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劫惡夢(李建漢)~浩劫餘生徵文系列-4

2020年新春伊始,源自於中國武漢的新型冠狀肺炎病毒,就在農曆新年假期悄悄地趁著「春運」跟隨人群大流動,迅速地在其全國播散,同時也伴隨出境的旅客蔓延至世界各地。由於中國對疫情隱瞞又資訊不透明,再加WHO領導無方,頻頻傳遞錯誤的疫情資訊給各國,導致一場人類歷史上罕見的世紀浩劫大災難就鋪天蓋地的降臨到全球各個角落,無論是家庭、辦公室、工廠、學校、機場、醫院及任何公共場所,幾乎無一處得以倖免。迄今遭受這個嚴重大災難的肆虐已達215國。其中美國的災情最嚴重,截至今天(11/9)全美的確診感染者已突破一千萬人,死亡的人數超過24萬,疫情還在持續上昇。人們殷切期盼的疫苗及確實有效的治療藥物仍然未能面世,不知何時才能够脫離這個恐怖的惡夢。

疫情驟起時,不祇民眾驚慌害怕,就連各州地方政府的防疫單位,甚至聯邦政府衛福部屬下的CDC、NIH等最高疫情控制和醫技研究機構,也都慌亂無措,提不出正確有效的防疫對策,整個國家彷彿陷入混亂無章的狀態。尤其是最高執政者,對於這種致命的傳染疫病既輕忽又認識不清,將其與普通流感相提並論,並且不聽信專家的防疫建議和警告,完全以外行領導內行和政治掛帥的心態在做防疫的決策,以致於錯失提早佈局防疫措施的關鍵時機與執行正確有效的管控機制。最終導致如潰堤的洪水般氾濫成災,造成一發不可收拾的嚴重局面。可見錯誤的政策比貪污腐敗更加傷害國家和無辜的百姓。

我們所處的依利諾州於三月中旬宣佈封州、封城,民眾必須自行居家隔離,雖然美國的封城方式不像極權國家和一些嚴格執行防疫禁足的國家那般嚴厲,但是我們仍必需自我約束。尤其是老年人因為免疫力較差,被列為較容易遭受感染的高危險群,因此我們更須提高防疫警覺,以求自保。載口罩、勤洗手和保持社交距離,就成了我們的護身三寶。

居家防疫方面,我們幸好有住在附近的兒子和媳婦在關懷保護,不讓我們去商場、超市、藥局等人多的地方購物或拿藥,一切採購、辦理瑣事和雜務均由他們代勞,孝心實在可嘉。天氣好的時候,我們两個已經被禁錮了半年多的避疫老人就趕緊給自己「放風」一下,在社區裡的林蔭步道健走三、四英里,也趁機吸飽一肚子的新鮮空氣才回家。

遠在紐約市的軟體公司工作的大女兒,因為公司受到疫情惡化的影響,於全國的經濟活動陷入全面停滯之際,就告不支倒閉,她旋即被迫加入了全國新增千萬失業者的行列。當時正值曼哈頓市區的疫情風聲鶴唳,成為全國受災最嚴重的疫區。民眾遭受疫情迅速惡化和生活困難的双重壓力,日子過得戰戰兢兢。醫院爆滿不堪負苛,不僅醫療設備和床位嚴重不足,醫護人員的防疫保護裝備(PPE) 也極度短缺,他們去上班工作有如去賣命,其犧牲奉獻的精神真令人欽敬。醫院裡連存放不幸往生患者的停屍間也不敷應用,必須臨時租用大量的冷凍貨櫃車,停放在醫院外來存放等待善後處理的大體。讓人看得觸目驚心,也為往生者感到不捨。想不到,一個美利堅泱泱大國的防疫醫療體系,竟然脆弱得如此不堪一擊,實在很可悲!虛榮膨風的MAGA口號,尚未讓國家再度偉大,就先漏氣消風了。

