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領導中心 反送中運動陷分歧

參與香港七一大遊行的民眾,高舉手機形成一片燈海。

香港「反送中」運動沒有明確的領導者,能更為靈活快速地在抗爭目標一致的情況下行動,但也正因為沒有公認的領導中心進行協調,抗爭者之間的分歧已日益擴大;在「佔領立法會」行動中,立法會議員毛孟靜等泛民派人士數度阻止民眾撞破立法會大門未果,泛民派二日已承受許多輿論壓力,民眾開始質疑反修例為何演變成破壞議會的「暴力衝擊」行動。紐約時報指出,反送中運動如今已經走到十字路口,內部的分歧恐讓運動自行降溫。

對於香港民意普遍不認同暴力,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呼籲社會多給這些衝入立法會抗議的人士同情與理解,畢竟政府完全忽視兩百萬人的聲音,以致反送中示威團體決定採取更激烈的抗爭手段,以迫使港府回應訴求。華爾街日報指出,在「佔領立法會」行動出現暴力行為後,大眾能否繼續支持「反送中」運動,將有待觀察。

紐約時報分析,「佔領立法會」行動可視為香港年輕人對北京中央政府的公然反抗,也顯示出香港貧富差距等社會問題已激化當權者與年輕人的對立;激進抗議份子拒絕泛民派議員的勸說,凸顯出年輕人對香港政治體制的極度失望;年輕人認為老一輩的人太過急於向北京妥協,讓中共有機會侵蝕香港的自由及權利。

紐時引述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學學者高敬文看法,指北京如今找到「很好的藉口」繼續保持其強硬的立場。更甚者,可能成為北京當局對香港收緊控制的理由,「反送中」運動現在已進入一個不確定的階段。

北京香港政策研究專家田飛龍(Tian Feilong)則指出,主張極端行動的抗爭份子無視泛民派議員的請求,充分暴露雙方的分歧,顯示「反送中運動正在自行瓦解,它會自己降溫」。自由時報0702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