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英花、洪福星談司法改革與庶民政治

法官洪英花(前中)洪福星(左二) 台灣之友會演講。(記者林蓮華攝)

(記者林蓮華/洛杉磯報導)應台灣之友會邀請於7月27日(周六)在大洛杉磯台灣會館,於台灣擔任地方法院刑事庭審判長洪英花法官及洪福星講師共同主講「司法改革與庶民政治」。

洪英花法官對於台灣的司法改革,坦言千頭萬緒 ,司法是國家法治最後的一道防線,這個防線建基於公平正義,但是台灣人民普遍對司法的公信度和滿意度都在3成以下。如何換取人民對法官的信任度? 其實必須建構於審判者,也就是大法官法官的行政自我反省,必需先從人的改革,加上法律制度修正,雙管齊下。民眾普遍認知「恐龍法官」的形象,勢必要法官內省,透過每個案件能符合司法正義和社會公義才能扭轉,她也坦言,要法官自律自覺,從人的改革是關鍵卻也最難做到, 一個法官不適任的判決,人民期待的司法改革印象,馬上就功虧一簣。或許這也是滿意度一直無法上升的原因。

洪英花法官能在司法界脫穎而出被大家所認可,最有名的就是因為對扁䅁程序正義違法 ,勇於發聲, 無懼當時的政治氛圍,螳臂當車的為阿扁伸張正義。她認為台灣的冤錯假案,還是可以循三個管道司法救濟,包括再審、非常上訴以及特赦。但是再審、非常上訴,受制於法律,成功比例偏低,緩不濟急。所以特赦是總統的司法權 ,可以依憲法第40條作為救濟司法不足之窮,台灣行使特赦最有名的是扁政府時代在人權日,依《憲法》第40條賦予總統的赦免權,2000年時特赦蘇炳坤等21人的三件特赦案、還有2007年6月27日楊儒門特赦案。其中以2000年蘇炳坤的特赦方式最為特別,因為他是以「罪刑宣告無效」的方式特赦。阿扁彰顯了特赦不只在匡正司法,也富涵人權的價值。

扁政府的「特赦」輪到自己面臨冤錯假案,支持阿扁者都寄望蔡總統任內特赦,蔡總統三年來並沒有做這個決定, 導致扁迷們非常不滿。

因為阿扁案件爭議及身份特殊,假若「特赦」阿扁,勢必造成社會觀感兩極化,民意動盪,沖擊連任, 這是大部分綠營支持者的思惟,陷入兩難。因此,現在有所謂扁案有6案,尚未完全結案,等所有結案再一併全部特赦的說法竄起,為小英緩頰。

洪英花法官理解扁䅁是純粹的司法問題因為摻雜複雜難解的政治角力,但是扁案的程序不正義違憲又違法非常確定,特赦是非常救濟手段,今年監院三月調查曾報告司法院的扁案無效,畢竟特赦最終是總統的決定權,她認為不能因為社會觀感或民意支持度左右。

民間司法提倡的陪審制 ,洪英花法官解答, 陪審制是可以分擔法官認定事實的責任,其實法界裡面許多法官並不排斥,因為人民是最大的監督力量。她說道:「我也擔任過鄭文龍律師模擬陪審制的法庭長, 人民的素質沒有問題。」她解釋現在考慮陪審制的問題,大部分比較著重於對於陪審員的安全、安置等保護配套措施,為打消民眾害怕擔任陪審員身家威脅疑慮,陪審制必須為台灣民情風俗打造一套配套措施。

在學校授課的洪福星講師因為陪同洪英花法官訪美,她在演講當中提起韓國瑜「庶民政治」口號不容小歔, 不但讓韓粉效忠,對民進黨影響最大的應該是原本支持綠營的基層,他們想要生活好過一點, 所以發大財的口號, 會讓他們動搖。但是高雄市長的落漆, 韓國瑜 騙得了第一次還能騙第二次嗎? 她觀察的答案是肯定的,詐騙集團會一再得手是因為抓住人性弱點。投票是非常感情化的,韓國瑜對民眾主打經濟牌,美化自己傾中過度依賴中國的事實,以「貨出去錢進來」合理化 大家對他賣台的質疑。 韓國瑜的庶民政治可以用極度不負責任的口號, 誇大的空頭支票, 不斷餵養人民希望,打造韓國瑜因為是庶民懂得我的心,反而糖衣包裹下的毒藥視而不見。

相反他對於民進黨也是極盡分化,從賴清德或阿扁,他很敢講一貫以極簡單的一句話把對方定錨,譬如高雄又老又窮、陳水扁貪污、民進黨貪腐等。在中國背後大力支持下,面對國民黨以前菁英領導,現在韓國瑜連人家罵他草包都不介意,民進黨必需改變打法,不能太樂觀,對付痞子要用新戰法,出奇致勝。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