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三特性 台灣三對策 (吳迪)

 

隨美國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拜登(Joe Biden)宣布賀錦麗(Kamala Harris)為副手,訴諸國內政治態勢明顯,且兩者有可能出線的情形下,台灣應及早擬定方針,因應可能的台美關係變局。

相較於共和黨,民主黨的外交、中國政策具以下三特性。一,民主黨在中國政策上對衝突風險的容忍度低。舉例而言,即便拜登、賀錦麗皆曾批評中國掠奪性貿易手段,但兩者反對以可能兩敗俱傷的貿易戰因應。二,為降低風險,民主黨偏好求同存異的方式處理對中關係。三,民主黨整體外交政策不依賴軍事嚇阻,主要以透過外交手段解決。以上三者又呈互補關係。

此三特性可能使民主黨執政下的台美關係,於兩面向造成影響:高階訪問與大型軍售案(「不對稱武器」範疇外者)。此兩者是最可能挑動中國神經,且最常被美方視為只具象徵而非實質意義。

為因應可能的變局,台灣政府可考慮朝以下三方向著墨:

一、加強工作層級(working level)交流。最經典的例子是美國國會六月甫提出的「台灣獎學金法」,每年派遣十名美國公務員至台灣對口單位見習。不僅此案的參議院提案人為民主黨籍的Ed Markey,眾議院的連署也是少見的以民主黨為多數,工作層級交流受該黨歡迎可見一斑。另在台美安全合作方面,相較於強調高階將領的交流,台方可提倡增加每年派遣至對方國家演訓的人數及頻率。

二、於可能的政權交替前進行三邊高層對話避險。目前台灣的對外關係主依美國,他國對台政策較為謹慎。台方應積極要求美方與另一友好國家建立三邊高層對話機制,藉美國向第三國使力,確保他國跟上美國對台政策,不僅使台灣避險、美國亦可減少負擔。

三、加強軟性議題交流。台美雙方自二○一六年來不斷提升軟性議題的交流,尤以透過全球合作暨訓練架構(GCTF)平台,加強婦女賦權、防疫、數位經濟等方面的討論。放眼未來,台灣可向美方提議強化GCTF地位,使之從討論平台轉變為在特定議題上具政策制定功能的多邊機構。例如,現今印太地區缺乏討論接收難民的多邊機制,GCTF可在前一年訂定的議程外安排臨時會議,共商對香港的人道救援。

(作者為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政策主任)自由時報0813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