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罷免的難易(陳茂雄)

陳茂雄

 

以前是綠黨,去年才轉入民進黨的桃園市議員王浩宇罷免案投票於一月十六日舉行,投票人總數為三十二萬七七五八人,投票人數為九萬二二二六人,投票率為八.一四%,有效票為九萬一七一0票,其中同意罷免票數為八萬四五八二票、佔九二.二三 %;不同意罷免票數七一二八票,占七.七七%,無效票為五一六票,罷免案投票結果,有效同意票數多於不同意票數,且同意票數達原選舉區選舉人總數四分之一以上,投票結果為通過。

罷免與選舉一樣,採相對多數,然而罷免案的投票率太低,有可能只少數幾個人就罷免掉公職人員,因而設定門檻,贊成罷免者要超過公民(選舉人)的四分之一才成立。台灣人一向熱衷選舉,投票率不會太低,所以不必設門檻。以前罷免立委及議員都失敗,王浩宇的罷免案過關算是破紀錄。選民缺乏出席投票反對罷免的誘因,所以贊成者往往多於反對者,所以罷免案成立的關鍵在於門檻,投票率因而變成重要的因素。

推動罷免的人,為了讓罷免案過關,所以會催促選民出席投票,促使贊成罷免者能超過選民的四分之一,選區越小,越容易動員,所以村里長的罷免案已經有好幾個過關,因為選民不多,推動罷免者很容易動員。議員以上的選區,在去年以前的罷免案都沒有過關。去年的罷韓及今年的罷免王浩宇算是破了紀錄。

既然罷免案的關鍵在於門檻,而是否能衝破門檻,重點在於投票率,所以推動罷免者想辦法激起選民的情緒,甚至於製造藍綠對決以提升投票率。韓國瑜的罷免案本來是不可能過關,因為高雄市的選區太大,不容易動員,只是韓粉的攻擊性太強,形成嚴重的藍綠對決,提升了投票率,甚至於有不少選民是為了反韓粉而出席投票,造成本來不可能成立的罷韓案竟然高票通過。

王浩宇的罷免案又有其特殊的背景,一般地區罷免議員相當難,可是王浩宇卻被罷免了。王浩宇是在二0一四年代表綠黨於桃園第七選區(中壢)當選議員,二0一八年以一萬六二九二票當選連任,且是該選區第三高票(該選區共選出十席)。中壢是藍大於綠,尤其是眷村是王浩宇的死對頭,出席投票的或然率不低。市議員的選舉屬多席次的選戰,一萬票就可以當選。而該選區多數選民本來就反王浩宇,選舉時王浩宇只需少數選民支持就可以當選,罷免時卻要面對強大的敵對勢力。

選票可以分成組織性選票及意識型選票,依靠組織性的選票當選者,罷免期間只要低調就可逃過罷免,依賴意識形選票當選者,平時就相當高調,罷免時就算低調,敵對勢力還是不會輕易放過。王浩宇是靠意識形態吸引選票,中壢是藍大於綠,而且是深藍,雖然民進黨提醒王浩宇低調,只是深藍選民不容易放過他。

罷免案成立的關鍵在於門檻,所以投票率是最重要的因素,只要投票率低,罷免案就不容意過關。選區越小,越容易動員,因而罷免案容易過關。罷免案當事人的意識形態也是重要關鍵,意識形態強者,會刺激敵對勢力的投票率,罷免案容易成立。多席次的民意代表選區另有特殊關鍵,在藍綠對決當中,當事人的敵對勢力若較強,罷免案就容易過關。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