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天堂被魔鬼侵入時 (李彥禎)

Laguna Woods Village
一,2008年搬進LAguna Woods Village時,發現這個人囗不滿二萬人、美麗、舒適、和樂的小村莊確實是退休者最理想的人間天堂。興奮感動之餘,抱著「食好逗相報」的心情,不嫌簡陋,立即把這份喜訊,向各方同鄉介紹、分享。很高興,得到很好的反應,12年來,這裏的同鄕由數十人遽增到數百人,而且還在增長中。人到晚境大家能一起享受和樂、安祥、如意的生活是何等令人喜悅的事呀!

二, 9月11日,對我來說不是吉祥日。20年前的這日,紐約「世貿中心」禍 從天降,被恐怖份子用兩架飛機摧毀,造成死傷數千人,財物損失無數,其慘劇至今仍深植腦中不忘。而20年後的這日,我卻莫名其妙接到Laguna Woods Village 辦公室M小姐寄來一張$1676.96帳單,及兩封共68頁的説明書信。我異常震驚,馬上打電話問M小姐,我何事何時欠那麼多債,invoice,contract,receipt何在?為什麼我一直不知情也一直沒有收到通知,又怎麼可以無中生有、巧立名目亂charge? 我的洗衣機性能一直很好,從沒發生問題,怎麼誣告是它惹的禍?漏的水?水管部分我從未改裝過,怎能全部栽贓到現屋主上?何況水管年久老舊是LWV應該維修!最後,請問帳單怎麼遲1年半後才發出? M首先自衛説, 她祗是據報轉告,沒有實際參加事工,然後左閃右避不針對話題回答,接著便滔滔不絶解釋一大堆規章條文,並強調co-op是合伙關係,雙方必須保持合作和好,⋯M能言善道,講話輕柔又有耐性,我雖仍有餘怒未全消,卻對她受僱於人不得已的立場感到同情及諒解。可惜,她假冒偽善丶推諉塞責的真面目慢慢顯露,我終於認清了她。原來武漢肺炎疫情惡化後,案件的當事人與審案的Board Directors 已不再「庭上當面對質」,而改為非實體的Zoom team meeting。她不但在她寄給我68頁的長信完全沒有提到這樣重要的資訊,並且在我們四、五十分鐘的談話中也始終沒有點出,最難理解的她似乎有意無意誤導我說改天我們在「庭上」見面。我從未上過Loom網路,聽說如果未岀席就等於放棄申訴而認控了。當我知道這訊息後,幾乎每天打電話給她,但她從來不接,僅以錄音説,「一定在24一48小時内回音」,但我始終沒有得到她的回音。有人提醒我最好寫e-mail,因打電話或寫信都沒有証據可以被賴掉(這點確實是高人指點)。開會的時間是9-24的9:05am ,我於當天早上六點多及八點發二則e-Mail 告訴她如因「妳的不理不睬,使我無法上Loom 網路,妳必須要負全責。」約8:50am,我終於接到教我如何上Loom的簡訊。我因從未用過Loom,加上手忙腳亂,最後雖連結上了,但卻祇聽到聲音而見不到影象。(我是用i-phone)因此,彼此見不到誰講話,証據也無法呈現。最糟糕的是,聲音吵雜常聽不清楚對方講什麼,並且講話常常被對方打斷。最令人生氣、痛心的是,我的話還沒講完,便衹聽說兩星期後會通知結果,便被截斷,結束了。

三,事後,聽童克難Board Director 說,他曾問其他Board Directors, chargeable service 不須經過事主的同意簽字可以嗎?合法嗎?可以不經事主的同意授權盜用ID卡#來替代簽名嗎?這法條何時生效?怎麼沒有討論、通過、公佈?結果,都沒有肯定丶明確的回答。但不管如何,最後投票時,當場三Board Directors以二比一(主席不投票)否決我的申訴。我當然對這種不合法理的裁決很失望、痛心。所以,我決定循序上訴,便照M的話打電話給她問她程序,結果打了五丶六天,至今沒有回答。她是用我們的錢聘她為我們做事,竟那麼囂張丶目中無人,真是「飼老鼠咬布袋」。其他不知還有多少隻?

