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健大中華 幻想的破滅 (蘭雨靜)

蘭雨靜

武健大中華 幻想的破滅(一)

亡父的幻想 武健大中華

筆者己故的雙親是出生於清朝年間。清朝把台灣割讓給日本時,雙親還是幼兒,割讓台灣,等於,幼兒被親生父母棄養。年幼的雙親,戀慕父母的哀切心情是十分地可以理解。無學文盲的父親,在他長大成家後,請來漢文先生,在小鎮的我家客廳門柱上聯,用金字寫上「武健大中華」五個字,不外是,期望當時,還是個「東亞病夫」的中華,能早一日成為強國,把日本從台灣驅逐出去。自幼失去父母的父親,把此種殷切的思念,寄託在「武健大中華」五個字,是毫無疑問的。

父親遺照

父親在日本統治時代,中國還是個「病夫」時去世。父親去世,經過約半世紀歲月後,中國開始轉為強國。

我家客廳門聯上的「武健大中華」五個字,雖然褪色,至今依舊存在。在其左側,還掛著父的遺像。為了亡父,該慶幸中華的轉強嗎 ?

安眠在九泉下的父親,應該也知道,成為強國後的中國,一直在欺負台灣。這當然和父親的期望是完全地相反。如果今日,父親還在世的話,毫無疑問地,早就把這五個字,從門聯上塗消掉 。

文豪魯迅筆下的「中國人」

在中國,提到文豪,就想起魯迅,其作品「阿Q 正傳」也會浮現腦裡。魯迅,不但是文豪,他同時也是中國的「民族作家」。

魯迅的代表作「阿Q正傳」,全世界有四十數國,六十數種語言的翻譯本的出版。讓魯迅之名,也在世界文學站了一席之地。「阿Q正傳」,是部僅有六十頁的小作品,能成為世界的名著,非常難得。其主要原因是,作品雖小,內容寫的卻是世界人口最多的中國「民族性格」。

魯迅在一九二五年出版的「阿Q正傳」俄文版的序文裡,如是說:「我試著描繪出我國民的「魂」,是否描繪得出我自己也沒有自信」

由此可見,他要寫的是,中國國民之魂、或民族性格。

「阿Q正傳」裡,有個很特殊的字眼,叫「精神上的勝利」或「精神勝利法」。魯迅在「開眼論見」的一篇文章裡,有如此的一段:

「當中國人無法正視時,會利用欺騙和詐欺的,找出奇妙的逃路來, 同時, 自認那是個正當的路。這個路就是證明著國民性的怯懦,怠惰,以及狡猾」

魯迅也在「阿Q正傳」裡,讓阿Q逐一扮演著這個「奇妙的逃路」。

「當一個人失去了自尊心,並且還淪落到這個境地時,必然地要進一步自暴自棄。因此阿Q也有了嗜好。它就是喝酒和賭博」

魯迅在「阿Q正傳」裡,使用「精神上的勝利」這個字眼來解剖,心態不平衡的人,有自卑感的人,借著轉嫁、忘卻、自欺,等方式來逃避現實,減輕屈辱或痛苦。一般都稱其為「阿Q精神」。

記得,小島國「日本」明治維新後,學習西洋走「富國強兵」的殖民路線,因爭奪中國東北地方的權益,和隔鄰的大國 Russia一直相處得不好。Russia 的中文叫「俄羅斯」,日文叫「ロシア」。起初,日本給 Russia 取了漢文名稱叫「魯西亞」。後來,日本帝國又把「魯西亞」改為「露西亞」,至今還在使用。為何要把「魯」改為「露」?

因為,「日本」的國名,象徵的是「太陽的升起」。亞洲東方的太陽一上升,亞洲西邊的「露水」,不就馬上會溶化而消失掉?這麼一動歪腦筋,日本帝國,在兩國關係惡化加深時,就把「魯西亞」改為「露西亞」,以為這樣就能讓俄國從地球上消失。軍國日本的這種「精神勝利法」心態,躍然顯現在一個「露」字上面,足以令人作舌。「魯」和「露」的日文讀音,同樣是「口」(ro )。

回過頭來看看,「反攻大陸」時期的中華民國的「精神勝利法」也足以令人心寒。當年在台灣的國民政府稱故鄉的「大陸」為「地獄」,共產黨籍的同胞,親朋,自「毛澤東」以下全都在姓氏前面加上一個「匪」字。

