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裡逃生 我是現場目擊者~記南加台灣教會槍殺慘案(李彥禎)

恐怖槍手周文偉被壓制在地。

本來一場大歡樂的聚會,卻因一個喪盡天良的兇手,而變成一死五傷的恐怖大屠殺。

一,因疫情的關係,我跟許多人一樣,很久沒上教堂。但聽說,離開我們已22個月, 很有人緣的張宣信牧師黃玉玲夫人將回來探望九十多歲高齡的母親,3個男孩以及一大群親友 ,並計劃 於5月15日回到教會講道,與大家聚餐歡敍,我倆特地提早半小時到,祇見整個會場充滿著喜悅的氣氛己差不多快擠滿了。穿著整齊莊嚴的聖歌隊,正精神奕奕在演練中。
二,在教堂內外:
當天,張牧師證道的題目是:「充電」。張牧師雖年紀已六十多歲,精神充沛丶聲音宏量,條理清晰,舉証有力,充分表現他回台近二年,充電十足,寳力未老,讓全場聽得如醉如痴。講完半小時後,休息十分鐘,他接著主理「主日學」,分享他「回台後的感想與回顧」,輕鬆、幽默、親切、感人。
根據接待員蘇崇雄、李素嫄夫婦說,在禮拜開始後約十分鐘,有位口操道地台語、年約六十多歲的陌生客突然出現,他先表示這是第一次來這裡。李姊妹按程序把一份表格遞給他,請他填寫。他領了表格卻不填寫,而逕自走向前面擺報章雜誌的桌子,拿了幾份報紙流灠一陣子後,便走開不知去向。不久,他回來要求一份當天教會禮拜的程序表,並想要進裡面「看看」。經允許後,由劉淑雅姊妹帶領,從後門進內。他不願往前坐,而站在靠窗的最後面。他自我介紹説他叫周大衞,並説曾來過這裡兩三次。他停留數分鐘後便離開,不知去向了。
三,在餐廳內(行兇現場):
主日學結束後,大家便移步到隔鄰的Simpson Hall用餐。(在疫情肆虐前,我們通常在這裏享用免費的「愛餐」,並自由交誼。)但值疫情期間,這裏暫停使用。這次特為歡迎張牧師夫婦而開放。當大家吃便當時,有兩位姊妹,林淑華、方安姿,分別看到有人拿著鐵鍊,把不同位置的門鍊住,問他為什麼,但他皆默不作聲。這兩姊妹見他穿有安全人員(security guard)制服,以為是飯後負責鎖門的人,而沒懷疑他。飯後許多人開始分組到前面照團體照。我夫妻大概是最後才加入的。照完,我倆慢慢走回到原餐桌。不久,便聽到「碰、碰、碰」的很大響聲,我第一個反應跟許多人一樣,因一時沒有看到有任何異樣如驚叫、逃避,而以為是鞭炮聲而不太在意,以致當槍手把槍口指向我這邊時,我竟然面不改色,穩若泰山,直至驀然看到張牧師高舉椅子飛奔向槍手猛擊,才驚覺,才開始躲在大柱子後面,也才發現許多人驚慌尖叫,紛紛躲避或躺在地上,亂成一團。我聽到張牧師把槍手擊倒,急促呼叫請人幫忙。於是,立時有三位較年輕、健壯的男生馬上跑去把槍手牢牢按在地。卓明達兄反應極快,馬上把自己的皮腰帶解下綁上槍手雙腳,而機警勇敢的黃玉玲牧師隨即找來電線,文雅的蘇崇雄兄,即過來幫忙把電線綁緊兇手的雙腳,並壓制他的腿。張牧師及強壯的蔡坤山兄弟合力把槍手頭部緊緊壓住。原本像是兇不怕死的屠夫,竟然掩不住懦夫的本色,不停以華語哀叫:「我不能呼吸。」
等確定完全制伏了槍手,氣氛稍平穩,七十多歲的張怜惠姊妹衝出來,看到躺在地上的兒子,鄭達志,背面有三個彈口,佈滿血跡似乎沒有生息了,一時嚇呆住了。她三個月前才「送走」摯愛的丈夫鄭俊曉醫生,現又遭遇大兒子受大災難,圍繞周邊的人睹狀,一時也驚呆,不知所措,實在太悲慘了。
躺在旁邊還有92歲的楊秉彜老兄,腰腿間中了一槍,血液不停地從腰褲流出,清秀堅強的李素嫄姊妹用指頭按住他的傷口以防流血過多;楊兄弟不顧自己的傷痛,卻不停地大叫:「我太太在那裏?我太太在那裏?」。李姊妹轉過頭看到他八十多歲的太太,翁淑明,坐在椅子上,腰間也在流血。她因無法同時幫兩人止血,而急呼旁邊的姊妹幫忙,她才能繼續幫楊兄弟止血。然後,她又看到她的92歲的日文老師,周文哲的一腿被子彈打穿也正在淌血,而太太,陳淑姫命大,子彈穿過肚皮上的衣服造成幾個洞,幸沒傷到皮膚;一向熱心公益的林德生兄弟也被子彈擦傷腿部,算是是五位傷勢最輕;而旁邊的一位眼睛近盲,卻常搭公車來禮拜的洪立言弟兄,則被這同顆的流彈打傷了腳,算是第二輕傷者。簡言之,小小的場面,一片凌亂、哀嚎!
在慌亂中,極沈靜的邱伸彥長老及陳建文書記,迅速打「九一一」求救。
四,善後:

