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清零成為政治儀式 台商下一步得想清楚(施雅軒)

 

十一月二日中國鄭州航空港經濟綜合實驗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宣布「實行七天全域靜態管理」,讓全區共四百一十五平方公里的廠區,一瞬間「全區保持靜默狀態,暫停各類聚集性活動」,堪為習近平在十月十六日廿大開幕所稱「堅持動態清零不動搖」下了一個完美的註解,也為數十萬台商埋下了一個不知何去何從的隱憂。

通知規定,「除區裡確定的重點企業、保障民生的公共服務類企業之外,所有經營性場所一律暫停營業」、「居民不聚集、不流動、不出門」,最重要的「每天開展一次全員核酸檢測;凡不參加核酸檢測,一律彈窗處理並賦黃碼」。如此人仰馬翻的陣仗,李強在擔任上海市委書記的封控行動已經見識過,「一切盡在不言中」。台商或許難以理解明知對地方經濟有所破壞,為何中共中央還一意孤行,或許換個角度來看這個問題,「清零」已經從「科學行為」進化成「政治儀式」,這全部就了然於胸了!

如同台灣解嚴之前,看場電影需要起立唱國歌,你自己嘴巴有沒有動是一回事,但是質疑有沒有必要唱那是另外一回事,因為這可以解讀為挑戰黨國體制,「政治儀式」的價值不在於「有沒有用」,而是「有沒有做」。台商的下一步想清楚了嗎?想繼續在中國做生意,不要問「清零」有什麼作用,也不要再問「清零」有什麼意義,鄭州鋪天蓋地的一切已經告訴大家答案了。

(作者為高雄師範大學地理學系副教授)自由時報1103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