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在台殺人案也壽終正寢了嗎?(吳景欽)

吳景欽

惟在第一審法院同意引渡後,卻遭蘇格蘭高等法院駁回。一個主要理由,即是被告在請求國是否受到公平審判的對待,這自得由請求國提出實際的審理情況為證明。只是在各國的司法制度不同下,如何看待他國的審判是否公平、被告是否受到歧視等,肯定會有認知的差距。更受詬病者,恐還有台灣的監獄實況。

法務部雖積極改善受刑環境,如一人一床計畫,但最快也要到2021年,才能讓每位受刑人的使用空間從0.4坪提升到0.7坪。如此的改善政策,不管能否如期達成,卻已暴露出現行的機構化處遇,恐連最基本的生活保障都不足,遑論能達到歐洲人權公約的標準,致成為蘇格蘭高等法院拒絕引渡的更重要原因。

引渡林克穎機會渺茫

不過,此案在英國最高法院撤銷發回後,似又出現生機,也讓法務部可以提出更多公平審判與受刑必符合國際人權標準的證據。只是蘇格蘭高等法院卻認為,對於林克穎引渡來台受刑是否會有後訴,即我方不可再以違反入出國移民法的規定來起訴之保證,似乎有所質疑,而於今年六月做出不引渡的裁判。此案雖仍可上訴英國最高法院,但要翻案的可能性,實已屬渺茫。

雖然,林克穎引渡案的結果,不如我方預期,但其於2016年保釋前,已被羈押三年,在押期可抵刑期,致等同服刑超過三分之二,皆達於台灣與蘇格蘭的假釋門檻,再引渡回台受刑,顯無太大實益。故藉由刑事司法互助備忘錄的簽署,將我國的刑罰權移轉給英國,就可彌補無法引渡來台服刑的漏洞,也為台英雙方未來的司法互助,立下一個典範。而此模式,似就可為港人來台殺人案的最重要參考。

只是在港人在台殺人案裡,我方未來得及起訴,行為人就已逃回香港,且港府以逃犯條例未修,引渡台灣無法可依下,就顯比林克穎案棘手。故我國所該移轉的刑罰權,就不僅是執行權而應包括審判權,以讓香港法院擁有殺人案的管轄權,這勢必得有個案司法互助協議的簽定。不過,香港司法的信任度,在亞洲一向名列前茅,移轉司法權,並不會有損公平審判之利益,尤其若我方積極提供證據,並利用網路視訊為證人、專家證人的詰問,既可有效保障被告的訴訟權,也能在判決確定後,立即於香港執行。當然,如此的談判過程,除有不同法制如何磨合的複雜問題外,實會有更多的政治因素干擾。惟台港雙方都須體認,就算政治再怎麼紛擾,也不能讓殺人者無須擔負殺人罪責。(真理大學法律系副教授兼主任)民報071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