏這種警覺,淪為人云亦云的愚夫愚婦,尚屬其次,若因此喪失資訊優勢,導致競爭與權益的落差,才是最大自誤。

事實上,自五月中因變種病毒入侵社區,導致疫情爆發以來,已經發生過好幾波有關識讀問題的考驗,最新的這個時序,議題已經轉移到國產疫苗的程序、效力之上,且不乏出自意見領袖之口,大量輕率謬誤的言論充斥,由於其對立刺激的吸睛作用,益發使得真實而有價值的知識,在大眾傳播路徑上,受到了更大且無謂的屏障。

最近一個例子是,有多位具備醫學背景的人說,「高端只有完成二期,不像中國科興疫苗在完成二期時,就為國際期刊所刊登,高端並沒有,這種疫苗誰敢打?」此一敘述,由自媒體經網路媒體轉載後,乍看之下,若因發言者的教育背景,恐怕很容易就讓受眾照單全收,喪失了查證的動機,因此其誤導性十足。

真相當然不是這樣的。只要抱持著懷疑的態度,透過公開資訊的查察,很快就會發現散播這類訊息的人,已經自己把自己的招牌給拆了。

事實是,科興在二○二○年春天研製出疫苗,同年十一月,科興疫苗的研發內容被「刺胳針」(The Lancet)醫學雜誌接受採用,並在今年二月正式出刊,揭露了科興曾對七四三名十八到五十九歲的志願者進行一/二期試驗。試驗結果顯示,沒有嚴重的不良反應。

我們知道中國政府早在去年七月就給了科興疫苗的緊急批准,之後,並陸續在若干城市提供給醫務、港口、公共服務等高風險人員施打。科興也開始在巴西啟動第三期試驗。科興為刺胳針這種權威期刊所採用,是事後的事情,而且獲刊登又怎麼樣?科興只是把自己的試驗數據公開而已。大家也才知道第一、二期居然只有七四三人。而且,前實用疫苗雜誌主編暨前英國公衛醫學主席Peter English博士已公開指教,科興的受試者全是五十九歲以下,他比較想知道的是老年受試者的結果,畢竟這才是真正容易重症與死亡的族群。後來我們也知道了科興在巴西試驗的有效性是五十.六五%。而以科興這個例子,要來對比這個月十九日才通過EUA,並且已經送國際期刊審查中的台灣國產高端疫苗,這些人若不是指鹿為馬,那應該是什麼?

還有另一種論調是,現在國內疫情趨緩,還有什麼緊急使用授權的必要性?如果這個說法成立,現在在台灣的所有國際疫苗都是緊急使用授權,要全部取消嗎?慈濟七月二十一日才簽約的BNT疫苗,有何緊急使用的必要性?可見其誤導視聽的破壞性。眾人皆理解,政府去年簽了超過三千萬劑的疫苗訂購量,今年因國際疫情吃緊,導致到貨不足,所以我們現在最需要的是「現貨」,兩家國產疫苗現在在台灣都已分別在生產現貨,既然其中一家已經通過了緊急使用授權,未來若進一步經ACIP通過准許接種,有什麼理由不把現貨從工廠裡拿出來給國人使用,以增加抗體,以及群體覆蓋率?這些叫囂何緊急之有的政客,是自己因職務關係已經打了疫苗,所以不顧他人等待疫苗之苦嗎?這就不只是偏見,更加上傲慢。

凡走過的,必留下痕跡,聰明的公民,不但明辨真偽,也絕對不會記憶短淺,只要冷眼看待這些有名有姓的人破功就好。自由時報0722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