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如水~阿輝伯和我(邱垂亮)

邱垂亮

我最尊敬的台灣前輩,有三位:前總統李登輝(阿輝伯)、彭明敏教授和作家鍾肇政(鐘老)。我和阿輝伯沒有深交,交往、交談不多,只敢把他當作敬佩的前輩,非師非友。我和彭教授和鐘老有長期交往,深入交談、甚至交心。我大膽把他們視為我師我友。

1990年以前我反對李總統,因為我把他看成國民黨的走狗。1990爆發野百合學生民主運動,我在淡江大學客座,去中正紀念堂支持學生。因和黃信介、康寧祥的關係,了解李登輝總統的苦心孤詣。之後被他邀請出席國是會議,還當分組討論主席,親身看到阿輝伯的民主修養和風範,大力支持他的憲政改革議程,尤其是他的總統直選浩大工程。

我開始欽佩李總統。他1994請我當僑務委員,我是王桂榮之後被邀請當僑委的反國民黨的台獨人士。就在僑務委員會議很多委員見證下,他特別和我交談。一見面他就說,邱先生,你最近寫很多文章罵我。我辯解,說總統先生,我是罵國民黨,不是罵你。他拍拍我的肩膀說,沒關係,你是頭家,繼續寫,繼續罵!

之後,我尊敬他但還是反對他,1996總統大選,我大力支持彭明敏教授,反對李總統。

2000台灣第一次政黨輪替,是震撼人心的歷史大事。我再回國淡大客座。被陳水扁前總統請去當國策顧問外,也被前副總統呂秀蓮拉去當台灣心會創會會長。

我們要去台中召開龐大的創會大會及群眾大會,會前討論邀請一位貴賓專題演講。大家目標一致,認為阿輝伯是最佳人選。我認為應由呂副出面邀請,她說不行。結果趕鴨子上台,硬把我這個准會長趕去見阿輝伯。

我匆匆安排,趕去新竹看他。在一個午宴上,他們安排我和他同桌,並坐在他旁邊。他親切招待我吃菜,問我有什麼事。我說明來意。他馬上把辦公室主任叫來,問他當天他的行程。主任查後說那天他有台北接見日本貴賓的安排。老人家毫不遲疑,告訴主任變更台北見客行程,他要趕去台中給我們做專題演講。

大會上,在台中的大太陽下,他做了一場精闢的台灣經濟發展的演講,讓我們聚精會神,聽得心智大開,印象深刻。

之後,他有邀請我參加他的智庫群策會的活動,也請我發言。也在淡水台綜院接見我和美國學者,聽他講話,津津有味,意味深遠、深長。但不知為什麼,這麼多年沒有常去看他,和他交往、交談。他身體不好後,我也曾多次想去看他老人家,但都一樣不知為什麼,情怯、膽怯,感覺不好意思,沒去。

我想,這就是我一生的「有夢最美,有緣相隨」人生觀。我和三位前輩,都有台灣獨立建國的美夢, 但我與彭教授和鐘老有緣,和阿輝伯沒緣。那是我的終生遺憾。

有緣,無緣,我將有生之年,永年懷念阿輝伯。(前國策顧問)民報0809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