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國家保留一份顏面(敏洪奎)

美國總統川普對四位眾議員不滿,乃以重炮抨擊,教訓該四位少數族裔背景女議員「如不喜歡美國,大可回到所來自國家」,又出言譏諷另一男性議員,指稱其選區巴爾的摩是蟲鼠成群骯髒都市。

川普兩番談話都很辛辣。若依台灣時下以辣為貴風尚,他的民調似應直線上升才是。然而美國時論並不作如是觀,反多認為他出語尖刻,不是總統應有表現。

美國另一位政治領袖,臨事却有很不同態度。當年艾森豪總統在位,曾遭受狂妄政客麥卡錫言論冒犯。別人問他是否有何反應,他僅只淡然回答「我不要到陰溝裡和那人打架」,表示他不願以總統之尊自貶身份,和政客打泥巴仗。

艾森豪的表現確不夠辣,但他却保持住作為總統的風範,也維護到總統這一職位的尊嚴。

以辣為貴自曝淺薄

兩位領袖的不同反應,明白點示出總統須有總統的高度,不是以辣為貴。如果一位國家領導人被捧為辣,即開始以辣自居自炫,恐怕適足以顯現其人之淺薄幼稚,徒然為識者所笑。

台灣蔡政府上台以來,由於花式表演過多,未能真正苦民所苦,痛民所痛,予人以「執政社運化」不良觀感,蔡總統又一味自以為是,以其所謂進步理念衝撞社會主流價值,乃導致去年1124之敗,蔡本人的民調也一路下滑低迷不振。但自從有人發明「辣台妹」這一稱號,她的人氣即開始止跌回升,現下已有甩開那位韓大哥贏得2020之勢。

然而這一反轉是否健康現象?國人是否能以「辣」作為檢視國君的重要指標?國君又是否適宜以被封為辣而喜而得意,而開始以辣自居自命?蔡總統又是否真夠格稱作辣台妹?

面對這一連串疑問,廣大國人真該保持冷靜思考,莫要被形象包裝師,美國所謂HANDLER唬弄了去,如此才是健康成熟公民表現。

首先或許該問的是,給一位女性國君獻上「辣台妹」這一稱謂是否得當,是否有放肆,有失體統之譏?

「辣台妹」不辣也不台

不知文青式幕僚或激情粉絲,炮製出這一封號而自鳴得意之餘,有無想過此稱以之形容一位檳榔西施或很傳神,加之於女性國君則很有些不敬?

假定有某檳榔小姐個性強烈,常把吃豆腐小混混罵到狗血淋頭,她又嗜吃炒米粉和蚵仔麵線,愛哼唱詹雅雯、黃乙玲台語歌,又是雙十年華上下妙齡少女,則號稱辣台妹確無不妥也很傳神,因為這一稱號所顯示,三特色她都具足,正是所謂實至名歸。

以辣台妹稱呼檳榔小姐或無不妥,但稱呼一位女性國君是否跡近輕挑?更何況蔡本人恐也稱不上辣也不見得台,年齡上恐也更難以稱妹?

若以辣而言,民進黨的邱議瑩或國民黨的洪秀柱都能當之無愧。但以蔡總統歷年來的風格表現,都未見有何辣意味。她在DCARD帳號所列舉個人興趣「廚藝、養貓、養狗、看書」,顯現的形象即是乖乖牌好女兒,富家千金小姐,不是辛辣女鬥士,也正是她給予國人的印象。

她披上尊號稱辣台妹的緣起,是被吹捧炒作的所謂反嗆習近平版一國兩制。然而細看她所發表聲明,也僅只是任何一位台灣總統都應表達,也必須表達的清楚立場而已,並未說出「誰和你是一國」,「台灣要走什麼路不用你指手畫腳」一類語言,痛快教訓該總書記。所以蔡的反應殊難稱為反嗆,缺少的口味也正是辣。所謂辣台妹,恐也正是營造出的虛幻形相。

若再就所謂台而言,除去近日為拚選票而密集爆走拜廟,蔡總統似也從未表現出太多台味,不僅難以和早期民進黨知名人物相比,即令比起時下幾位該黨女立委,本土台味也顯見不足。

而不僅如此,蔡總統對本土台語的認知,也不免令人感覺好奇。

請「換帖的」「出山」?

對台語略有了解國人都該知道所謂「換帖的」一語雖不是黑道術語,至少也是江湖意味十足,不是斯文人士所適宜使用,正經人家女性似更應避免說出口。前此她談論台灣和史瓦帝尼兩國關係,以「換帖的」作為形容,是否也顯示她的台語仍停留在密集補習之餘,僅能勉強應付程度。很能令人想起當年馬先生邀請蕭萬長陪同他參選正副總統,所用語詞居然是請他「出山」,曝露出自己的台語很有待加強?

若再就妹之一字而言,以蔡總統年歲而被稱為妹,只怕她自己也該感到不甚自在才是。發明這辣台妹綽號之人有無考慮及此?

正如上文所分析,所謂辣台妹實際僅是包裝師或粉絲所營造虛幻影像,居然能影響不少國人觀感,成為民調止跌回升仙丹,似也顯示廣大選民之易被唬弄煽動,跌入造神陷阱,台灣也不甚夠格稱為現代公民社會。

而更令人沮喪的是,國君被奉上辣台妹稱號,反應竟似是沾沾自喜,而開始以辣形容自身政策政績,而未去想其不得體甚至是不成體統。

蔡總統的任期可能只剩餘八個月,也可能是八個月之外另加四年。但不論是八個月或四年八個月,只盼她在任期間能以總統職位尊嚴為念,莫要口口聲聲以辣為傲,以辣自炫自居,也算為國家保留一份顏面。民報0917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