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隊伍滿意度從1.0直飛4.0 (林濁水)

林濁水

 

一、執政黨好數據琳琅滿目

2月以來連續幾個民調,公布了民進黨黨政團體一連串琳琅滿目的神奇數據。首先,例如tvbs在2月中旬公布蔡英文的民意滿意度54%,創tvbs歷次調查的新高,2月底游盈隆民調蔡滿意度更達68.4%,比這數據更高的數據,20年來只有陳水扁2000年就職第一個月曾經曇花一現;另外tvbs調查,陳時中部長處理疫情滿意度82%,創歷年來政府首長新高;游盈隆民調又發現蘇貞昌滿意度69.4%,也創蘇就職院長以來的最高;同時足以墊高民眾對民進黨支持的台灣人國族認同,躍升到83.2%,還是創下歷史新高;接著戴立安民調發現民眾對民進黨滿意度51%,超越國民黨的23.6%,足足一倍還多,領先程度創兩黨落差歷史新高。

二、魔幻升級,躍過2.0直飛4.0

一連串令人迷惑的數據一齊出現,令人覺得台灣的政治一下子不真實起來了。這些數據中,站在既有不錯的基礎上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的只有一項,那就是台灣人的國族認同。從1990年代一路上升的台灣人認同,2016年是個高點,以後開始下掉,2019年1月落到3年中的最低點,但是所謂的最低,仍然高達70.9%,以致於如今上升到83.2%是非常高的了,但是才增加3.3%而已,這就是所謂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在同一時間,中國人和既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的認同全都腰斬,剩下5、6趴)。

民進黨執政團體滿意度的變化和台灣人認同這種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的情形完全不同。民眾對蔡、蘇和民進黨現在的超高滿意度全都從一年前低到不像樣的谷底陡然飛上來的。

依tvbs調查,蔡在2018年地方選舉後,已經淪為10%總統,蘇滿意度在2019年剛上任時,依戴立安民調也只有30%,至於民進黨,滿意度大幅落後國民黨13.5%之多。

從2016年總統、國會大勝特勝到2018年底民進黨政府居然成了台灣民主化以來最不得民望、滿意度掉得最快的政府團隊,這固然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奇蹟,然而在短短一年之間又這樣迅猛地翻飛而上,其中蔡總統的滿意度暴衝3倍,蘇也創下了台灣民主化以來聲望最高的閣揆的記錄。就民意滿意度的飛升來說,已經不是所謂的從1.0的升級到2.0,而是連飛三級成為4.0的了。這一切,在在有如魔境幻象,奇蹟中的奇蹟。

現在就把一年來這些魔幻般的數據變化整理成表對照如下:

(作者製表)

三、明星崛起於危機

在這魔幻升級的明星中,陳時中現象更是魔幻中的魔幻。2020年1月,民眾對他的觀感不要說滿意度,單單知名度都只有2.1%,己經處在隨時準備下台的慘況中了,但是居然只一個月的功夫,滿意度越過了總統、閣揆,突然成為台灣民主化以來聲望最高的政府首長。

陳時中2020年1月時還沒有人認識,2月滿意度卻有82%,肯定不可能是他的本事在一個月中突然升級,必定是2020年1月前他的本事並沒有機會讓民眾看到,等到撼動世界的武漢肺炎爆發,社會面臨巨大危機,他的能力隨著爆發,一鳴驚人。

因為瘟疫的巨大危機而爆發出領導能力,並成為最受肯定的內閣首長,陳時中並不是第一個,在他之前還有2003年抗SARS和2009抗H1N1流感的抗疫英雄葉金川。葉擁兩度抗疫之功,成為馬總統任內歷屆內閣中唯一受到高度肯定的明星首長,2009年內閣排名第一,雖然不如陳時中,但滿意度也高達69%。(2015地方選舉後,tvbs民調馬英九市長也只達80%。)

2018年,民進黨在蔡英文聲望極度低迷的情境下,創下民主化以來,藍綠兩大黨成績最慘的選舉記錄,蔡聲望的回升始於2019年1月被大支封為辣台妹,也和陳時中同樣是由於面臨來自於中國的危機的因應受到肯定,差別只在於陳面對的是來自中國的瘟疫危機;蔡總統面對的是主權受到來自中國威脅的國安危機。

