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產階級的生與死(洪博學)

洪博學

當死亡陰影壟罩時,這一個標榜無產階級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國家,其實是一個階級嚴明的社會,無產窮人買不到藥物,甚至死後也排不進火葬場,火葬場就地漲價好幾倍,只有中產階級以上的,勉強死的起,至於,抗病毒藥物更是奇貨可居。

一開始老共拋下民族主義身段,與美國公司洽談抗病毒藥物進口,事後,中共向國際表示,輝瑞報價太貴無法簽約,但輝瑞卻說,給中國報價已低於非洲國家,因為中共要求中間者的仲介費太離譜,所以告吹。

缺乏有效的抗病毒藥物,使得中國陷入大量死亡,走私的輝瑞藥物從香港進入中國,價格喊到一盒上萬元,有錢人還買得起,中產階級只能購買仿冒輝瑞的抗病毒藥物,一盒3000人民幣,無產階級的窮人買不起藥物,只好等死。

網路鄉民預言,春運開始,病毒隨著返鄉人口進入缺少醫院的農村,中國正式啟動地獄模式,農村可以預見屍橫遍野的景觀。

三年前,中國恥笑印度到處死人,如今老天加倍奉,中共疫情蓋牌之後,確診與死亡人數成謎,恐怕連習近平也不知道,這一波中國疫情,到底死去多少人。

一名中共的黨國高官說:「就算死了五百萬人,也不算甚麼。」這口氣很硬,可以和當年毛澤東在莫斯科狂言相比,毛在第一次共產國際會議上說:「中國人多,死了一半,還有幾個億人,我們不怕打核子戰爭。」

醫學專家都在猜測,新冠病毒始於武漢,最終回到中國肆虐,但是,是否會在中國作為結束?

習近平喜歡把「共產黨關心人命」掛在嘴裡,但是,從一開始放毒到全世界,接著是清零到躺平,然後開放病毒環遊世界,證實老共不但不關心中國人命,更不關心其他國家的人命。

老共防疫政策突然大轉彎,躺平一個月,世衛組織一再追問,確診和死亡人數,老共說一共死了六萬人,真的嗎?這個數目與專家估計的數百萬人,完全不對號,在中共治下,染疫死掉的人,連數字也不算。

流亡海外的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說,三年疫情,中國死掉四億人口,看了讓人心驚,也無法全信;前幾天阿波羅新聞報導,一位人口專家分析出比較接近事實的數字,依照中國人口統計局數據顯示,三年疫情下來,中國人口減少7500萬人,這裡面一半屬於自然老死,那麼死於疾病就佔一半3700萬,若其中的一半為染疫確診死亡,也有將近2000萬人,這個估計還算中肯,老共說死了六萬人,根本胡說。

中國自稱改革開放,其實是黑幕重重的國家,理解中國不容易,要信任這個國家更不容易,即便習近平親手操辦的防疫政策,已證實全面失敗,但中國小粉紅還持續在黨媒網路上讚唱:「感謝黨保護我們三年」這些愛國主義者忘了,「更多相信黨的人,正在趕路到殯儀館排隊火葬。」

當無產階級奔波於醫院和殯儀館的時候,有錢人就不同了;1月8日,北上廣深機場出現久違了的人潮,這個時候可以出國者只有兩種人,第一是有錢人,第二是無症狀確診者,但還有第三種人夾在人群之間,那就是趕著「潤」出國的人,申請出國的國家以美國和歐洲居多,這個時候出國跑路,最重要的就是搬錢。

上週,瑞士針對中國人存款採取凍結措施,總數高達78兆人民幣,瑞士蘇黎世公私立銀行滿街,存款最多是中國人,被列名的有錢人勢必要跑一趟瑞士,看看到底甚麼原因了。

疫情之下,中國不是無產階級天堂,而是無產階級的地獄,這就是習近平口中中國特色制度優越。(曾任報社總編輯、國際公關公司主管)民報012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