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羚與鱷魚 (莊榮宏)

台灣總統蔡英文(左)堅決拒絕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右)提出的一國兩制台灣方案。

昨天是蔡英文就職總統大典的日子,前總統馬英九鬧彆扭不肯出席,這使人想起伊索寓言 : 「狐狸與葡萄」。

狐狸望著樹上的葡萄流口水,拚老命往上跳,始終咬不到,最後累癱只好放棄,臨去時自我安慰「那葡萄一定是酸的」。

總統就職大典是國之大禮,是國家認同與政治團結的象徵,馬身為前總統,正享受國家禮遇,出席自是義務,捨此不由,眼看小英施政的民調聲望遠遠超越自己,馬卻不甘心說「國家在退步」,猶如狐狸說「那葡萄一定是酸的」,最可惜的是國民黨新任主席江啟臣,上任後有幾次亮眼的發言,令人有所期待,卻同樣缺席大典,置黨派利害於國家之上,反觀新北市長侯友宜、台中市長盧秀燕則大方出席,顯得大器,就此論事,馬江遠不如侯燕也。

美中冷戰新局成形,台灣親美已是定局,唯獨藍營和統派仍心心念念著中共,甚至主張台灣應和美中維持「等距離」,不應太過靠向美國云云,這使人想起非洲動物的故事。

鱷魚趁牛羚渡河時,咬住牛羚拖入水中,牛羚拚命掙扎,使得鱷魚不小心誤入河馬的地盤,受到驚擾的河馬暴怒,衝出狠咬鱷魚,兩對獠牙宛如巨大釘書機戳出四個大洞,鱷魚痛得鬆口,牛羚趁機逃生。

柯文哲曾經不當比喻,說「台灣是強盜,中國是警察,美國是銀行」,實情是「台灣是牛羚,中共是鱷魚,美國是河馬」,中共併吞台灣的過程,動作太大、吃相太難看,以致誤踩美國的地盤,招來美國全面反擊,台灣得以倖免於鱷吻,這才是美中台三角關係的現在進行式,其中透露的台灣生存之道就是「遠離中共」。

正如遠離鱷魚才是牛羚的生存之道,台灣必須和中共保持「社交距離」,套句阿中部長的話 : 絕對要超過一公尺半,否則下場將如今日香港。

台灣和美國並無利益衝突,且同屬自由民主制度,美國從來沒有把台灣視為「不可分割的一部份」,反而在國際上為台灣發聲,在軍事上幫台灣守望,不惜血本,多次派出軍機軍艦反制共軍對台侵擾,反觀中共則是公開宣示不吞掉台灣絕不善罷干休。兩相比較,道理至明,台灣豈有將自己塞進鱷嘴去送死的道理?又豈有拒絕美國朋友伸出援手的道理?遠離中共,親近美國,既是出於現實也是基於生存之道,是當前台灣的唯一選擇。

藍統常說台灣應該對中國「釋出善意」,然而,在鱷魚眼中,牛羚不過是一道菜,身為食物,牛羚是要如何向鱷魚釋出善意?伸頭去給鱷咬嗎?藍統又說台灣不要「觸怒中共」,但鱷魚吃牛羚完全沒有情緒問題,牠純粹是為了飽足口腹之慾而已。就像老饕吃牛排,想吃就吃,絕對不是因為牛排觸怒了他。

在美國眼中,台灣是具有重要戰略價值、同屬民主自由制度的盟友;在中共眼中,台灣只是一頭牛羚或一道牛排,也就是食物,對中共而言,食物哪有資格談善意?台灣必須認清,中共是鱷魚,在牠眼中台灣只是食物,「食物想和掠食者打交道」,天底下還有比這更蠢的嗎?自由時報0520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