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的反應過度 (鄒景雯)

鄒景雯

 

中央疫情中心前晚再發布新增一例,這位北部六十多歲女性武漢肺炎確診,早在一月二十二日就出現發燒咳嗽等症狀,這個時間點的意義是:當時中國尚未宣布武漢封城,回推由感染到發病的潛伏時間,可以估計武漢病毒是在更早的時候就已經進入到了台灣,大約是台灣大選之後未久、大家渾然不覺之際,當時武漢衛健委甚至聲明沒有「人傳人」的證據,想到這點,能不讓人氣憤嗎?

最近,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忙著到處為武漢肺炎「釋疑」,前不久跑到德國去受訪,指責若干國家「過度反應」,引發不必要的恐慌;中國的宣傳工具也是連續不斷抨擊各國,尤其包括台灣在內,至今未歇。但是以上這個病例,加上業已不幸過世的白牌車司機,中國政府的說法有沒有道理?

北京當局的罪狀不僅於此,事實上,人類最大的恐懼,經常是出於對事物的「未知」,在疫情掩蓋不住終於爆發後,多少國家的專家希望到武漢去實地「認識」這個新型冠狀病毒,但是中國政府直到今天都不願意透明放行;這究竟是在壟斷什麼?或是在害怕什麼?北京可笑的辯詞只有一個,就是文不對題地宣稱:自一月三日以來,已經三十多次向美方通報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問題是,中國通報的內容是什麼?是根據什麼方法提出的?按照近來中國的確診標準一再更改的習慣看來,這些通報可信嗎?難怪大家對於武漢病毒的了解仍在五里霧中。

中國引發世界不必要的恐慌,原因始終沒有解決。中國官方自行公布,確診病例已經超過七萬例,死亡達二千人,其中絕大多數集中在武漢附近區域,換言之,武漢當地掌握了最豐富的數據,這些是了解這個新型冠狀病毒最珍貴的資產,但是以目前發表的武漢肺炎相關資料來說,仍缺乏夠大規模的個案調查。

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所提出的,已經是目前蒐集病例數最多者,他以來自於中國全國五五二個醫院的一○九九個病例為基礎,前不久公開了一份報告,把死亡率大幅降到一點多趴,暫且不要挑剔他錯字連篇,光論其依據的病例數量,不僅只佔中國疫情的一小部分,同時這些個案是否經過了篩選?能不能真實反映武漢當地的實際疫情?由於鍾南山的官方背景,恐怕需要更多的時間來證明,才能解決各方的疑慮。

相較於二○○三年的SARS,武漢肺炎傳播力強,變異性又大,各國當然必須嚴陣以待。要解開有關武漢病毒的種種謎團,不少人寄望「小武漢」,也就是美國以包機從鑽石公主號接回的三百多名公民,能從他們所提供的檢體中,尋找出更多的答案,也加速開發對抗的解方。這個工作,原本是中國應該主動開放給各國最基本的「道義責任」,不做不打緊,還在四處以百年創傷自居,究竟是誰在反應過度?自由時報0220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