四、一步到位/分三段上升

從1.0到4.0,陳時中在一個月中一步登天;蔡以1年3個月時間達成,這還是快得稀奇,但是卻分成三個階段,循序而進。

第一個階段從2019年1月清楚拒絕習近平研議對台一國兩制方案開始。她的回應使大支興奮之餘封她是辣台妹。2018年12月依戴立安調查,她滿意度已經剩下21.5%,但是回應習後馬上躍升了5.8%,成為27.3%,從此支持度一路不回頭地上升,但是上升雖然快,直到5月,做為總統候選人,支持度仍然輸給柯文哲,再過1個月,6月才脫穎而出,這時,她滿意度共升了16.5%成為38.0%。到7月彈升中止;然而馬上又遇到了香港轟轟烈烈的反送中運動,衝擊之下,韓國瑜反應荒腔走板,蔡則再度撿到槍,聲援反送中,滿意度在一個月中大幅彈升了7.4%成為48.2%,並進入第二階段的升級,一直回升到11月成為52.9%。這樣從2019年1月開始,共回升了31.4%,幅度之大,非常驚人;然而在連續撿到兩把槍之後,她卻仍然比2016年就職後6月的蜜月行情54.6%稍低了一些。

再過兩個月,在當選蜜月和陳時中傑出的抗疫積效推升下,進入第3階段的上升,一股作氣上升了11.1%成為63.5%,終於超越了2016年的就職蜜月期的行情。

蔡總統滿意度的一路重跌與三階段飛升。

一年出頭間,從10%總統翻升成為民主2000年以來滿意度最高的總統,固然是奇蹟,但是從2016年大勝到2018年成為10%總統,帶動了民進黨史無前例的大敗之局,又何嘗不是奇蹟。

那麼2018年為什麼大敗?一個說法是討厭蔡英文成了最大黨,這說法雖然普遍,但是卻缺乏具體內容,例如到底討厭她什麼?政、學、媒建制菁英的共識是她沒有把經濟搞好。這說法雖然普遍,不過,對照幾個民調,將會發現多數民眾和藍綠建制精英的看法並不一致。總統面臨國安危機的反應既然適用於解釋2019年後她滿意度的上升,2016~2019年之間她支持度的下滑也應該從這角度看。

依游盈隆民調,民眾對她總體滿意度的浮沈,正好完全和民眾對她在兩岸政策上的満意度同步,但是和對她經濟沒有搞好的反感並不同調。

2019年1月,因為她嚴詞拒絕習近平一國兩制的說法時,民眾對她的兩岸政策満意度突然巨幅上揚17.9%,當時民眾對她總體滿意度也陡然飛揚了10.2%!但是這時不滿意蔡總統經濟表現的人卻也衝到64%的最高點,滿意者低到只有很可怕的29%。這非常令人意外,和所謂民眾最關心的是經濟,除了經濟還是經濟的說法大相逕庭。這一個民眾對經濟狀況非常不滿時,對總統、內閣支持度反而升到新高的情形,其實在2019年12月底《天下》雜誌的調查結果中已經可以看到了,《天下》雜誌還發現,民眾最關切的台灣危機中,兩岸關係這個項目大於經濟不景氣

(來源:游盈隆民調)

另外,蔡總統雖然不斷抱怨她主導年改使支持度不斷下跌,然而,事實上在民眾對她滿意度崩跌的時間內,各種民調都顯示年改一直都是她最受肯定的政策。但是從2017~2018年底,民眾對年改的支持並不足以撐住民眾對她的滿意度。從這些民調的數據,清楚地對照出4年來,民眾對兩岸政策的態度是牽動她聲望浮沈的一個最關鍵的主軸。

這一個看法相當主流:中共本來長期已經不提一國兩制了,到了2019年習近平為了施壓蔡英文才突然又把冰庫裡的一國兩制搬出來,於是才反而成為她順手而得的槍。坦白說,這是外行看法。因為出身、個性、雄心都和江澤民、胡錦濤大不相同的習近平,在2012年當上總書記,雄心地以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為己志後,就已經在他的民族復興藍圖中重新填上對台灣推展一國兩制這一個項目了,無論是口頭或文字—例如,〈十九大政治報告〉—他都加以強調。也因為這樣,所以對台灣軟硬兼施的手法接連出手,既有馬習會、惠台31條、26項又有封殺台灣參與WHA、軍機軍艦繞台乃至各式各樣在國際上封殺台灣等行動的密集出手。換句話說,習近平對台施壓造成的台灣的國安危機並不是始於2019年1月2日〈告台灣同胞書〉提一國兩制,而是在習上台之時就開始,並且在蔡就職後更加險惡。

