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歷史相互取暖(洪博學)

洪博學

俄羅斯為了從中共手上拿到戰爭援助,宣揚兩國邦誼無上限,竟然大談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一部分,過去,俄羅斯很少談這個敏感問題,疫情之前,為了吸引台灣旅客,俄羅斯還開放對台灣旅客的海蔘威落地簽證,接受車輪牌護照,現在卻一反常態。

這段談話剛好在普丁宣稱:「俄羅斯不是侵略烏克蘭,而是索取本來屬於俄羅斯的土地」之後,普丁把這場不人道,以大欺小的血腥侵略,利用歷史合理化野蠻行徑,也等於給另一位獨裁者習近平,預作示範「如何用歷史掩蓋流氓行為」,所以,拜登才出言警告:「不要站在歷史錯誤的一邊」。

劉結一順著主子的意思,也大談歷史了,高談晚明海盜王鄭成功,如何從荷蘭人手上拿回台灣,卻不提鄭王朝所建立獨立的「東寧王國」,鄭成功落海為盜,目標是為了打回中國,幹掉大清,這裡面充滿天無二日的帝王念想,談不上甚麼民族大義,占領台灣目的是休息、屯兵、搞海上貿易、收取船隻過路費,根本無關中國領土完整不完整。

劉結一更不敢提,大清國後來如何永久割讓台灣,也不敢提大清國與俄羅斯的領土糾葛,這明顯是選擇性的歷史記憶。

中共要索回香港時,作家金庸曾在報紙寫文章批判老共:「放著被俄羅斯侵占的170萬平方公里土地不要,卻偏偏去搞一個彈丸之島。」弄得鄧小平很難堪,讀過歷史的人都知道,小鄧有難言之隱,因為1960年珍寶島事件,中俄爆發領土糾紛後,兩國又一次訂下合約,毛澤東親自拍板,中國對於沙俄時代,或蘇聯,或俄羅斯從中國手上佔領的土地,中國不再進行主權聲索,白紙黑字,清清楚楚,所以,老共只能持續裝啞巴。若要論賣國賊,毛澤東出賣中國領土稱得上冠軍。

金庸所說的170萬平方公里,包含外西北,外東北,偉大的祖國曾經擁有美麗的貝加爾湖,但是,一紙《尼布楚條約》,奉送了貝加爾湖,看看沙俄時代到蘇聯時代,中共丟掉多少本來屬於中國的土地,俄羅斯搶了又搶,而且俄羅斯從未滿足。

1900年,大清國,國勢正弱,俄羅斯趁著義和團之亂的時候,派兵強佔江東六十四屯,並屠殺2,000名中國農民,這塊土地就是目前東北黑河市對岸,黑龍江左岸,結雅河東岸,所稱「外西北土地」,最大筆的一塊就是外蒙古,俄羅斯對中國的霸凌,絕對不會輸給日本對中國的侵略戰爭。

二戰後,俄羅斯持續在東歐遂行國際共產擴張,終於逼出美國的圍堵政策與北約組織。

蘇聯指責納粹是法西斯,其實,自己也是法西斯,蘇聯可以幸運逃過戰後懲罰,因為二戰的時候,蘇聯站對了邊,而且從中撈到好處,領土不停擴張,成為典型的紅色共產帝國。

目前,這兩個有歷史領土糾紛的獨裁者,突然放下成見,大談歷史,一付相談甚歡的樣子,似乎忘了,普丁找習近平,目的是討軍援,而不是談歷史,這兩人找到雙方可以接納的歷史,大談特談,一副文青模樣,這種利用選擇性歷史互相取暖,在現實國際社會,還真的少見。(曾任報社總編輯、國際公關公司主管)民報0620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