這些醜化的政治語言充斥台灣,卻非出自台灣人的口嘴。全是出自國民政府的口嘴。國民政府是來自大陸,為何要醜化自己的家鄉「大陸」和自己的鄉親?原因大家知道得很清楚。因為國民黨被共產黨打敗,失掉天下,逃到台灣來,心有不甘。因此就運用魯迅筆下的「精神勝利法」來逃避現實,自我解悶,同時欺騙老百姓以保存區區蔣王朝。保得了?當然保不了。

因為,精神勝利,只是一種短期間的自我解悶的處方而己。如同魯迅說的,它的主成分既然是在於「欺騙」,而自欺可以由得自己,不過,欺人就由不得自己。這就是,脫離現實的「精神勝利法」無法解決問題的原因。所以國民政府早就不再叫著「反攻大陸」的口號。跟著「地獄」「賊匪」等字眼也消失無蹤。

阿Q,在形式上打敗了,被人揪住黃辮子,在壁上碰了四、五個響頭,閒人這才心滿意足的得勝的走了,阿Q站了一刻心裏想,「我總算被兒子打了,現在的世界真不像樣……」於是也心滿意足的得勝的走了。這是魯迅筆下的阿Q 「精神勝利法」的精髓。

中華民國,曾經是統治幾億人民的「王朝」,淪落到今天,遠離大陸,躲在台灣的一個角落吶喊的下場。和魯迅筆下的阿Q一樣,不知自我檢討,只會高唱「精神上的勝利」或「精神勝利法」。難怪「中華民國」會淪落到這個地步。

武健大中華 幻想的破滅(二)

德川家康和豊臣秀吉的比較

如同中國漢朝以前有個「三國時代」,劉備、曹操、孫權,爭天下。扶桑列島在德川時代以前也有個「戰國時代」,織田信長、豊臣秀吉、德川家康,三個武人爭天下。織田是個殺人毫不留情的人物,後來被自己親近手下殺死,後半、只剩下德川、豊臣二人爭霸。

豊臣秀吉爭霸中一度居於上風,眼看列島天下將歸他一人之手。喜歡自大的秀吉忽然動起「征服大明」,甚至「征服印度」的念頭。大明就是中國。要打大明需要借道朝鮮半島,豊臣由是向朝鮮提出「假道」的要求。朝鮮當然不會答應,鴨霸的秀吉就出兵攻打朝鮮,稱為「朝鮮征伐」。

這個師出無名的「朝鮮征伐」,打了六、七年,大明也出兵幫朝鮮,秀吉終於鎩羽而歸。秀吉的好大喜功,不單無法打到大明,由於國力的損耗太大,導至豊臣家(豊臣王朝)走向衰亡之路。家康看到時期來到,一舉打敗豊臣秀吉,統一日本天下。

之後列島終止戰國騷動時代,開始二百六十餘年之久的和平,文化繁榮的江戶時代。 顯然是德川家康的功勞。但是出奇意外地,日本人並不喜歡他。

日本社會一向喜愛拿信長、秀吉、家康這三個不同個性,不同成就的?史人物來作為一般人的評價分類標準。日本人對三人的評價(喜不喜歡),一向都是德川家康最不受歡迎。隨便舉個網頁上( 12/4/2014 )的「民調」看看,家康是殿後的。

信長   2,150,000 件
秀吉   1,470,000 件
家康   1,320,000 件

這是日本人傳統的看法。 旁觀者的外國人評價是否和日本人一樣?我們來看看美國的網頁民調。

ieyasu   top     641,000 件  家康
nobunaga  2nd   443,000 件   信長
hideyoshi  3rd   247,000 件  秀吉

結果剛好和日本的民調倒過來,家康由殿後一躍跳到第一名。 我相信,許多台灣人會覺得非常意外,為何和日本人的評價會差那麼多!