面對這樣持續的壓力,蔡以「維持現狀」當最高原則,謹慎因應:一再派主張兩岸一中的宋楚瑜去蹭習近平、WHA通知將以「TAIWAN,CHINA」名義邀請台灣,她不只低調回應而且還下令參加的衛福部長在大會中「不講台灣」⋯。

面對中共打壓,台灣多數民眾並不支持激烈獨派的因應方案,這一點從東奧正名公投並沒有過關就看得很淸楚;但這並不表示多數民眾就支持蔡過度謹言慎行的「維持現狀」策略。於是,自一上台就面臨北京對台灣的高壓策略的蔡總統,她怎麼進行危機處理就決定了她民意支持度的浮沈:在2019年1月之前,過度的謹慎軟弱使她民望一路走低;之後採取比較堅定的態度則使她民望出現大轉折而一路上揚。

這也就是說,她2016年一就職,槍就已經擺在她面前了,只是她小心謹慎地一直避開槍不肯撿,而不是直到2019年槍才出現,她才有撿的機會。

五、渡過了危機後的危機?

民主政治的基本邏輯是英雄豪傑挾強大民意上台,施展抱負發揮長才。如今有魔幻般的滿意度,民進黨人士盼顧自雄之餘,躍躍欲試大展宏圖,自符合民主真諦也是人情所當然。然而,滿意度依靠危機接續不斷,未免奇異,無論如何,有幾個問題恐怕是民進黨在居高之時,不能不想清楚的:

1、人世間,危機出現時叫非常時期,這清楚地說明沒有危機才是常態,那麼一旦社會回歸平常,民進黨又將拿什麼號召民眾?

2、台灣社會的危機感來自於雙重結構。民眾既憂於外有中國威脅,也憂於台灣內部政界領袖過於牽就北京甚至親中。後者正是2016~2019年3年間蔡總統聲望每下愈況的關鍵。如今總統雖然成了辣台妹,但是經過幾番波折,國民黨受到了嚴重的教訓,調整對北京態度己成為黨內多數意見,放棄九二共識的聲音也愈來愈大,假使國民黨從此脫胎換骨,那當然既是國民黨的好事也是國家的好事,但是這樣一來,民進黨怎樣維持必勝的競爭優勢?

3、在去年底2020大選民進黨大勝前夕,憲政學者蘇子喬稱讚了強勢的行政院長和民選的總統沒有明顯的扞格的現象時,也忍不住對《天下》雜誌說出了他的擔憂:「在難得的信心背後,可能需要更多實質對政策的信任度。」這會是非杞人憂天嗎?

無論如何,被看到的是陳同佳事件或防疫事件的處理,政府都一再出現強烈的反覆,於是媒體中一些放話、風言風語在剛投完票到最近就在換閣揆、誰任命了防疫一級開設指揮官上做文章,雖然當事人已經有了說明,總統更鄭重其事地公開否認。但是這些風言風語的內容會愈來愈具體化還是最後歸於雲淡風輕?恐怕誰也沒有把握。

由於政策的反覆出現在因應兩岸情勢的措施上,媒體報導就等於指出了又是奇事一椿:面臨來自中國的危機既搭起了蔡蘇兩人密切合作的平台,而這個平台卻又滋生出了蔡蘇兩人的矛盾。矛盾要怎麼化解?難道就是媒體報導的透過內閣改組嗎?那會是一個聰明的解決方案嗎?

4、整個民進黨,黨政的聲望雖都高度提升了,但是媒體焦點極度集中在蔡、蘇、陳三人身上。那麼民進黨除了靠危機出現撿槍外只靠三個人的英明嗎?肯定不是。接下來問題便是:假使打仗不是靠主將一個人就可以的,好的將領也必須有好的部隊、裝備。那麼既然部隊裝備都沒問問題,為什麼民眾一直沒有感受?

看來,儘管民眾滿意度高到非常不實際,但是民進黨仍然有相當多也相當大的難題要處理,未來肯定不會是「從此王子和公主過著幸福的日子」那麼簡單。自由時報0309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