四,回想約二年前,有一次我家的水管堵塞,排水倒灌,兩厠之間的走廊地板淹濕了,我馬上擦乾,但一位像是工頭説,這還不行,必須要再吹乾。我指著狹窄的Hallway 說上面是塑膠板而底下的水泥地,應沒water damage的問題。他説co-op房子不全屬屋主,所以,凡事不是屋主説的就算了。日後出問題是要負全責的。我懶得跟他爭辯,就直接問他費用誰付?他説他也不知道。我問那怎麼辦?他說很簡單,祇讓他擺一具電風扇吹「一天」就可以了。我想電風扇吹一天也不會貴那裡去,為免跟嚕囌,我就准了他。不久,一個工人帶來一具圓形電風扇放在走廊的一端。他走後,我馬上開始後悔,因那電風扇不但舊又醜,吹起來吵聲又大,妨害安寧睡眠,放走廊上不但不雅觀,又妨礙行走。但想到祇放一天,便強忍下來。但一天過去了到了,竟沒有人來取回,打了幾次電話,都沒有人理。如此,到了第三天晩上,太太上厠所,沒小心絆到電風扇差點跌傷,我忍無可忍,打算第二天要興師問罪。就那麼巧,第二天有人來把電風扇取回,問他為什麼等那麼久,他竟然一問三不知。為防止血壓高升,祗好自認倒楣,就讓事情過去吧!那知一場風暴剛息,另一埸,風暴再襲。原來,不久我接到通知,限期到辦公室付三百多美元的「風乾」服務費。(比租車還貴,簡直是詐欺、搶刧)我毫無選擇馬上提出抗訴。在一群威風凜凜的衆「判官」(即Board Directors) 我義正嚴詞地抗辯,也看到不少「同情」的認同,很有自信,正義一定站在我這邊。那知,幾天後接到通知,帳單祇減一半。有人安慰我説,我應感光榮又幸運,因我祇是受小傷,而不像其他許多同樣遭遇的人遍身鱗傷或壯烈成仁。的確,我聽過 不少朋友、同鄕被欺榨而求救無門或全敗訴。我心裏頓感一陣寒慄,難道魔鬼的先鋒部隊~詐騙集團,已闖進天堂村了嗎?

五,我們有一群十幾人的好朋友每週六上午定期會晤,分享資訊及生活感受心得。這次大家都非常關心我的案件,加上最近,因為在Channel 6上常看到有不少村民在Club 1 及 Club 5之間的El Toro 路邊,舉標語並高喊對VMS (Village Management Service) 的服務減少及管理不善,譬如居民因疫情而被禁閉蝸居太久太苦悶了,希望開放更多空間丶活動⋯服務項目被裁減了,而每月會費卻未減少等等問題,因此特別邀請童克難先生蒞臨指導、分析。童先生首先指出,當有事情發生時,我們這群少數族群的村民常因言語、心態、態度的障礙、畏縮、不團結而吃大虧。我們常抱著「聊錢消災」,得過且過、不知或不屑據理以爭,以致常成為别人的俎上肉。童先生覺得他在United Mutual Board Director 孤掌難鳴,常明明有利的案件,卻陰溝裏翻船,非常可惜。「前車之鑑,後事之師」這次選舉他特結合了三個候選人:Manual Armandariz,Azar Asgard 及Reza Bastani (每個人的名字都有「Z」)同盟以增加聲量及聲勢,希望大家支持。童先生指出許多候選人有學無識丶花言巧語,裝腔作勢,不負責任,常選後置村民的權益於後,把私利放在前,以致怨聲載道。我們東方人數目雖少,個別組織如同鄕會丶教會等卻蠻堅強,祗要放棄成見,彼此團結在一起,我們的力量是不能小覷的。

結語 :在此,我祇是像小兵先吹哨,喚起大家的警惕。下次,有事時大家應該勇敢地站出來維護自己的權益,別像受驚嚇的鴕鳥不是一溜煙逃得無影無蹤,或把頭埋沙裏全不吭聲。「自己的權益自己顧」除非特殊情況,別人是不大管你「P事」的,頂多按按喇叭聲援而己。我們是來此,是享受平安、快樂的退休生活。我們心存「慈愛及寛容」,但絶不是來此自討苦吃或無辜受罪。

「貪婪 」是人類最大丶最普遍的罪行,許多人因抗抵不住,而同流合污,隨波逐流 。我們必須像治癌那樣,在癌細胞未擴散以前消滅它,以維護我們平安快樂的天堂。(作者為南加台僑)1025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