在疫情嚴重時,曼哈頓市區出現了一種奇特罕見的景象,每天傍晚一到七點鐘,全市許多居民就準時不約而同的打開窗戶,利用敲打各種器物來發出噪音和吹口哨、高聲地嘶叫呐喊或拍手鼓掌,再加街道上來往的各式車輛也狂按喇叭響應,聲勢更加驚人。雖然此舉原本的目地是要向全市勇敢又辛勞的抗疫醫護人員表達敬意和加油打氣,但也不無有意要借此行動來鼓舞自己,壯膽渡過這道難關,同時也宣洩累積在心頭上滿腔的鬱卒與壓抑。

疫情影響民眾不僅衹在健康的層面,其他與民生密切有關的食衣住行,幾乎也樣樣受到波及。受隔離住居的人們仍然必須外出採購食物和日常用品,或者看病、辦事,因此需要佩帶一些如口罩和手套等個人的保護裝備像口罩這種平時毫不起眼的廉價個人衛生保健用品,際此非常時期卻變成「一罩難求」的稀有物資。幾乎所有聯鎖藥妝店如Walgreens、CVS、Rite Aid、 Walmart等,貨架上的這類貨品早都已經被搶購一空,其他如消毒用品等,也一樣都消踪匿跡了。更有甚者,連與防疫無關的衛生紙、紙巾等也難逃搶購之災,使得商店必須規定顧客祗可限量購買,真是不可思議!

遠在萬里之外的家鄉台灣,由於政府衛生部門的防疫措施和前置作業正確,有效地截斷境外輸入病毒的傳播,並成功貫徹確診病例的追本溯源,成果可圈可點,博得了世界各國的讚揚,連受中共控制而一直排斥台灣參與世界防疫事務的WHO也衹能啞口無言,恨得咬牙切齒。尤其台灣在口罩的緊急生產製造和配給供應制度方面,由政府統籌輔導、徵收並低價配售的政策非常成功,更獲得友邦的認同和欽佩讚譽,被尋求交換策略與合作。最令我們感動的是在台的親人得知我們買不到口罩,就在政府的口罩供應緊急狀況趨緩之後,開放可以郵寄海外家族的措施不久,我們就陸續收到兩批航空郵寄來的口罩,暫時解決了我們燃眉之急的口罩荒,令我們深深體會感受到親人萬里雪中送炭的親情摯愛。

除了憂心關注疫情之外,還有另類的憂慮,即是「道德敗壞的病毒」也隨之瀰漫。因為看到冠狀病毒的防疫工作已經淪為政治操作,政治人物和政黨的利益駕凌於科學專業之上。人們看到CDC、NIH等聯邦最高防疫和醫技科硏機構的主腦人物,在白宮的防疫記者會上發言時,畏首畏尾,閃爍其詞或言不由衷,不敢坦白直言無諱,將疫情失控的原因、實況和防疫障礙的困難公諸於世,祗深怕得罪當道,卻未將維護全民的健康罝於最優先。他們表現得非常失格,完全喪失了其專業的道德與良知,並且甘心被利用為政治操作的花瓶擺飾,看到記者會上像儡傀般的「排仙」鏡頭,實在令人作嘔!

本來兩黨的政治鬥爭不應該在這種全民健康和救濟紓困的緊急關鍵時刻爭執不休,尤其紓困法案極需快速通過之時,政客們卻將爭取自身大選的政治利益置於人民的生命福祉之上,將法案懸置於參眾兩院之間來回大踢皮球。他們無法達成協商竟還敢如期休會回家享福,充分表現出這些政治人物拿了民脂民膏的俸祿,卻不善盡責任的醜陋面目。

對於國家社會而言,由於疫情造成充滿不確定性和焦慮,所引伸的百業蕭條,失業恐懼與生活困擾,以及染疫的治療、癒後的後遺症、乃至喪失親人的傷痛等問題,其所施加於人們精神、心理上的創傷與影響,不知需要多久方能癒合。此外,狂人的荒謬治國,族群的對立和社會嚴重脫序,無政府狀態的示威、搶奪動亂四起,在在都給予人們嚴厲的考驗。面對這種百年罕見的天災人禍浩劫惡夢,我們到底還需要再忍受多久? (River Forest, IL)1112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