慢著驚訝,還有比美國更加更加有趣的評價,各位台灣郎可以看看作參考。那就是下列的中國人看法民調。

家康   3,310,000 件
信長     58,000 件
秀吉     56,800 件

中國和美國,一東洋、一西洋,人種、文化截然不同的兩個社會,為何對家康的評價是完全一致?也許美中兩國都是日本社會的旁觀者,所以才會出現「旁觀者清」的評價。

在日本,評價殿後的德川家康,在美國和中國的評價卻是最高,究其原因,是因為,家康天生具有日本武士(samurai) 少見的「深謀遠慮」的個性。深謀遠慮,簡單的說,就是台灣話的「呷緊弄破碗」的反義語。也是和台灣話「老神在在」是一脈相通的處事態度。

日本話有句常用語叫「遠慮不要」(讀  enryo fuyou ) ,意思是「不要客氣」。日本人把從中國借來的漢字「遠慮」二字拿去當「客氣」的意思用,你就知道日本人是?有「深謀遠慮」的概念。

豊臣秀吉喜大好功,想征服大明、印度,借過路侵略朝鮮,導至豊臣王朝的衰亡。大日本帝國對美國發動太平洋戰爭 導至,大日本帝國的滅亡。同樣,都是因為欠乏「深謀遠慮」的社會個性所造成的「弄破碗」。欠乏「深謀遠慮」的好大喜功是多麼可怕,由此可見一斑。

鄧小平的韜光養晦與習近平的文功武嚇

日本明治維新後,創立大日本帝國,走富國強兵路線。首先,打敗李鴻章的北洋艦隊,接著,打敗 俄羅斯的遠東軍 (大連、旅順 ) 。這兩個戰事都只是「局部戰役」,非傳統的「國家間戰爭」。然而,這兩個局部性戰役 (或衝突) 的勝利,卻讓日本人錯思他們打敗了世界上三個強大大陸國 ( 美、俄、中) 的兩國 ( 俄、中) ,因此就狂妄地認為,把剩下的美國打敗,日本就成世界無敵的超強國,可以主宰全世界,可以稱霸全世界。

這是日本發動大平洋戰爭的原始「心理因素」。結果是如眾所知,日本戰敗,失去戰前領土的80%,僅剩本土四島和琉球群島。

戰後至今,己過了七十多年的漫長歲月,日本人一直還在找一個答案,就是「帝國日本為何那麼傻,發動對美戰爭?」。

成百成千的書籍、專文、論評,試圖解答這個問題,然而,大多數的日本人還無法覺得「釋然」。原因是論者由於想保留日本的体面,都不想把發動戰爭的狂妄「原始動機」也就是國民的「心理因素」揭開,只是在那裡找些似是而非,不痛不癢的藉口敷衍了事,因此,日本百姓至今無法了然發動對美戰爭的動機。

其實,日本帝國好戰的「原始動機」是源於日本傳統的サムライ(samurai 武士)的「好鬥精神」與「不要遠慮」的單細胞個性。(單細胞是日文,讀 tan sai bou,頭腦單純的意思 )。

中國成為軍事暴發戶後,一向是「東亞病夫」的國民,心理上發生非常大的變化。認為現在誰都可以不怕。

這種畸形的「國民心理」,可以在 You Tube 上,最近常出現的一些狂言、狂語,像「誰敢和中國開戰 ? 日本給出的答案震驚全世界!」,「聯合國提議調查一女子!35國讚成!中國一票否決!西方計劃徹底泡湯!」,等等狂語就可看得出來。

中國一票,可以讓35國的西方計劃徹底泡湯!這類妄言,會讓人馬上連想到「大日本帝國」的陰影。

當年「大日本帝國」侵華最大的成就是,在中國的東北建立滿州國。全世界都非難日本的作為。當時的國際聯盟(聯合國的前身) 特地為此開會,以45票對一票(日本)票決要日本退出滿洲。結果,日本悍然拒?這個票決,而退出國際聯盟。

「大日本帝國」真的那麼偉大?過去的歷史,大家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大日本帝國」沒有那麼強大,只是狂想、妄想太大而己。到頭來「大日本帝國」不但保不住滿洲,連自身都滅亡了。

這一段「大日本帝國」的歷史和「中國一票,可以讓35國的西方計劃徹底泡湯!」的狂想,不是太像了嗎 ?!

