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的金門回憶(王健椎)

當兵時在聯勤測量隊的日子,因為金門地圖需要重新測量,而有機會到金門三個月,過著穿軍服的日子,體驗前線的壓力。我們分發的測區是大金門,但是臨近的小金門,怎能不順便去看一下呢?隊上的一個上尉軍官,點子特別多,聯絡了小金門的單位,說要到小金門看一個準點,藉著週末空檔,帶著一架測量儀器,搭乘小船隻,提籃仔假燒金,我們到了小金門。找到了大學的同學,一樣是測量預官,在金門政戰單位服務,用他們的的望遠鏡,清楚地看到福建,沒有特別的感覺,只是滿足一下好奇心,而聽到他的心戰喊話,用浩大的麥克風放送時,直覺得有點噁心。雖然只是短短三個月,因為任務特殊,還放了數天的春節假,買了貢糖,菜刀,和金門高粱回台灣,在外島服役的軍種,可能一年都回不了台灣一趟,和他們比起來,測量隊實在幸運多了。

藉機遊逛小金門 返台渡假也幸運

炮彈對打是殘酷 心戰喊話卻噁心

放完假回到金門,當天晚餐時,隊上的老士官,從廚房端出一碗肉,味道特別香,說是加菜的料理,挾了一塊,剛要放入嘴裡,順口問了,那是什麼肉,他說是狗肉,很好吃,吃吃看。一聽到狗肉,食慾全消,告訴他我不敢吃人,他說是黑狗,沒有再推銷,並解釋什麼是一黑二黃三花四白,就是從狗毛的顏色,來區分狗肉的等級,最上等的是黑狗,而最沒價的是白狗肉。這位老士官,少年隨著國民黨逃到台灣,和許多的少年一樣,到台灣後,終身服務於軍中,因為政府的政策,還一輩子單身,當晚除了談狗肉外,還告訴我他稍早到831的經驗,說那位妓女,說不到一兩句話,就要他上,辦事潦草。聽說被派到外島的妓女,大多不是志願的,而是有些把柄,而不得不到外島,聽來令人同情,而老士官們的故事,也是感傷。

狗肉餐桌噴芳香 黑黃花白怎麼講

士官消費八三妖 抱怨妓女太潦草

在金門時,我們借住在一個寺廟,平時也是自己開伙,分隊長派我當採購,坐著吉普車到菜市場,混入人潮心歡喜,途中遇到帶著士兵的排長或班長,都會對著吉普車行禮,我也自然地回禮。因為據說在金門,連長或上尉以上的官階,才能分配到吉普車,誰也沒有想到,坐在車上的,只是一位小小的少尉,而有類似經驗的,大概也只有少尉測量官。有個週末清晨,隊上一個士兵,聽到我要去買菜,問是否能順便載他去831,看到他瘦小的身材,又那麼年輕,竟然和老士官,有類似的831需求,有點訝異,問司機是否知道地方,沒問題,就這樣,我看到了金門的831外景,到達地點他下車後,告訴他要自己坐車回住所。看著他的背影,沒有等他進去,要司機馬上離開,因為萬一被看到,吉普車送客到831,可能要費番口舌來解釋。

市場買菜配專車 嘻笑聲多人潮樂

士兵尋春臉不遮 吉普長官則不可

當金門任務快結束時,分隊長還頒獎,表揚我伙食採購的辛勞,印象中還有獎金。職場要遇到好長官,相當的難,俗語說,良禽擇木而棲,但是,有幸能選擇長官的機會有多少呢?尤其是當兵服役,更難。分隊長,不但平時對我好,做事也合理通人情,記得到分隊報到不久,在偶然的聊天中,他發現我不是國民黨員,隨口問是否要加入,並開玩笑的說,如果不加入,要我寫一份報告,我也笑著回答說,我可以寫報告。就這樣,結束了一個尷尬的話題,我沒有寫報告,他也沒有再提起。退伍前的聚餐中,他知道我要出國留學,除了祝福,要我保重外,還特別說,參加任何活動時,要記得測量隊的好友。一直到今天,還記得他的叮嚀,也很懷念那段日子。

懷念測量分隊長 買菜快樂擱有賞

做人合理有度量 叫阮入黨未亂強

(作者為南加台僑)0728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