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廟公哪來乞丐?(洪博學)

洪博學

香港「反送中運動」進入第三個月了,8月18日,港府拒絕同意300萬人遊行,僅批准在維多利亞公園聚會,但是,港民用流水式聚會,一百多萬人不停進出,擠爆維多利亞公園,人群向街道擴散,面對日漸高漲的警察暴力,港民冒雨上街,令人動容,歐盟各國也加入支持港民的行動。

香港和台灣兩地,在二戰結束後,都有機會在全球殖民地解放運動下,成為獨立的國家,可惜,歷史的弔詭,就是如此,上一代人的錯誤判斷,變成這一代人必須承受的苦難,看見香港人為了脫離中國暴政的控制,男女老少不怕烈陽雨淋,奔走街道,飽受港警催淚彈和黑社會暴力攻擊,看見一個小孩背著紙板標語寫著,「不要給我催淚彈,我自己會哭」,全世界莫不深受感動,自由原來如此可貴,令人遺憾的是台灣,挺港或親中出現兩樣情,居然還有人叫囂,要台灣趕快回歸中國暴政懷抱。

1946年12月14日,聯合國大會決議,香港及其他74個地區,應該從殖民地脫離而獨立,但是,香港人認為維持英國殖民現狀即可,到了1960年12月14日,聯合國通過1516號決議文,二度要求英國政府必須協助香港脫離英國獨立,很顯然,英國並無作為,而且,香港人民也沒有動作,到了1972年,聯合國再度以2908號決議文確認香港歸屬,香港人仍然選擇維持現狀,「詳見聯合國年鑑」,最後,港民無法逃脫英國歸還香港土地給中國的決定,香港人民當年的決定,其實和台灣雷同,受困於血源傳統,普遍缺乏建立自己國家的意志,雖然香港和美國一樣,從荒野變成都會,說是殖民地,其實無法完全描述香港,香港是英國律法制度移植,中國人用血汗開發出來的墾殖地,嚴格講,就是另一個美國翻版,所以,香港人常常自許是香蕉,「外黃內白」,外在是中國族群表象,內在是英國制度下生活,但是,戰後兩次獨立機會,港人卻被外在的表象葬送。

港人放棄兩次獨立機會 

台灣和香港有相同宿命,只是台灣添加了中國內戰的外來因素,以至於在終戰後,台灣人無法自由選擇成為獨立國家,相同的是在那個時代,港台兩地的人民,都缺乏建構自己國家的意志,因此錯過了獨立建國時機,印證從順民走向公民社會,需要很長的時間培養,當台灣人認知國家的重要時,已經是台灣解嚴後的1990年。

歷史的軌跡無法以是非衡量,假設台灣在戰後,有一些人選擇獨立建國,另外有一群人要回歸中國,如同美國當年,殖民地人民必須面對效忠於英國,或者效忠於殖民地的選擇,是否因此而爆發另一場內戰,仍難預料。

台灣近代史走過的荒誕一頁,比起香港更加精采,悲傷,台灣從戰後軍事占領地,轉變成中華民國治理地,而已經是實質流亡的中華民國,卻在美國庇護下,佔據聯合國中國代表權長達25年,這也是台灣變成不正常國家的起源,從1971年開始,中華民國的國際地位飽受「紅色中國」挑戰,「兩個中國」爭奪台灣,因此也引發一個問題,「台灣到底是誰的?」

國民黨治理台灣時期,先進行「去日本化」,在殖入「中國化」,故意迴避台灣主權爭議,首先就是教育人民台灣是中華民國版圖,以至於,在錯誤的黨國教育下,一堆人被洗腦認為台灣屬於中國,對岸的「紅色中國」也是如此教育,這一點,國共兩黨並無差別,而舊中國憲法也奉行兩個分裂中國,勢必統一的法則,這也是台灣無法建立正常國家主因,錯誤的教育到今年課綱修訂,才終於出現「台灣主權未定」,合乎真正歷史真相的版本,也因此引發紅色中國和台灣被統派的不滿。

8月16日,新黨發表「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方案中指出,維持現狀就是一國兩制,並且說,中國統一是「兩個中國」統一,中華民國國號仍然存在,持續可用,如果真的如新黨所說,習大王的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就是如此,那麼現在就可以實施了,先請中國承認中華民國合法地位,不要無理打壓中華民國,中國和中華民國用兩個國家名義,重新建立對等的關係,平等交流,持續往來。

可惜,問題恐怕不是新黨所說那麼容易,中國如果真的尊重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也就不至於片面中斷中客來台了,更不會施壓中華民國邦交國,甚至禁止商品使用國家名號,或以國家名號加入所有國際機構和國際活動。可見,新黨所提「一國兩制」台灣方案,仍然是騙票的騙局,目的是先騙你進入「一個中國」框架而已,這種框架並不存在兩國兩制,卻只有一國,當兩制和「紅色中國」衝突的時候,都會被一國優先的武力摧毀,今天,香港的兩制,所面對的命運正是如此。

新黨一方面提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企圖騙台灣人入甕,另一方面卻在叫囂,一但台灣被中國併吞,就要立法把主張台獨者法辦,新黨小將王炳忠,共諜官司未了,卻還敢大言不慚叫囂,「台灣屬於中國」,甚至揚言驅逐不認同中國身分的台灣人,請問,如果沒有台灣這個廟公,哪有舊中國乞丐行乞的地方?這樣的政黨還敢出來選總統,真是欺負台灣人太甚。

黨國教育導致國家認同錯亂

國民黨長期錯誤的教育,造成今日的錯亂,民進黨才修改一小步,藍色政客就鬼哭神號,說明了真理不怕考驗。

話說回來,台灣主權既然未定,那麼只要居住者,就有權利分享主權,這是國際法規定,沒有人擁有權力,驅趕任何人,除非政府以歸化法令,讓人民自由選擇,簡單說,台灣人有權住在台灣,依照目前法令,有人願意當中國人,可以依法辦理歸化中國,即便有一天,台灣土地不幸被中國強迫併吞,有人不願意當中國人,還是可以轉移國籍到其他國家,這是文明國家的立法,就算不認同中國身分者,也不應該受到懲罰,這才是台灣自由的可貴,請新黨們不要充當「乞丐趕廟公」的腳色。民報0819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