現代中國,如果沒有出現鄧小平這個「小個子人」,今天的新中國局面,大概也不會出現。

中國自古就有「韜光養晦」的處世理論。也是 鄧小平為當代中國外交制定的重大指導方針。「韜光」的字面意思是收斂光芒,引申意義為避免拋頭露面。「養晦」的字面意思是隱形遁跡,修身養性,引申之意為隱退待時。

鄧小平當年所說的,「不擴張、稱霸、不在國際事務上扮演所謂的霸主地位、不做強國、一心一意謀發展、一心一意發展經濟、把國內的事情搞好」。這個方針今天的中國顯然沒有依循在走。九泉下的小平同志,肯定是非常不高興。

鄧小平人雖長得矮小,但是他是善於「深謀遠慮」的大人物。

今天的中國政治人物遺忘他的「深謀遠慮」,想走「稱霸世界」路線。鄧小平和習近平同樣有個「平」字,前者想做一個「平凡的人物」,後者卻想成為「不平凡的大人物」,是屬於「暴發戶」的思想。

名為習近平,理應靠近「小平」,但習大人卻試圖遠離「小平」。中國的危機處境,可以說愈來愈像侵華時期的「大日本帝國」。九泉下的鄧小平能不傷心!

武健大中華 幻想的破滅(三)

上海實業家童氏的心底話

一九九0年代末,紐約我家搬來新鄰居,是上海實業家童氏一家。童氏和我年齡差不多,很聊得來。

童氏,在中國正值經濟高度成長時,留下老三照顧上海的事業,帶老大和老二,離開五光十色的上海來美國設立分公司。如此「背井離鄉」有些意外。  我問他為什麼如此按排。

他說,中國幾千年的動亂歷史給我們的教訓是,社會一旦繁榮富有,人人都會想「貪」,「特權」階級橫行,造成社會的腐化,跟著來的就是「亂」。

這原是「人世」普遍的現象,但在人口眾大的中國,「亂一髮」就如同野火燎原無法收拾,今天歌舞昇平的社會,明日可能會變成「水深火熱」的地獄。中國經濟的高度發達,也就是動亂機運節節到來的「元凶」。童氏說,「因此,我是未雨綢繆,把部分事業先移到美國來,以便到時能有退路」。接著,他說「老兄,你對中國歷史的這種特質性,應該也不陌生吧」。我只好點點頭,表示了解。

童氏,對於「兩岸」問題有非常獨特的見解。他自動地告訴我,他不苟同「中共」的統一台灣政策。他說他們全家週末常跑到「小台北」去吃頓台灣菜,他媳婦的出產也特地選在台灣人的醫院。他們全家大小都喜歡台灣,是因為台灣社會比中國成熟,較先進。

童氏說不贊成中共的統一台灣,主要有三個理由:

第一,如果說,中國是漢人社會裡的「老子」輩,那麼台灣可以說等於是「兒子」輩。「兒子」長大成人,「老子」理應讓他自立獨當一面。所以「中國」是應該贊成「台灣」獨立,而不是反對,這是童氏見解的出發點。

第二,甲午戰敗,清朝把台灣割讓給日本,等於棄養幼兒。幼兒被他人養大成人,中國想把他要回來。這是沒有道理的事。幼兒長大成人,理應讓他自立才是。棄養的中國無權作任何要求。

第三,中國更不應該阻止台灣進入聯合國。因為台灣進入聯合國,中國等於增加一張兄弟票,對中國有好處,為什麼要阻止台灣? 童氏說,所以他不茍同中共的統一台灣政策。

有次,我在麥當勞店遇到一位來自雲南昆明的女性留學生。她知道我來自台灣後即刻開始向我「統戰」,像是個職業學生。

她年輕,可當我的女兒或孫女,我無意和她一般見識。她還是喋喋不完。因此我就把「上海童氏的心底話」搬出來說給她聽。

我說,即使是中國人也不見得人人都贊成「統一台灣」。聽完後,她的態度顯然有變化。

她說,她贊同童氏的第一和第二的見解,但她不贊同第三點。她贊同第一和第二的見解是因為那是超越政治的「倫理」「上海童氏的心底話」可以理解,所以她贊同。

第三點是純粹屬於政治層次的問題。在這方面她不認為中國需要台灣的幫忙,因此她不贊同童氏的第三點見解。

聽完「上海童氏的心底話」後,她的長時間「統戰」終算停止。告別時她還特別溫柔地叮嚀我,開車回家務必要小心。她終於暫時告別了「政治」!

