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形傳染病 (謝奇璋)

 

陳時中部長日前表示,普篩會讓偽陰性帶病者進入社區,造成社區傳播;而驗出的偽陽性者在採檢、住院過程中也會浪費國家與社會資源。大家聽了心中一定有很大的疑惑:多做檢驗來確定致病微生物的存在,不是以往有效的流行病方法嗎?這個病毒和我們經歷過的疾病流行到底有何不同,需要採取不同的防疫策略呢?

本週的經濟學人週刊用「隱藏我們周遭的異形」(The aliens among us)來做封面故事,描述這個已經荼毒世界大半年的武漢病毒,到現在世界各國仍然束手無策。追根究柢,在於這個新病毒具有以往病毒所沒有的麻痺自然免疫反應的特殊能力,使這個病毒具有強大的偽裝能力,在被感染者出現症狀以前就能廣泛的傳播。這使傳統流行病學的篩檢方法變得無用武之地。幾個月前自信滿滿一定可以在夏天來到以前控制傳染的美日歐各國,至今仍深陷於第二波、第三波的流行中,也是為何篩檢大國韓國到現在還在水深火熱之中的道理。

有經歷過二○○三年SARS疫情的人一定記得,當時並沒有像現在一樣方便,到處可以做病毒核酸的PCR篩檢,但是各地疫情在幾個月內用隔離的方式控制下來。這次的疫情卻在各國以動輒上百萬、千萬件的檢測能量動員下還無法控制。原因在於引起SARS的病毒(SARS-CoV1)感染人到有傳播病毒的程度時,幾乎都會發燒。但這次引起武漢肺炎的SARS-CoV2在感染人之後,會利用其基因所製造的分子壓制引發第一線反應的自然免疫細胞。所以病患在發病(發燒和肺炎)以前,這個病毒已經靜悄悄的感染了很多其他人。

依照免疫學和病毒學的這些新發現,未來研究的重點在一、自然免疫方面:找出自然免疫衰弱的體質因素,來保護有這些免疫缺陷的族群(如老人)。此外發展治療,活化有效對付這個新病毒的自然免疫機轉也是當務之急。

二、獲得性免疫方面:以有效刺激具保護性的抗體和T細胞保護的分子製成疫苗,引發有效的免疫記憶,才能產生群體免疫。至於世界各國已經證明是走冤枉路的大規模核酸或抗體篩檢,在實務上和研究上的合理性都很可疑,不宜作為防疫的主要手段或研究的優先目標。

(作者為成功大學臨床醫學研究所免疫學教授,美國哈佛大學免疫學博士)自由時報0823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