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報小編就是我(王伯仁)

元月因小女生產坐月子,和太太出國探親襄助雜事,閒則如常寫寫政論文章,褒貶時事,偶而在FB欄留幾句話,但殊不知因網路操作不熟,以個人身份留語反對蔡英文競選連任之短語,居然變成以民報名義批判國家元首的滔天大罪,更由於留言中一時習慣權宜,寫了「选」和「乱」兩個簡體字,於是變成中國五毛黨,民報也因這兩個簡體字,變成有紅色資金援助的本土報。詳究網路撲天蓋地的抹紅剿殺,全出於䕶衛蔡英文不遺餘力的自由時報,狠勁還不下於傾中紅色媒體中時和重工,真叫人嘆為觀止。

本人在第一時間,還不曉得留言出了張冠李戴的錯,就在FB上留言謂回應是我本人的名字和個人意思,沒有想到更引起虎頭蜂窩追盯,謂潛伏在民報的五毛黨露餡了,或謂民報去年底因財務困難停刋,現在卻仍在營運,是不是有紅色資金挹注,起死回生,或謂民報文化事業公司已解散,怎麼還有幽靈公司?也有謂批判應具名,不應躱在民報後面匿名為之,不夠光明磊落⋯⋯,各種帽子連續拋來,不把民報鬥垮或小編打倒誓不休。

這是怎麼啦!兩個簡體字就可以無限上綱到紅色報紙,也有網友斬釘截鐵的說:台灣人不寫簡體字(反推,寫個簡體字就不是台灣人?)我在報界服務40年,早20年均用手寫稿,現在則用ipad ,求快求方便,大多會用簡體,連中央社和中央日報都一様,我們寫「体育」代替「體育」丶「作乱」代替「作亂」丶「臺中」寫成「台中」,其時威權很重的警總都沒有干涉,怎麼號稱民主自由度很高的蔡英文執政,簡體字就變成共匪同義字,果如是,早年全台灣記者都要到綠島唱小夜曲了。

想來真可笑,歷經戒嚴威權時代的政治新聞工作者,沒有被調查局丶警總約談「喝咖啡」嚇到,卻在蔡政府時代,被號稱最本土最綠色的自由時報圍剿,忘年之交的洪博學先生看不過去,寫了一篇「一位老台獨的抵抗和救贖」來勉勵鼓舞不要因而仆倒,憶起當年千鈞壓頂都沒彎下脊梁,如今幾個隻跳樑小丑就打死了?這不是開玩笑話吧,洪老!但還是謝謝相濡以沫。

我的留言很簡單,大略重述一下:「我們选出你,但你乱搞,給台灣人丟面子,所以以後不再支持你了」,就這樣子,好像一定非誅九族不可,難道真的武則天坐天?或許是可供公評之事,所以一堆虎頭蜂就針對「兩個簡體字」發揮,又是中國五毛丶非台灣人丶潛伏份子丶資金有問題⋯⋯,令人啞然失笑,歸納起來,要不是回應是針對「蔡英文」,恐怕駡三字經都狗不理,寫到蔡英文,什麼血滴子都出來了,如果出於統媒藉機鬥爭本土報紙,還屬正常,但如出於自由時報,那就只有蔡英文三個字原因所致,但洪博學先生另猜或許有內容農場挑撥離間,吾人也不能說完全不可能。

報紙生涯40年,記者也好丶小編也好,老編也做過,沒有想到兩個簡體字惹來漫天風雨,捲起千尺浪,古人説:一字千金,我則是兩字萬罪。不過也好,在此再次説清楚,我是以個人身份回應蔡英文有關「民調是死的,人心是活的」乙文的回應如上而已,不擅於操作電腦,所以也不知道為何我名字變成民報,被抓到所謂「把柄」,其二,我反對蔡英文競選連任,並不是2018敗選關係(倒很同情她因勇敢年金改革而致選舉受累),而是派葉俊榮接教育部長並無恥硬接水管,毫無台灣人一絲絲風骨存在。葉俊榮在當內政部長時,押著黨產會要和婦聯會違法和解,本人曾在黨產會第一次公聽會和民視政論節目強烈反對,事後證明葉是「葉放水」,後來下台卻又接教育部長,就覺得蔡英文於管案心術不正,曾向教育部政次范巽綠反映誰放水管,就和誰「不共戴天」,相信在賀德芬教授FB上,都多可看到我個人的看法和堅持,所以當她和葉俊榮演雙簧接水管,又要栽贜賴清德時,我就為文分析賴清德絕對走人,海闊天空。此立場清清楚楚,不是臨時瞎編胡扯可就。

蔡英文在敗選後,首先拿北農吳音寧開刀撤職,也是另個我看不起蔡英文之所在,柿子挑軟的揑,軟土深掘,所以吳音寧加管中閔兩事,我是徹底的失望,40年來,為文千萬字,斑斑可考,不是幾隻跳樑小丑可以抹紅抹黑的,民報6年實績,陳永興50年為台灣民主自由人權的努力,我王伯仁在40年新聞界的表現,都有公評,紅丶綠色血滴子怎樣來,都沒在怕,但是我個人要表達清楚,我現在只是一個撰稿者,文章回應只代表我個人意見,我絕不迥避,其他的,只要是就事論事,論法講理,至所歡迎,但是對於只會戴帽子,霸凌威嚇的,一概鄙視不屑,免談,我個人一票不支持蔡英文是已決定的事,但也不會去投藍金黃,有骨氣的台灣人,不一定要「含淚投票」,才是愛台灣,人總要對自己負責,失掉了自己,還剩下什麼?(資深記者)民報0225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