幾年前,租我公寓的中國夏姓女留學生,有天,在聊天時問我說「台灣為何不要跟中國統一?」。我先反問她,「妳知道,1895年清朝如何把台灣割讓給日本?」。不出我的予料,她說「不知道」。 由是我讓她了解,清朝打敗據台「反清復明」的鄭成功而據有台灣。但是認為台灣島是塊無用的「丸泥」,不值得入版圖。因此甲午戰敗割讓給日本時,還特別加了個標籤,貶說「台灣是個鳥不語、花不香、男無義、女無情的荒島」。

說到這裡,夏同學就很驚訝地說,「真的有那麼回事?」。我說,「不信,妳可以去查一查,很容易查得到」。 夏同學像是沒有興趣再聽下去。只回我一句話說,「那就難怪」。她好像終於了解,台灣為何無意和中國統一。 以後她從不再提到這個問題。夏同學是來美讀博士的,算是很了解事理的知識人。

中國應該了解的是…童氏也好,楊同學也好,夏同學也好,身分背景相差很多。政治思想可能也相差更多,然而三人的「倫理觀」還是相近。原因是三人都同樣受過具有數千年倫理文化的薰陶使然。

數十年來,強大的中國罔顧「倫理」,一直在欺負弱小的台灣。先棄養,又欺負世稱美麗島,人人喜愛的台灣。古老文化中國的「倫理」如今何在?

距今二千餘年前的「秦大帝國」,是被認為中國史上最「偉大」的王朝。始皇帝花費十二年歲月,平定六國,建立統一國家,從秦始皇、二世胡亥、秦王子嬰,經過三帝、享國十五年,始皇帝歿後僅僅三年,秦帝國就滅亡。

史家都說,其元凶是「苛酷政治」。欠缺「深謀遠慮」的「強大」,大多會成為亂世的根源,是過去歷史留給後世的教訓。

上海童氏是實業家。他了解「倫理」,也著眼「實利」,了解中國的問題,「兩岸」問題的bottle neck(隘路,障害)在那裡。中國的政治人物,應該多多傾?「童氏的心底話」才是。

中國自古就有韜光養晦的處世理論。也是鄧小平為當代中國外交制定的重大指導方針。「韜光」的字面意思是收斂光芒,引申意義為避免拋頭露面。“養晦”的字面意思是隱形遁跡,修身養性,引申之意為隱退待時。

鄧小平當年所說的,「不擴張,不稱霸,不在國際事務上扮演所謂的霸主地位,不做強國,一心一意謀發展,一心一意發展經濟,把國內的事情搞好」。這個方針,今天的中國顯然沒有依循在走。九泉下的小平同志,肯定是非常不高興。

鄧小平人雖長得矮小,但是他是善於「深謀遠慮」的大人物。

今日中國的領導者,如果有意,想把中國建設成世界一流的先進國家的話,應該不要逞強,也避免有勇無謀,牢牢記住鄧小平的遺志,確實學習韜光養晦的處世理論才是。否則的話,欠缺「深謀遠慮」的「強大」,將會成為亂世根源的機會很大。

結語~固有領土是什麼碗粿?

「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非常耳熟的這句口頭禪,出自中國。它說,因為台灣是中國「固有的領土」,所以是 「中國的一部分」。這句漢語口頭禪,不止中國指台灣時說,中日兩國,為了爭「釣魚台」主權時,雙方也都主張,釣魚台是它們的「固有領土」。

這些和漢語的「固有領土」有關的爭執,二次大戰後。爭到現在,還?解決,仍然在爭。問題在於「固有領土」者是句漢語,只能在中、日、韓三國之間,如同一句「禪語」一樣使用,?有確定的國際公認定義,因此無法解決國際問題。

中國人開發的這句漢語,究竟是什麼碗粿哪? 近日我在雅虎奇摩網頁打上「固有領土定義」六個字,試想了解其定義。結果得到的是如下的回覆:「固有領土定義的搜尋結果,查無相關新聞」

我也試查日本的網路,得到如下的答覆:

固有の領土論には、法的な理論としては決定的な欠陷,が  あります。 そもそも、『固有の領土』とは国際法上の用語ではないため、  使う人によって、都合よく定義される言葉です。

(中文翻譯如下)