人在緊張丶痛苦時,似乎時間過得特別慢,有度秒如年的感覺。案發後,已過了十分鐘,血仍繼續在流,兇手仍被強力按在地上,卻見不到任何救援隊出現。恐懼聲、哀怨聲四出:怎麼那麼久了,救護車還沒有來,真急死人了。

終於,警車先到了,救火車也出現了,但要命的救護車卻一直不來。警察、安全人員蜂踴而至,他們第一件事就是封鎖交通要道,控制現場,任何人不准隨便離開。他們把尚未離開的37位會員集中在一起。不過,他們很體貼又有禮貌,搬椅子、送瓶裝水、及從附近 In&Out送來的溫熱新鮮漢堡。又有好多位來安撫、幫忙的義工陪侍在側,使我們急躁、不安的情緒漸漸安穩下來。他們這種有序不亂的「SOP」很值得尊敬及效法。,
千等百待的救護車終於姗姍來遲。但,他們一到即顯示極高度的工作效率。他們馬上接手兄姊的救護工作。首先,他們確定躺在地上鄭醫生是否還有生息。然後,迅速包紥中彈者的傷囗,打理一切救護程序後,再搬到救護車上,火速送往適當的醫院,做進一步救治。在搬運過程中,大部的傷患,躺在擔架上臉色蒼白無力,令人哀傷,但最後出來樂觀的林德生兄弟卻一路高舉大姆指,使旁觀者歡呼、拍掌,露出難得的笑容。
等救護車離開後,我們一大群人便被放置在沒有屋頂的空地上,等候進一步的安排,以便FBI 或警方人員的詢問及調查。到下午5點,天氣漸涼,許多人的外套、厚衣放在車內沒拿出來。於是,我們再被安排到Geneva美國人教會寬舒的主堂。我們李輔仁牧師剛從外地佈道,及時趕回來,勸導我們講話要簡單、扼要、誠實以免節外生枝,而惹出麻煩。約六點開始每一人被兩人安排在單獨房間詢問。他們問話很溫和有禮,絶無要脅、恐嚇,但每句話都記下、錄音,一點也不馬虎。全程約費時一、二十分鐘便結束。但較重大的人證排在最後又費時較長,譬如張牧師完成時已九點多。詢問後,分批撘特別安排的公車到附近的市政府前,再請親友各別接回家。我們住不遠,所以八點多就到家。
這次大災難,眾兄弟姊妹雖受到驚嚇,但大體上算是冷靜、非常合作、互助,給救援人員留下極深、良好的印象。台灣人是善良、愛好和平的族群。教會的長老、執事、義工的傑出領導、協調、幫助:做出最大的貢獻,讓人敬佩、感激。
整個過程,附近的道路幾乎全部管制,空中有幾架直升機不停地環繞,甚至第二天還有直升機在盤旋。我們的汽車一直被封鎖,直到第三天中午才開回家。當晚回到家打開電視,才知道我們教會發生的慘案,己轟全美,甚至全球了。因為,當天我忘記帶手機到教會,回家後己有很多電話留言了。因為為時已晚,又好疲倦,祇好留待隔天再回。我知道,下來的幾天會忙「死」了。就先養精蓄銳吧!
在就寢前,我們虔誠地感謝 神的憐憫及保佑,在最緊要關頭,離開槍手不到30尺,他正把半自動手槍口指向我們的剎那間子彈「神奇地」被卡住了。當他低頭重裝彈時張牧師如天使般從天而降,把槍手擊倒,不但挽救我及許多兄弟姊妹的生命,也避免我們的教會被燒成灰燼,更悲慘的場面。(他的袋子裏.裝有更多的子彈及汽油瓶/燃燒物。

真感謝 阿門!(作者為南加台僑)

(待續)0524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