固有的領土論,做為法律上的理論,有其決定性的欠陷。「固有的領土」,本來就不是國際法上的用語,因此,經常是,隨著使用人的方便而予於定義的一句話而己。

由此可見,「固有的領土」並非國際法上的用語,只是隨著使用人的方便而予於定義的一句話而己。

固有的領土,這句漢語的重點在於「固有」兩字。其字義,根據漢語辭典的解說,是指先天性,與生俱來 的意思。那麼,根據這個字義來解釋,中國的「固有的領土」的話,就是唯有中國與生俱來的領土才算。

我們看中國五千年歷史的版圖,是從黃河中下流的,所謂一小塊「中原」地方開始。歷經數千年的變遷,才變成今天的版圖。如果翻開中國歷代版圖的變遷看,中國版圖裡,根本就沒有過「台灣」。只有在清朝的版圖上,有短暫的「台灣」。清朝後,「台灣」版圖又短暫地移到日本。現在既非清朝,也非日本,是台灣。

清朝並非中國。孫文打倒清朝的革命宗旨,開頭第一句就是「驅逐韃靼,復興中華」。韃靼就是清朝,所以清朝非中國。

1722年,大清雍正皇帝即位,詔曰:「台灣自古不屬中國,我皇考神武遠屆,拓入版圖」。雍正說的清清楚楚,台灣自古不屬中國。

但是到了1993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白皮書忽然宣稱:「台灣自古即屬于中國」,是中國神聖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清朝和中國,兩者的說法?容和時間,卻完全是相反不同。誰在睜眼說瞎話,昭然若揭。

台灣自1684年4月被併入大清版圖,到大清與大日本,於1895年4月17日簽署的馬關條約白紙黑字將「台灣全島及所有附屬各島嶼,澎湖群島」「永遠讓與日本」。台灣就不再屬清朝。

這個史實清楚的告訴世人,在中國的五千年歷史裡,前四千七百年和今天之前的120年,台灣都不是中國的領土!

中國國務院的所謂「台灣自古即屬于中國」是什麼邏輯?此外,台灣明明已經被清朝永遠割讓給日本了,「台灣是中國神聖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又是什麼邏輯?

魯迅的「阿Q正傳」是舉世聞名,描寫中國「民族性」的最佳著作。阿Q不懂邏輯,只知擺出自己的道理,以求自我感覺的良好,叫「阿Q精神」。如同馬英九把沒有共識的「九二會談」,說成有「九二共識」,就是典型的「阿Q精神」。

中國說台灣是中國「固有的領土」,所以是「中國的一部分」,自覺有道理。但是舉世無人贊同其說。因此,中國說,舉世都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當然是阿Q式的瞎說而己。

中國在跟全球各國的建交公報上,不會要對方「承認」(recognize)河北,湖南,山東,廣西是中國的一部分,卻要對方「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這樣的動作,是,無異在不打自招,「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是虛擬而非實況!也難怪,中國處心積慮夢想的「承認」,英、美、日、法、德等一百三十國 都只願意認知(acknowledge),理解並尊重(understand and respect)或留意(take note of)而已,而不使用 recognize(承認)的字樣。

大清雍正皇帝說「台灣自古不屬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說「台灣自古即屬于中國」。這種「絕對的矛盾」如何產生? 理由非常單純。因為雍正和阿Q不是同宗,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和阿Q卻是同宗。

中國自稱「古文化大國」,其他國家也認為中國是「古文化大國」。而這個有悠久文化的大國,今天卻無法和多數世界的文明國家相處的好,為什麼?

今天的世界,大家重視的是「文明」。尊重與平等是文明對話的基礎。因此,西方各國是非常珍惜民主自由相互尊重的思想。可惜,五千年專制的古文化中國,至今還無法跟上現代的世界文明潮流。

世界多數國家都不認為,中國說「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台灣就真的會變成中國的一部分。非阿Q同宗的大清雍正皇帝,說得一言中的,「台灣自古不屬中國」,因此,今天的台灣,還是「台灣」,明天的台灣,也將還是「台灣」,而不是「中國」。大家要知道,「阿Q 精神」是不可能成為普世的價值。

筆者亡父是個農家出身的文盲商人,把清朝和中華混在一起也難怪。父親誕生清朝時,不願被日本植民,期待武健大中華,也是可以理解。不過,那都是百年前的事。

小鎮的百年老家,也己老朽,不久,將和「武健大中華」五個金字,一起化為灰塵,成為歷史。

本小文算是老家記憶的留存,和五個金字的弔文。(作者為南加台僑)0430

Facebook Comments